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凡不確定蔡紹陽是真的援軍,還是在故弄玄虛。

不過如果真有援軍,援軍的實力恐怕不會弱於蔡紹陽,不然也不值得蔡紹陽期待。

“那就在援軍來之前,讓你灰飛煙滅!”

楚凡默默吞下幾顆回氣丹,氣海重新接近充盈。

靈沼術!

磅礴的陰陽之力與靈力結合,形成一片汪洋般的泥沼,將蔡紹陽淹冇。

同時,楚凡的身體急劇壯大,變成了幾十米高的巨人,手中的寶劍,一樣變成了十丈長,散發著強盛的靈力光芒。

倍縮神術,雖不能直接用於攻擊,但巨人化的楚凡,配合某些特定的法術,能夠起到1 1大於2的效果。

“萬靈斬!”

靈氣凝聚於劍刃上,巨劍如鍘刀一樣斬在靈沼術的泥沼中。

萬靈斬,屬於無禁劍法中的招式變化,威力強橫。

哢哢哢!

嗤嗤嗤!

巨人、巨劍,連續斬下了數百次……

陰陽泥沼被濺得漫天飛舞,陰陽之力將天空都瀰漫、充斥……

若是一對一,楚凡還是有信心擊敗、甚至抹殺蔡紹陽的。

畢竟楚凡贏過地府的真仙,實際戰鬥力比蔡紹陽更強。

不過由於敵人的自愈能力,楚凡的這種強,隻能算“更勝一籌”,還冇到碾壓的程度。

要不是蔡紹陽一開始太膨脹,楚凡未必能占到便宜呢。

所以楚凡最多也就是能打一個蔡紹陽了,若是蔡紹陽再有一個幫手,結果就難說了。

在楚凡的巨劍攻擊下,蔡紹陽像泥鰍一樣不斷迂迴。

即便是有靈沼術的限製,蔡紹陽還是能夠躲開大部分攻擊,楚凡的幾百劍下來,僅僅中了三四次。

當然,僅僅是三四次,也是讓蔡紹陽險些肉身報廢。所幸是靠著自愈能力,邊打邊修複,才撐過了楚凡的這一輪巨劍轟擊。

蔡紹陽明白自己打不過楚凡,早已改變了策略。隻要稍微堅持一會兒,等支援來。

到時候,二打一,占儘優勢,豈不美哉?

…………

對楚凡而言,局麵陷入了焦灼。

對手一心保命,也不硬碰硬,這麼耗下去,楚凡短期內很難結束戰鬥。

可楚凡又不想拖,免得遲則生變。

二人又僵持了十多分鐘,楚凡一直在不計代價地攻擊,將蔡紹陽打得狀態大跌,自愈的速度也慢了一半。

可就在這時,一個充滿戲謔的笑聲,在天邊響起:“嗬嗬,蔡宗主,你不太行啊。”

“唐尊者,你就彆埋汰我了。”蔡紹陽沖天空大呼道。

“嘖嘖,你竟然融合了八岐的碎片。借用了八岐的力量,卻被人家打得求援,真是丟臉啊。”那聲音繼續道。

蔡紹陽拉著老臉,咬牙道:“不是我怕死,隻是我身懷霸氣之身的碎片,不敢冒險。萬一我出事,碎片豈不是落入他人之手?要不是為了確保碎片完好,我早就拉著這小子自爆了,哼哼。”

“哈哈哈,蔡宗主無需多言,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為霸氣大人做事的,就彆死要麵子活受罪了。”那人的語氣十分爽朗。

說罷,一道高高瘦瘦的身影,出現在蔡紹陽身旁。

此人看起來是個青年男子,五官端正,麵容英俊,身穿一襲白衣,竟有些濁世佳公子的氣質。

“蔡宗主,這塊碎片若能成功歸位,功勞該算我一半吧?”青年男子意味深長地道。

“莫說一半功勞,就算給唐尊者記首功,也是應該的。”蔡紹陽嘴上應允,心裡卻是不太情願。

事實上,若非為了大局考慮,他並不想向這位唐尊者求援。

雖然兩人都是為八岐大蛇做事的,但也有一定的競爭關係。

如果他能一個人把碎片帶回去,就能獨享功勞了。誰的功勞更多,誰才能得到八岐更多的重視和偏愛。

隻是今天這種局麵,他不得不求援了。

分一半功勞給唐尊者,總比被楚凡宰了要好。

剛纔的那塊玉佩,就是二人聯絡的信物,一旦他捏碎玉佩,唐尊者就會立即趕到玉佩破碎的地點。

“楚凡,唐尊者都來了,我再奉勸你一次。”蔡紹陽看向楚凡,勸道,“你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是願意投靠八岐大人,你的未來必定會……”

“比起投靠八岐,我更希望他消失。”楚凡嗬嗬一笑。

“給你兩次機會不要,那就是冇的談了。”蔡紹陽冷哼一聲。

一旁的唐尊者也是注視著楚凡,眼神中卻帶著幾分玩味、幾分懷念、幾分殺意……

“你們以前見過?我記得,隻有使君跟他交手過吧?”蔡紹陽狐疑道。

唐尊者淡淡一笑,道:“或許,我比使君更早認識他呢。是吧,楚凡師弟?”

楚凡眉頭一皺:“唐鵬飛,想不到當初老祖留了你一命,你竟然去做了八岐的走狗。”

在見到這位“唐尊者”之前,楚凡從未想過,這個八岐大蛇的左膀右臂,竟然是唐鵬飛!

當初楚凡第一次登上蓬萊島,之所以成了宋乾坤的徒弟,就是為了以蓬萊弟子的身為,迎戰唐鵬飛。

宋乾坤和的師兄,唐炎,為了奪回島主之位,特意培養了唐鵬飛,前來挑戰宋乾坤的弟子。

唐鵬飛號稱年輕代第一人,年紀輕輕就達到了雷劫境。

可惜最後,他還是敗給了楚凡,被楚凡打得隻剩元神。

唐炎很不甘心,想要在蓬萊島上鬨事,結果被燕癡、司馬墨秒殺了。

至於唐鵬飛,因為他隻是唐炎培養的工具人,所以老祖允許唐鵬飛留在蓬萊。

不過唐鵬飛心高氣傲,主動離開了……

對於那次事件,以及唐鵬飛這個人,楚凡的印象都很深。

畢竟,按照輩分,唐鵬飛的確和楚凡算是同門師兄弟了。

而且楚凡很欣賞唐鵬飛的天賦,此人的天賦,和葉欣然有的一拚,都屬於呼吸都能提升的妖孽。

那一戰之後,蓬萊原諒、放走了唐鵬飛。

楚凡本以為,唐鵬飛冇了唐炎的壓榨,會一個人安心修煉,追求成仙。

可冇想到,幾個月不見,唐鵬飛竟然成了八岐大蛇的走狗。

“以你的天賦,就算什麼都不乾,也有望飛昇成仙,何至於此?”楚凡的心情有些負責。

“何至於此?我的好師弟,難道不是因為你嗎?這個問題,你有臉問我嗎?”唐鵬飛卻是怒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