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白骨大聖

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雖一身佛法,

遍體佛光,

金光輝煌、聖靈,

但她眸子冰冷,

絲毫冇有菩薩心腸的慈悲,

麵對二郎神君大帝手拿紅葫蘆喝問,

她冇有半分遲疑和猶豫,四臂手持佛光禪杖、吉祥珠、孔雀羽扇的繼續無情殺來。

山外其他人看著鵬首人身金鵬金剛也手持佛棍從背後殺向二郎神君大帝,跟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形成一前一後圍殺之勢,抱著必殺二郎神君大帝之心,他們的心神緊張到極點,連念頭都好似要停止思考般,不敢眨眼的緊緊盯著龍虎山道佛爭霸,深怕錯過任何一個小細節。

這可是神佛大戰!道佛之爭!

兩方人馬都觀想出了天庭神o和西方菩薩金剛!

這讓他們不由想到了古有封神榜神話傳說!裡麵不就是截教、闡教、西方教人才輩出,並有了封神大戰!

而今是要再次重現封神大戰了嗎!

想到激動處,身體發抖,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心緒激動,難以冷靜!這些人裡也不乏一些城府深沉的掌權者和宗老族老等大人物,理應過了熱血的年齡,可如今看著就發生在龍虎山裡的道佛之戰,封神大戰,還是無法自抑內心的熱血澎湃激動之情,身體忍不住發抖,一雙雙眼睛全都死死盯著龍虎山。

這可是百年難遇的盛況。

曠世之戰。

不是什麼時候都能見到這種道佛之爭的。

但神色最激動的,還是那些曾在丹解世界親眼見過二郎神君大帝大戰純陽仙人呂洞賓的人!

這次不是道門鬥法,而是道佛鬥法!二郎神君大帝與呂洞賓都能殺得那麼激烈,讓人彷佛重回上古神話時代,親臨神話仙人們諸般神通齊出的精彩絕倫鬥法,一睹仙人氣象,叫人看得熱血沸騰!這纔沒過幾天呢,二郎神君大帝都打上西方教,掀起神佛大戰,其中涉及到的諸般上古神通,豈不是更加驚世!

隻有親眼見過晉安觀想,請神來二郎神君大帝的人們,才能切身體會到晉安的請神鬥法多麼驚才驚豔,所以更加期待晉安能給他們再帶來一場饕餮視覺盛宴!從而觀摩古道仙法,利於求道問仙路,上下求索,修行精進!

“可惜了,釋迦人多,又修為高深,道門這邊隻有一個人,陷入圍攻,雖然這場神佛鬥法註定要成為傳唱,但這場神佛鬥法也從一開始就註定了勝負結局!”有人惋惜歎氣,認為道庭不該凋敝如此的,看到畫屍窟這個道庭神國廢墟,心有感觸,彷佛已經看到了孤身奮戰的二郎神君大帝淒慘結局。

這樣聲音馬上遭到反駁:“鼠目寸光!也敢妄論神道!那是因為你們冇在丹解世界見過二郎神君大帝的那場曠世絕倫鬥法!更何況他剛得到元磁聖光照拂,此刻修為境界比在丹解世界更加強了,他這次請神來的二郎神君大帝也隻會更加強的!”

這些人剛討論冇幾句,就察覺到魂體發寒,如墜冰窟,轉頭一看見虎鷹元神正森冷看來,嚇得這些趕緊閉嘴並躲得遠遠。

此時就連逃出龍虎山全力施展修為逼運肚子裡鉛汞聖胎的虎鷹元神,聽到身邊此起彼伏的驚呼聲和討論聲,強忍腹痛如絞,忍不住去看龍虎山裡的鬥法。

……

……

“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你連應我一聲的勇氣都冇有嗎?以為這樣我的紫金葫蘆就拿你冇辦法了!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看我紫金葫蘆!”二郎神君大帝手持紅葫蘆,拔開塞子。

轟隆!

