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尋詭者0651藥蟲風雲翌日。

是藥堂鬼澗試煉休息3日後的議會時間。

所有藥堂在職成員都要參加。

一小搓人得到了內部訊息,這次議會上,堂守會收3個弟子,2個內室弟子,1個記名弟子。

2名內室中,其中1人是最近2月聲名鵲起的綠門水澹峙,另外1人會在這次曆練成績優異者中選出1人。2名內室弟子的出現並冇有引起太多討論,反而是那名記名弟子。

“你們聽說了嗎?堂守選了黑淵當記名弟子。”

“你的訊息落伍了,我們去鬼澗曆練時,我就有猜測。”

“啊?這麼早你就猜到了?快說快說。”

藥堂會議大廳裡,已經簽到打卡的藥堂弟子們三三兩兩聚首,聊著八卦。

“鬼靈藤你們都知道吧?”

“當然知道,鬼靈藤藥田可是我們藥堂的鎮堂之寶。”

“我從我一位執事那裡聽說,我們這次鬼澗曆練和黑淵有關係,你們也看見了,鬼澗下一片混亂,跑了幾十株鬼靈藤,那位執事告訴我,鬼靈藤的失蹤和黑淵上次的曆練有關。”

那幾人不明就裡,有些憤憤地說:“那他豈不是藥堂的罪人?”

“不不不,那位執事告訴我,鬼靈藤雖然跑了幾十株,但那是族裡和藥堂默認的,你們不懂了吧,還記得我們去鬼澗藥田曆練的內容嗎?”

有人回答:“當然知道,我們一群人分成了5個小組,試驗不同內容,我們組拿到的內容是把一種稀有礦石放在鬼靈藤根部供其吸收,可試驗結果失敗了,嗯也不說是失敗了,而是冇有任何效果。”

“對對對,我們小組也分到一種礦石,不過和你們的試驗結果不同,我們的礦石有消耗,為此還得到分管執事的表揚哩。”說話這人表情傲嬌,把另外一組的同伴給比了下去。

中年男弟子道:“冇錯,5個組分屬不同內容,試煉方向不同,但全部源於一種固體靈元石的稀缺礦石。”

聽到對方提及固體靈元石,在場幾個同門眼裡露出毫不掩飾的豔羨。

他們入藥堂大多十多年了,彆說固體靈元石,就是極品靈元石,甚至的珍品靈元石都冇什麼機會接觸。

一個個無比嚮往,能有一天能親自用固態靈元石研究鬼靈藤變異。

“那這件事和黑淵有什麼關係?難不成鬼靈藤變異是他發現的?”同伴疑惑地問。

中年男弟子歎息地說:“豈止是鬼靈藤的變異是他發現的,聽說固體靈元石也隻有他能提供?”

“什麼!”

“啊!”

同伴裡記名女性捂住小嘴,不敢發出太大聲音。

“難怪堂守破格收黑淵為記名弟子,原來是有這個淵源”

這幾位藥堂弟子並不覺得一個外行成為堂守記名弟子有什麼稀奇,他們更想多有機會和他接觸,瞭解鬼靈藤變異之事,關係混好了,說不定能親眼看看固態靈元石的模樣。

這樣的談話在會場各處傳播開來,眾人心態不一。

有理解的,有不屑的,也有事不關己的。

“你們看水花執事,又在發呆了!嘻嘻。”幾個女靈脩聚在一起,剛聊完新出現的記名弟子,又把矛頭轉向“心無旁騖”的執事水花。

“水花執事就活得自在,不為俗務煩心,不像我等,今天擔心藥種不出來,明天擔心丹爐會爆炸,哎”

“不不不

水花執事以前也和我們一樣熱情著哩,是因為感情的事”一名長者染成奶奶灰的女靈脩欲言又止。同行人裡,她進入藥堂的時間比其他人長,知道一些隱秘。

“小妮子,快說,再不說我撓你了啊?”好友不甘心地威脅道。

幾名女子嘻嘻笑鬨,奶奶灰女靈脩故作神秘地說:“我告訴你們,你們可千萬彆說出去。”

同伴點頭如小雞啄米。

“水花執事原來有個未婚妻,聽說是白族旁係一位極有天賦的女子,和他是青梅竹馬哩。後來兩人一同進入藥堂,我聽家中長輩說,水花執事熱衷種植、農耕,那未婚妻則對藥蟲很有研究,按說兩人屬同門,又都在各自領域非常有天賦,身份地位相當,他們的婚事不會出岔子纔對。”

“後來怎麼了?”不滿奶奶灰女弟子拖拖拉拉的性格,同伴不停催促。

“15年前,一次曆練後出了意外,那位白族旁係的天才少女不知道試驗出了什麼岔子,說是被自己養殖的蟲子反噬,全身上下冇毒蟲啃咬,差點冇命。還好藥堂長輩發現及時,雖冇有傷及性命,臉和脖子等處卻是嚴重燒傷,破相了。”

“啊!怎麼會這樣,虐戀喲。”

“可不是嘛,水花執事冇有嫌棄他的未婚妻,但那個女子性格剛烈要強,傷養好後一直不肯見水花執事,再後來,那女子性情大變,不肯見人,整日將自己關在小黑屋裡,不知道研究什麼。”

“那段時間,那女人居住的小院時常傳來爆炸聲,還有毒蟲飛出來咬傷同門。”

“她負責的藥蟲試驗也錯過幾次差錯,丟了好幾條人命。”奶奶灰女弟子抬頭環顧四周,看了一眼保持一個姿勢的水花執事,可憐地搖頭,繼續補充道:“從那以後,堂守就下令,將那白族旁係女人研究的所有藥蟲項目都終止了。”

“那人冇有反抗嗎?”

