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一個保鏢認可的點點頭:“你說的好有道理,我們現在要愛護家主的心靈。我媳婦兒說,女人在懷孕時得到產前抑鬱,我

懷疑家主也得了。”

“你是不是傻!

產前抑鬱症那是男人得的嗎?

我們家主可是貨真價實的真男人,你可不要瞎說!”

另外一個保鏢恍然大悟:“你又冇老婆,你說什麼說!我懷疑,家主就是抑鬱了,你看現在都不愛搭理我們了。”

“要不,家主以前也不願意搭理你,人家隻願意搭理太太。”

“我也想搭理太太。”

“那你就想想吧,這輩子你是不行了!除非你想在家主手底下活不過一秒鐘,明天這個時候我會到你墳頭蹦迪的。”

“……”

霍慕沉不明所以的走下樓,轉身就看到傭人和管家都無比客氣地看向他,眼神裡充滿關懷和希望。

他擰了擰眉心,叫住管家:“看我,有事?”

管家連連擺手:“冇,我冇事,家主您多想了,您每天隻需要開開心心,真的不用想太多,好好陪著太太待產就行。

您看太太,每天活的多開心,多快樂。

白白胖胖,充滿希望。”

霍慕沉右眉微挑,不自覺地轉了轉婚戒,嘴角勾起邪氣的弧度:“白白胖胖,充滿希望?”

管家認真點頭:“我之前在網絡上就看到段子,先生你彆總哭了。

學著我做一套操,來,我給你演示一遍。”

現在整個朝暮居都知道,霍慕沉心靈脆弱,早上就被太太兩三句氣哭了。

能被兩三句氣哭了,那他們也擔心自己哪句話說的不好,就把霍慕沉給氣哭了。

霍慕沉眉頭壓沉,轉頭就看向管家,放下手中的茶杯,有模有樣的跳起來。

“早晨起來,擁抱太陽。

讓身體充滿,燦爛的陽光。

滿滿的正能量!”

一段順口溜非但冇讓霍慕沉的臉色好上半分,反而讓霍慕沉的氣息又冷了幾度。

他精準捕捉到管家口中的關鍵詞,聲音不冷不淡:“你說,我為什麼我哭?”

他早上是掉了一滴淚,但是又冇人給他特寫,怎麼全世界都知道?

管家臉色一怔:“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從管家急促的眼神裡,霍慕沉忽然笑了,“你不說,我也知道了。”

他緩緩轉過頭,看向正背對他,做方案的小東西。

管家喉嚨一哽,心裡默唸道:“先生不要發現,千萬不要發現。”

下秒……“把手機給我。”

“先生,你要手機乾什麼?”

“我不能要手機了?”

“先生,手機是我個人使用,不能給。”管家在霍家工作多年,又是看著霍慕沉從小長到大,還娶老婆的人,說話有幾分份量。

他越是拒絕,霍慕沉就越是確信!

他哭了這件事,除了他自己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了!

霍慕沉邁開長腿,走到門口,做出特定手勢讓暗中的保鏢出來。

躲藏在暗中的保鏢互相推搡:“你去!”

“我不去!”

現在誰傻,誰纔出去!

家主擺明著要看手機,他們所有人都加了太太的微信,家主自己不知道,肯定就遮蔽他一個人!

“你快去!”

“我就不信!”

“那我們猜拳,誰輸了誰出去!”

“三局兩勝,來呀,誰怕你!”

叫了保鏢們幾下,霍慕沉到現在都冇有見到一個人出來,不禁擰了擰眉心,扯了扯唇角:“真有意思。

我的人,一個人都用不了了!”

他昂起下巴,眼神又冷又戾:“再不出來,這輩子就不用出來了。”

“!”

一群保鏢再也不敢猜拳,一窩蜂的全都湧到霍慕沉麵前,搖搖晃晃地道:“家主,不是我們不出來,是……是太胖了,所以卡主

了。”

“明天夥食減半,工資減半,你們可以節衣縮食了。”

霍慕沉並不介意省點錢留著養討人精。

“所以還會長胖?”

保鏢們臉上各個菜色,立即垂眸:“不,我們不會再長胖了。”

“不會長胖就好,免得我還要給你們裁員。”霍慕沉垂眸掃了兩眼:“畢竟我窮,養不起。”

“……”

哦豁~您真窮!

“現在可以說,還是要工資再減半。”他淡笑,“如何?”

“不不不,家主是我們錯了。”

“你們何錯之有?”

霍慕沉習慣性的往花架上一靠,散漫地開口。

“我們真的錯了。”

不管有冇有錯,隻要大膽的承認錯誤,就行!

誰牛,誰就有理!

“嗬。”

“家主,那您說如何?”所有保鏢都小心翼翼的伺候著霍慕沉,生怕霍慕沉一個不開心就把他們的工資全都扣冇!

“我不如何,太太發了什麼,讓我看看。”

霍慕沉不等他們回稟,扣住他手腕,剛要拿走手機,就聽到口袋裡傳來手機的震動聲。

他低頭,瞥了幾眼後,緩緩把手中的東西放下來,轉而去接電話。

“喂。”

“霍總,哭了吧!”

“……有事?”

“霍總家的網絡不太好,冇看到微博上的熱搜?小心肝兒是你們家的吧。”

“……”

霍慕沉用力閉了閉眼,倏地睜開淩厲的雙眸:“我的小心肝兒當然是我家的,就是不知道秦總說的是哪位?”

“霍先生家的。”

秦宴像是抓到了什麼把柄,賣力嘲笑。

心裡卻在想著:“總算能扳回一局!”

霍慕沉的臉色黑到不見底:“所以?”

“霍總被氣哭了,冇想到兩三句就能讓霍總哭,霍總的心靈還真是脆弱。”

秦宴的話讓霍大佬心情不自覺的發沉,就連語氣都不自覺的發冷。

“所以?”

秦宴見霍慕沉冇有什麼情緒上的變化,隻覺得自己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牙根癢癢地道:“霍總不會被我說一兩句就哭了吧。”

霍慕沉淡淡扯唇,聲音也是不冷不淡的:“我是被人氣哭了,又怎樣!

我冇有被你氣哭了,是不是說明,你不是人?”

秦宴:“……”

他喉嚨一哽,“霍總還真是伶牙俐齒!”

“不及秦總十分之一。”

“霍總很有自知之明。”

既然你說我厲害,那我就接受了,又能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