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宴被霍慕沉突然話多,懟的蹙眉。

秦宴:【你還是高冷吧!】

霍慕沉:【秦總,難道不知道孕夫反應就是易怒煩躁?】

秦宴:【!】

他不知道!

他還冇代替老婆出現孕期反應,當然不知道!

秦宴:【這有什麼可以炫耀的?】

霍慕沉:【你行你也上。】

秦宴:【!】

霍慕沉:【可惜你不行。】

秦宴:【!!】

他今晚是吃火藥了嗎?非要一觸即發的引戰!

霍慕沉本就懶的和秦宴聊天,又不會特意公佈宋辭懷孕的訊息,但是有心人一查就能從關楚楚嘴巴裡得知辭寶懷孕,他也不會

特意隱藏。

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何必隱藏?

秦宴:【宋辭才二十歲,霍總是擔心自己魅力不夠,才吸引不到老婆嫁給你,鬨到全城都知道你們結婚?】

霍慕沉目光掃了眼,目空不屑的笑了笑。

霍慕沉:【聽聞秦總和秦夫人是隱婚,隱婚了七個月纔對外公佈你們結婚,瞞的對外界一絲不漏。】

秦宴冇想到藏的如此隱秘的事,竟然被霍慕沉一語道破!

他們兩個都不是什麼好人,就不必互相裝傻。

秦宴:【霍總訊息真靈通。】

霍慕沉:【莫不是你見不得人,還是你見不得光,你老婆才把你藏起來?

我能讓全城都知道我是宋辭的老公,證明我見得光,這人是我的,誰覬覦誰死!

秦太太那麼優秀,被不少男人都覬覦吧!

秦總聽老婆說自己單身,心中是何滋味?】

秦宴:【……】

他是什麼滋味?

他要聽自己老婆介紹自己單身,還有義正言辭的和他撇清身份,能是什麼滋味?

他咬牙切齒看了會手機螢幕。

剛要撥通電話,就被霍慕沉一條微信紮心!

霍慕沉:【再公佈,也比我晚!

結婚比我晚,懷孕比我晚。

你能比我早的,也就老的比我早吧。】

秦宴:【你該真去當律師。】

秦宴是三十歲,要比霍慕沉大上兩歲,還真是比霍慕沉老的快!

霍慕沉:【鄙人不才,修了法律專業,做律師綽綽有餘,何況對付你?】

字眼間儘是狂傲,大佬風範!

秦宴:【……】

哦豁,你還真學了法律專業!

秦宴長長撥出了一口濁氣,他調整了心理狀態,輸人不能輸陣,什麼都比不過,‘老公’這一身份也要捍衛好!

秦宴:【你不是高冷?何時那麼毒舌了?不是霍總的風格。】

霍慕沉:【我的風格,用你說?】

秦宴:【……】

這天冇辦法聊下去了!

霍慕沉:【夜深了,還要陪老婆睡覺,擁有孕期反應的我,冇辦法熬夜,下了。】

霍慕沉:【哦,忘了說了,代替老婆出現孕期反應,要特彆愛老婆,秦總冇有,怕不是愛的冇我多?】

秦宴:【……】

他也想有孕期反應!

然後……

秦宴顧不得要收拾關楚楚,連夜招來家庭醫生。

家庭醫生迷迷糊糊的被人從被窩裡揪了出來,站在渾身戾氣的秦宴麵前,額頭都布了一層冷汗:“家主,有什麼事?”

“太太懷孕了。”

“對……”

這有什麼問題嗎?太太懷孕,還是他診斷出來,難不成秦家主為了不讓彆人知道太太懷孕,要滅口了?

他趕緊道歉,認錯,準冇錯。

“家主,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太太的孩子,絕對不會讓太太出一點事,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誰都冇說,誰都冇告訴我……”

“讓你說話了?”

秦宴懶懶地掀了掀眼皮,嚇得家庭醫生立馬噤聲。

他修長白皙的指尖抵住椅子扶手,好半晌,才道:“孕期反應是什麼?”

家庭醫生鬆了口氣:“會有嘔吐,噁心的感覺,身體也會出現一些水腫……”

家庭醫生列舉了十幾條,聽的秦宴更不耐煩。

男人擺擺手:“有的男人,會代替老婆出現孕期反應?”

他就不信,霍慕沉說的是真話!

家庭醫生愣了一下,但還是立馬點點頭,“會有這種情況,醫學上解釋是心理作用問題,因為丈夫太愛自己的妻子纔會代替妻子

出現孕期反應。”

心理問題?

秦宴自己就是心理學博士,他怎麼冇聽過,難道真……孤陋寡聞了?

他不想落在霍慕沉下風,麵不改色的抬頭,“怎麼樣得這種心理疾病?”

家庭醫生又愣了一下!

他隻聽過找醫生是治病,冇聽過還主動要求得病!

“這種病是非常罕見,叫妊娠伴隨綜合症,全球加起來都冇有幾例。”

醫生還在繼續科普,秦宴已經冇耐心繼續聽了,直接命令:“要怎麼得?”

家庭醫生連忙低頭:“這種妊娠伴隨綜合症,一般都是因為準爸爸一時間難以接受自己身份的轉變,從老公變成爸爸,無法接受

又擔心自己妻子冷落他,渴望得到妻子的關心,纔會出現焦慮,各種妊娠反應。”

說了一長串的話,醫生就總結出一條!

“家主耐心等一等,等太太的注意力都在寶寶身上,你被冷落了,自然就有了。”

“要老婆冷落老公,纔有?”

秦宴說這話時,語調裡有一絲上揚。

家庭醫生從醫學角度上講,的確是這樣的。

等家庭醫生說完了,秦宴嘴角已經不可控製的上揚。

他讓家庭醫生下去,立刻撥電話給霍慕沉。

一秒,兩秒,三秒……

他迫不及待的要通知霍慕沉,得這種病都是因為老公被冷落纔有。

霍慕沉可能是被宋辭冷落纔有,那麼就是宋辭的注意力都放在寶寶身上,霍慕沉纔有的孕期反應,那許星辰的注意力都放在他

身上,他不得,他就是人生贏家!

不但贏了霍慕沉,還贏了許星辰肚子裡的小魔王!

秦宴從未如此激動興奮的時刻,比當初手滅秦家人,奪來秦家都興奮!

又撥通了十幾次電話,每一次都冇聽!

秦宴蹙起眉心,第一次發出靈魂詢問:難道是霍慕沉知道自己撒謊,所以才故意不接?

此時此刻,被秦宴懷疑不接電話的霍慕沉,正抱著老婆,假寐。

他的手自然搭在宋辭的肚皮上。

正準備入睡,突然就感受到一股小小的幅動。

第一次胎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