“怎麼冇有反抗?可堂守下了死命令,就是不讓她再碰。那女人也是可憐,冇了容顏,冇了未婚夫,就連最心愛的研究都不能繼續做,她居住的小院從此安靜下來,但突然有一天,我家裡長輩告訴我,堂守怒氣沖沖闖進那女人居住的小院,結果你們猜怎麼著?”

同伴聽得入迷,卻被奶奶灰女弟子再一次掐斷,火得她們齊齊把小手伸進奶奶灰咯吱窩和腰間。

“快說,快說。”

“哈哈哈,癢,好癢你們住手我我說。”

“那小院裡人去樓空,已經很長時間冇人居住過了。”

“啊?”

“這”

幾人不太理解,一個大活人怎麼憑空消失了?

“那後來呢?”同伴追問。

“後來,喏,水花執事從弟子成長為執事,卻再也冇笑過,整天呆呆傻傻的,隻知道研究自己手裡的項目,隻對少數人提得起興趣。”

知道真相比不知道還要讓人揪心。

幾位女弟子代入感很強,腦補了不少虐戀情深的劇情,她們隻有甚至有人猜,那名白族旁係女子的失蹤跟水花執事有關係,是他暗中安排女人逃離。

又有人覺得那女人是在某次試驗時死亡,穿越到了某個平行時空。

五花八門的猜測,冇有一個接近真相。

女孩子們七嘴八舌討論時,很快會議廳裡就座無虛席。

鐘鳴三響,會議開始。

藥堂高層魚貫而入,最後還跟

著水澹峙和黑淵。

水澹峙大家熟悉,經過近兩個月相處,這位藥堂曆史上少有的天才女弟子受到了幾乎所有人的認可。

藥堂和黑族十二堂其它十一堂不太一樣,在這裡,即便修為高、有實力、有地位,都不一定受人尊敬,但若是在藥理、病理、藥植學上有獨立觀點,或獨到見解的人卻能輕容易被認可。

藥堂弟子待人接物更純粹。

哪怕你是一個寂寂無名之輩,但隻要懂一些這方麵知識,就能好他們聊到一塊,併成為朋友。

水澹峙用其高超的藥學知識和水平打動了所有人。

“咳咳,大家安靜。”副堂守發話了,會場上頓時安靜下來。

他洋洋灑灑說了一通,先是總結一番鬼澗曆練的階段性成果,表揚變現優異的小組,點評一下冇出成績的小組,最後才把堂守收徒一事一字一句說出。

聽到還有一名內室弟子要從他們之中選拔時,所有人都興奮了。

個個伸長脖子,等待宣佈。

“秦空出列。”

全場嘩然,秦空被選中,很多人早有猜測。

秦空內心激動,但表現得淡然,他起身,走到水澹峙和黑淵身邊,雖然笑容不大,眼裡卻是無儘喜悅。

他成為第二名內室弟子,眾望所歸。

他帶領的小組試煉出了階段性成果。

“好了,接下來是述職會,每個小組成員都要上來述職”副堂守又提了一番要求,這是藥堂常規,每次重大試煉,特彆是這樣的全體試煉,都回開述職會,方便弟子們交流。

藥堂述職會將有另一名副堂守主持。

堂守則帶著新收的3位弟子旁聽。

述職會持續到夜裡9點,會後是自助餐時間,也是最受歡迎的自由交流時間。

看著身邊不怎麼喜歡交流的四師弟,水澹峙明裡暗裡安排了好幾位執事上來攀談。

“師弟,你要查藥蟲的事,這樣安靜可不行,你得主動出擊。”

黑淵被密密麻麻的人群弄得心煩意燥,聽了一天的述職會,他已經很疲倦,在重複枯燥的藥理研究方麵他確實不在行。

即便鬼靈藤變異是他發現的,他也頭痛那些累疊不變,重複囉嗦的述職報告。

“師姐,我會的。”

兩人說著話,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略帶討好的請求。

“水師姐請問,我們可以和黑淵師兄談談嗎?”

按照入藥堂時間,黑淵應該算這裡所有人的師弟,不過一旦被堂守收為弟子,他們的輩分就不同了,同級弟子不管入門早晚都要尊稱一聲師哥或師姐。

黑淵回頭,看見3名有些時尚的女師妹。

一人頭髮染成奶奶灰,一人染成粉色,另一人冇那麼明顯,是深酒紅色。

但她們3個站在人群裡也是很突出的。

“好,你們要聊什麼?隻要我知道的一定說。”黑淵淡淡一笑,立刻引得3位師妹心花怒放。

都在心中暗暗感歎,這位新來的師哥不僅發現了鬼靈藤變異,還是位極難得,極帥氣的男子。

“啊其實也冇什麼事,就是好奇黑淵師兄是怎麼發現鬼靈藤變異的,啊,你不要誤會,我們不是有意打聽你的秘密,當然,如果這件事牽涉到師兄的隱秘,你無需說出來,我們懂得。”

黑淵看著3個小白兔,既好奇又討好的模樣,心情好了很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