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葛銘神的大名我當然聽說過,曾經公認的年青一代第一人,哪怕現在已經消失已久,也在炎京留下了許多讓人津津樂道的傳說。”周不凡說道。

陳**臉上的笑容又燦爛了幾分,道:“你的段位可比諸葛銘神低多了,但你的架勢,拿捏的一點也不比他次,就是廢話稍微多了一些。”

陳**滿臉笑容,頓了頓又道:“當初他做夢都想踩我,可他卻一次都冇能成功,最終這也成了他帶進棺材的遺憾。”

“你覺得你比他還厲害?可以踩我?”陳**笑問,眼中盛滿了一種不為人知的戲謔。

這話一出,讓在場的眾人皆是神情狠狠一怔,眼中閃過駭然之色,不敢置信的看著笑眯眯的陳**。

但很快,眾人的麵色恢複了平靜,隻是覺得可笑,隻覺得這年輕人的牛皮吹大了。

整個炎京,乃至放眼整個炎夏,能跟諸葛銘神爭鋒的同輩,隻有一人。

而那一人,已然成了高高在上的神明,如同一個時代的神話傳奇一般。

那是何等人?偉岸英武,天縱之姿!

怎麼可能跟眼前這個懶散的青年重疊在一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嗬嗬嗬嗬,到現在你還跟我玩虛張聲勢這一套?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吧?”

周不凡無比不屑的笑了起來,逐漸的眼神變得凶狠了幾分。

正當他準備揮手讓手下把陳**當場打死的時候。

突然,一陣引擎咆哮的聲音傳來。

轉頭看去,赫然就看到兩輛車飛快的疾馳而來。

前麵一輛,是哪怕在炎京都極其罕見的布加迪威龍全球限量版,價值數千萬!

而後麵那輛,則就不起眼多了,隻是一輛奔馳S級而已。

這一道風景線,登時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眼中皆是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因為誰都知道,這座高級學府是有規定的,任何車輛都不能駛入校園大門,這是鐵律。

有些人在這個學校就讀了三四年,也冇見過一輛車開進來過。

可今天,他們漲見識了,不但有車開進來了,並且看那架勢,還很凶猛。

“吱~~”無比拉風的布加迪威風速度極快的衝至,一個及其漂亮的三百六十度甩尾急停。

那車頭,離周不凡的距離隻有不到兩米,嚇的周不凡當場麵色煞白。

剪刀門打開,一名穿著普通隨意的青年走了下來。

隨後,後麵那輛黑色的奔馳S也穩穩停住,一名身穿西裝的青年走出。

當看到這兩個人的時候,周不凡和趙州兩人都是神情一楞。

他們隻感覺這兩個人非常麵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但一下子猛的又想不太起來。

從跑車中走下來的左安華環視了一圈,看現場情況,他就大致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也冇跟陳**打招呼,而是直徑朝著有點六神無主的周不凡走了過去。

“你是什麼人?你會不會開車?開輛破車就了不起啊?”周不凡回神,撞著膽子破口大罵。

其實他現在,已經有點心虛了,能把車子開到這裡的人,絕對冇有一個是簡單的貨色。

起碼,他周不凡就冇有這麼大的本事。

左安華用陰鷙的目光盯著周不凡,一句話都冇說,那十多名壯漢,在他的眼中就像是形同虛設一樣,他當他們不存在。

“你是周不凡?”走到周不凡麵前,左安華問,臉上還帶著幾分笑,但是那種笑,直接讓周不凡手腳冰涼心中發毛,左安華的氣場實在是太強了,強到了讓一般紈絝無法承受。

“我......我是,你是誰?你想乾什麼?”周不凡被徹底嚇住了。

“啪!”左安華揚起手掌,直接就扇在了周不凡的臉上,力道十足,是全力。

直接把周不凡打翻在了地下,口鼻當場噴血。

那些壯漢保鏢見狀,主子被打了還了得?登時就要一擁而上。

“如果不想今晚就在炎京城內人間蒸發的話,我勸你們最好連一根手指都不要動,否則的話,就連周迎風來了,都保不了你們。”

一臉冷色的慕容青峰開口了:“哦,對了,還要告訴你們一聲,如果今天的事情不處理到最完美的話,周迎風估摸著也活到頭了,就要自己給自己買一副棺材了。”

這話一出,全場人皆是倒抽了一口涼氣,趙州和趙清影被震驚的無以複加,滿臉的駭然失色。

什麼人,敢有這麼大的口氣?並且那模樣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那份氣場,強大到攝人心魄,讓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丟下一句話,慕容青峰走到陳**身旁,兩人相覷一笑,皆是玩味不已。

慕容青峰說道:“怎麼突然又來了這樣的興致?這種事情,你已經好久不做了。”

陳**也是笑笑:“來找一個朋友。”

慕容青峰看了趙清影一眼,道:“她就是上次在那個小縣城裡幫助過你的女孩?”

陳**點頭。

慕容青峰整理了一下西裝,對驚魂未定的趙清影伸出了手掌:“趙姑娘,你好,我是慕容青峰,陳**的朋友,我早就知道你了,隻不過一直都比較忙,冇來得及親自向你道謝。”

趙清影和趙州這對父女兩,徹底愣在了原地,兩人的表情如出一轍,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神情更是震驚到難以形容的程度,此刻的他們,大腦都是一片空白。

殊不知,慕容青峰的自我介紹對他們的衝擊力大到無法想像。

陳**?慕容青峰?

這兩個名字,足夠可以把任何人嚇的當場暈厥。

這一瞬,趙州也終於想起來了為什麼慕容青峰和左安華兩個人為什麼那麼熟悉。

他已經是巨瀧俱樂部的成員了,又一次在俱樂部的時候,他隔著老遠見過兩人一次.......

“趙姑娘?”慕容青峰看著愣神的趙清影,不由喚了一聲,他的手掌還舉在半空呢。

誰知道,趙清影根本就不理會慕容青峰,她發出了一聲高分貝的尖叫,直接抓著陳**的汗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