-

也不知道是韓三千聽到了他們的質疑,又還是剛剛那麼巧合,又或者是韓三千徹底受夠了這種小打小鬨的場麵,反手之間。焚寂忽然在其右手之上燃燒。

其後,韓三千一飛沖天,左手陽氣彙聚,遍撒四周。

翻身,右手對準陽氣猛然一轟!

轟!

所有陽氣頓時化成高溫,又或者說徹底被點燃。伴隨著焚寂巨大的力量,直接從天而落。

下方之人抬眼望去。卻發現那東西如同太陽隕落,帶著滿身火光傾天而落一般。

"我去!"大腳尊者驚聲一罵,顯然被震撼到了極點。

"這他孃的是什麼?"黑山妖姬也徹底驚呆。

漫天火海,從天而落,她甚至都不需要用腦袋思考,便已然知道這如此巨大麵積的恐怖法們究竟帶著怎樣的毀滅之力。

你都甚至不敢說它是變態。而隻能說太無敵了!

"我們麵對的到底他媽的是人是鬼,是神是魔?靠,他……他這傢夥真的比起上次來,至少要強上了一個檔次。"

一個檔次是什麼概念?

如果說上次四人對戰韓三千算是小輸的話,那麼現在要是對上的話,也許等著他們的就是被虐殺。

這就是一個檔次!

"都他娘愣這乾什麼,跑啊。"大腳尊者怒聲一吼。

話剛落,也不管其他三大高手是否反映過來,反正自己是頂著能量罩便開跑。

黑山妖姬等人反映過來的時候,大腳尊者早已朝外跑出幾十米之遠。三人互望一眼,下一秒。默契十足的直接組團開溜。

四大高手尚且都跑了,地麵上的那幫士兵們則顯然更加恐慌。

但以他們的能力,顯然想要獨善其身幾乎如同做夢。而單靠腿腳跑路一時間又因為四周均是大亂的人群,他們不僅冇辦法迅速的撤離,反而還因為恐慌,陣型大亂。一時間是人推人,更是人踩人。

"那是什麼?"

而此時。另外一頭從殿內出來的,準備坐看好戲的人,匆忙之間已到半路。

他們也不禁被天空中的巨亮所吸引,紛紛抬頭而望。

那真的就是活脫脫的太陽隕落,整個該落城的黎明幾乎被徹底的點亮,一時間防佛已至中午一般。

一幫人紛紛傻眼,望著急速落下的天空火海,儘是無言。

"那到底是我們的人,又還是……"扶天喃喃的道,如此之威。他首先想到的是韓三千,但更多的他有猜測的理由。又或者說……

他更願意相信的東西。

是己方群力而形成的超級法能!

他死,也不想承認,更不希望那是來自韓三千的……

"是不是高手太多,和韓三千他……"葉世均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將問題拋給了一旁的朱顏碩。

他期望可以從彆人那裡,聽到一些他想聽的東西。以讓自己不陷入自我懷疑之中。

朱顏碩沉思許久,而冇有說話。

他的人馬他當然清楚。他也確實派了不少的高手坐陣對付韓三千。

可也就因為他實在太過瞭解自己的部署和他們的實力,所以。他才遠比其他人更清楚也更明白這其中的道道。

他冇有回答葉世均的問題,隻是歎了口氣。卻已然比過了千言和萬語。

"這……這是……這是韓三千乾的?"葉世均身體一個踉蹌,本來有神的雙眼。渙然間失去了色彩。

下一秒,他苦苦一笑:"若是如此,那到底是我們看他的笑話,又還是他在看我們的笑話?"

這是一個直擊所有人靈魂深處的問題,也是一個讓他們所有人都愣住的問題。

下一秒,絕色美女笑了:"這個問題,就要問韓三千了。"

話落,她麵色冰冷,快步朝著那邊趕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