天地噴湧出赤色洪流,火光遮天蔽日,如火燒雲籠罩龍虎山上空,

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眸光一凝,麵色嚴肅,她察覺到了天上那些火燒雲裡蘊含得恐怖陽火以及最純淨的香火願力,還冇燒來,就已經感覺到元神有點刺痛難受。所以當聽到“看我紫金葫蘆”幾字時,她幾乎下意識閉眼,繼續手持佛門禪杖衝殺來。

哪知。

那些恐怖火燒雲並非燒向她,而是燒向身後合圍來的鵬首人身金剛佛。

鵬首人身金剛佛麵色一變,手中佛棍在虛空中猛的一杵,頓時金剛佛身與佛棍都綻放出金色佛光,絢爛奪目,形成金光瀑布流光罩,滿天都響徹起佛法宣唱,聲聲吉祥、神聖,替鵬首人身金剛佛護道,刷走天地一切不吉祥、恐怖、凶惡。

轟隆!

一半天穹是佛光雲!一半天穹是火燒雲!發生天地大爆炸,爆閃起比太陽還熾盛十倍不止的強光,更有恐怖氣浪橫掃,衝蕩四方,龍虎山上的草葉、樹林伏倒。

轟!

佛光雲破碎,鵬首人身金剛佛被強大反震之力震飛出去。

說來話長,其實隻是發生在一個念頭都不到的轉瞬間,二郎神君大帝把紅葫蘆對準鵬首人身金剛佛的同時,他扯下身上的天庭神甲,拋向正麵殺來的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

神甲法袍在天上迅速變大,裹挾雷火氣息,與龍虎山裡的閃電風暴形成天地共鳴,緊緊裹住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

霎時,神甲法袍上有閃爍起五雷斬邪符與六丁六甲符靈光,天雷勾動地火,雷火煆燒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

身體被束縛,身陷雷火煆燒裡的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祭起其中一隻手掌持著的吉祥珠,有佛光瑞氣大亮,似一顆無暇明月升起,護她吉祥,滅一切諸毒怖畏災惱。

頂點小說

見連法袍都有些捆縛不住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二郎神君大帝天地一聲喝:“班典上師!烏圖克!大家一起助我!”

喊完後,uu看書他不再去管顧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帶著一萬一千三百二十二顆香火願力形成的火燒雲,如滾滾天地洪流,帶著橫掃天地八荒的蓋天氣勢,追殺向鵬首人身金剛佛。

而就在他話音剛落,驀然,天地響起令人頭皮發麻的宏大經文弘唱,虛空裡映照出《度人經》經文與佛法經文,組成一半身軀道家經文一半身軀釋迦經文的天高地遠的雄偉天地法身,轟隆!

天地劇烈一震!

天地間有無邊佛法鎮壓向被法袍捆縛住的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

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薩手裡的吉祥珠也綻放異彩,光彩奪目,耀耀生輝,貫穿天地,天地間誕生出了異象,出現了雙佛比拚佛法、佛性、佛心的驚世奇觀!

“這……”

“這……”

所有看到雙佛鬥法奇觀一幕的人都陷入呆滯狀態,兩眼直愣愣看傻了,就連龍虎山外的虎鷹元神都失神愣了愣。

錯愕!

驚駭!

意外!

目瞪口呆!

不可置信!

“這是…道佛同修嗎!”人人心神震駭,心底如掀起千重浪,發出一聲聲驚呼。

奇才啊!

然後纔是驚歎:“又多了一件冇見過的元神法寶!他到底還有多少神通、法寶冇使出來啊!也許…也許這一場道佛鬥法會有出乎意料外的不一樣結局!”

“好!好!這纔是老頭子我心目中的封神大戰!想不到陽間神話已死,卻在陰間裡見證到神話傳說重新演繹!”有人失態大喊,激動得連魂光都明亮了好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