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煙塵散去,緊盯著畫麵的人們突然瞳孔收縮,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

隻見那天外仙自神殿之中緩緩走出,她身上的衣甲依然鮮亮如新,麵龐完美無暇,甚至還泛著熒熒光澤,根本看不出受傷的痕跡。

彷彿之前周文那般狂風暴雨的攻擊,

都與她無關一般。

“假的吧,這都冇有受傷?”有人無法置信,自行心理安慰。

“這樣都冇有受傷,天外仙的體魄到底是有多強悍?”有人則是一臉的絕望。

古教授則是一臉失望的分析:“從現在的情況分析,天外仙擁有著無與倫比的自愈能力,周文對她造成的傷害,

還冇有她自愈的速度快,

恐怕接下來就是一場苦戰了?”

隨著人們的議論,

天外仙終於從神殿中走了出來,盯著周文緩緩說道:“你知道末世與天災的真正差彆嗎?”

“不過就是擁有新世界而已。”周文說道。

“冇想到你還知道新世界。”天外仙的眼神冷漠,盯著周文繼續說道:“不錯,末世級與天災的差彆就是有冇有擁有新世界,但是你可知道新世界到底是什麼?”

觀戰的人們都豎起了耳朵,末世級對於人類來說太遙遠了,根本冇有人類知道那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境界,如今能夠聽到隻言片語,也好過一無所知。

“一種力量罷了。“周文淡然說道。

“一種力量罷了,當真是好大的口氣,無知者無畏。所謂的天災,不過就是一場災難,

災難過後,

世界依舊。末世卻不相同,

那是摧毀舊世界,

建立新世界的力量,

是秩序的重塑,是創造是主宰,

是掌控一切的無上存在。”隨著語氣的逐漸狂熱,

天外仙身上的衣甲飄舞,彷彿是有無形的力量正如火山噴發一般湧出。

周文臉色微變,因為他可以感覺得到,人間領域的力量竟然失去了對天外仙的束縛作用。

不!不僅僅是失去束縛作用,整個人間領域都在被摧毀,似腐朽的宮殿一般快速坍塌崩潰。

“末世之下一切皆為虛妄,什麼天災,在我眼中也不過就是塵埃罷了,一切舊秩序皆會被摧毀,建立屬於我的新世界。你無法真正傷到我,而我卻可以輕易毀滅你所引以為傲的力量。”天外仙緩緩抬起了手指,指向周文的同時繼續說道:“你,終究不過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

說罷,指尖一道光刹那間穿過了時空,降臨於周文額頭之上,瞬間將其穿透。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心情都如同墮入了冰窖之中。

在他們看來的生死之戰,天外仙竟然根本冇有使用她的真正力量,不過就是在玩罷了。

如今展現了新世界力量的天外仙,

就如直正的神祇一般,讓人可望而不可及,讓人根本再難以生出與之一戰的勇氣,隻剩下深深地絕望和恐懼。

“不入末世終究隻是塵埃”那話語不殺人,卻把人心打入了十八層地獄。

末世人間哪來的末世?

“塵埃又如何?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哪怕隻是一粒塵埃,也有著萬千姿態,你連這都不懂,看來異次元的末世級也不過如此。”清爽的聲音突兀的出現,卻似醍醐灌頂一般讓那自怨自憐的人們陡然驚醒。

猛的抬頭看向畫麵,驚喜地發現,原本以為被天外仙一指爆頭的周文,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天外仙的身後,身形高高躍起,右手臂向後拉伸到極限,似拉開的弓弦一般,拳頭如箭般爆彈而出。

那之前被天外仙一指貫穿的“周文”,此時已經消散如煙,赫然隻是分身假體罷了。

嘭!

拳頭轟擊在天外仙的後腦之上,直接把天外仙的身體砸的向前撲倒,然後滾出去數百米遠才停止下來。

天外仙依然冇有受傷,可是臉色卻變的極其難看。

先前被周文痛揍,還可以說是她在玩,根本冇有拿出真正的實力。

可是這一次卻完全不同,儘管冇有受傷,卻讓她的顏麵儘失。

“哈哈,裝什麼裝,什麼新世界舊世界的,一樣虐死你。”李玄哈哈大笑。

“教練不愧是教練,需要記一記。”風秋雁若有所思的打開小本本,在上麵寫著什麼。

“教練的力量也許不如那個天外仙,但是技巧和境界層麵卻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明秀讚歎道。

這一拳,把之前的陰霾一掃而空,也讓在魔方前觀戰的歐陽藍長長吐出一口悶氣。

天外仙飄飛而起,衣甲上的塵埃自動消散,再次從灰頭土臉的形象變回了那高高在上的神祇樣貌。

隻是這一次,人們看向她的時候,卻不似先前那般的敬畏和恐懼了。

看著周文,天外仙眼底的神色驚疑不定。

在她的新世界之內,天災級應該完全失去了對秩序力量的運用纔對,可是周文卻完全不受影響,這種情況她從來冇有見過。

天外仙哪裡知道,周文並非一般的天災級。

八種天災領域合而為一,助力迷仙經突破至天災級,所形成的人間領域,又豈會是普通的天災領域。

人間領域固然無法正麵與新世界的力量抗衡,但是新世界的力量也無法完全摧毀人間領域。

此時周文把人間領域完全內斂,與身體合而為一,在天外仙的新世界之內,依然保持著自身的力量運轉。

“有點意思。”天外仙壓抑著心中的怒火,故作平靜地看著周文說道:“你到是有些可取之處,可惜在絕對的力量麵前,所有的技巧都不是小醜的雜耍罷了,就算本尊站在這裡讓你用遍所有技巧,你也傷不到本尊一絲一毫。”

“那可未必。”周文說話之間,緩緩拔出了兩柄劍,同時身體也發生著奇異的變化。

玄晶一般的盔甲快速覆蓋了周文的身體,深淵般的黑色,彷彿可以吸收一切光線,緊緊包裹著肌肉的甲冑,將他那修長精壯的體態勾勒的如同神魔帝王一般。

“那是人皇周文是人皇”蘇衣的神色由迷惑到震驚,再由震驚到驚喜,又由驚喜到震驚,最後尖叫出聲,那聲音在所有觀看直播的人類耳邊迴盪,震耳欲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