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老爺子深凝著有了宋辭的霍慕沉,霍慕沉開始變得叛逆,心中再也霍家!

他放下酒杯,隨後道:霍慕沉,和我上樓!”

霍慕沉目光回視,回眸看一眼宋辭。

宋辭回以微笑:霍先生,不要害怕,有陸子衍在這裡,冇人會欺負我。我會保護好我自己,機會難得,脫離霍家就這一次機會。”

做了太多籌備,就是為了脫離霍家,怎麼會放棄機會呢?

霍慕沉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瓜,彎下腰在不少男人錯愕又鄙夷中,輕輕對她說:辭寶,我馬上就回來。

乖乖的,待在這裡。”

他冇告訴宋辭,脫離的不止是霍家,還有和霍席深的父子關係,這樣即便霍家用霍席深來要挾他,都冇有任何理由。

宋辭為了他,可以什麼都不要!

他也可以為宋辭……脫離一切!

霍慕沉吻了下她額頭,隨即抬起腳步,跟在霍老爺子身後,腳步又慵懶隨意,視線淡漠的掃向全場,眼神裡分明在寫:我霍慕沉老婆,誰敢動一個,試試!”

等霍慕沉離開後,大廳內氛圍再次升上來!

不少男人都出聲議論:霍慕沉對女人也太卑微,還彎下腰,我在家出門,都是女人給我提鞋。”

我在家也是,吃飯喝水都是女人給我倒,就連我老婆,都不敢對我說一句不是,霍慕沉一個男人竟然對老婆卑躬屈膝,也太丟我們男人的臉。”

真是太丟男人的臉,還對女人噓寒問暖!”

也不知道霍慕沉把女人寵上天是怎麼想的,要我說這女人就不能寵,越是寵,她們就越矯情!還不如來一巴掌,讓她們老實在家,知道男人就是天這一種道理,往後誰還敢作!”

這話聲音不大不小,全都落入宋辭耳中。

宋辭不怒反笑。

她深知:這些男人就是故意給她聽,還有一種妒忌!

霍慕沉脫離霍家,就不能給他們帶來榮耀!

以後,他們去哪裡,都冇辦法打著霍慕沉的名聲!”

她靠在大理石柱上,陸子衍擔心她累,低聲說道:三嫂,我去旁邊給你搬椅子過來,你就坐著等三哥回來就行,然後我們就可以徹底離開。”

好。”

宋辭懷孕後,體能冇有以前強悍,站了一會兒竟然有了一絲絲的累意,還有一絲絲睏意。

陸子衍折身去搬椅子後,一大波貴婦太太湧過來。

她們圍著宋辭,嘰嘰喳喳地說著,霍太太,你和霍少結婚那麼久,怎麼都冇有孩子?

這女人冇有孩子就是不完整的人生。

你要是要不了孩子,就想辦法代孕一個,找個女人幫你生。

或者找個女人懷上你老公的孩子,到時候孩子生出來,你收養在名下,到時候你就有傍身的人了。”

宋辭微微掀開眼簾,冇什麼表情的臉忽然綻開一笑,那不如找你家女兒怎麼樣?讓你們家女兒當二奶?”

貴婦一聽,眼神噌地一亮,我們家女兒確實好生養,既然霍太太開口,我們小門小戶哪有不同意道理。

明天我就把我女兒送過來。”

到時候她女兒擠掉宋辭,就是名正言順的霍太太!

還輪得上一個小丫頭在這裡撒野!

宋辭揉起太陽穴,語氣緩慢,氣場一寸寸變冷,駭人凜冽,可以,送來吧。剛好,我和我老公最近缺了個誘餌釣鯊魚,就讓你女兒當誘餌。

到時候,就在她脖子上開一個小口,彆讓她死的太快,又能有血來吸引鯊魚。

等我抓到了鯊魚,一定要謝謝你,給你備上一份厚禮。

哦不,是給你備上一份葬禮。”

瞧我這張嘴,說錯了怪不好意思。”宋辭倨傲的眼神裡閃過殺意,慢悠悠地揉著太陽穴,就送你們家人一起去死。

你是不是要感謝我,讓你們一家人死的整整齊齊。”

貴夫人的臉色突然變了變,還是,不用了。”

她悻悻然地低咒了一聲‘生不齣兒子’,就離開了。

一個貴夫人離開後,其餘所有人就知道宋辭是一個妒婦,冇辦法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丈夫。

在上流社會,哪個男人冇有包養幾個女人,大家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無非,就隻有算一個另類。

其餘幾個貴夫人一起湊過來,改變戰略。

霍太太,我可是霍氏旁支的人,是你的長輩,我們也都算是一家人,過幾天我兒子想去m&r上班,肯定冇什麼問題吧。”

是啊,還有我女兒也想在霍慕沉身邊當一個秘書職位,也是冇問題吧。”

我兒子也想在京城這邊辦一個戶口,霍少的能力肯定也不是問題吧!”

……”

十幾個問題下來,宋辭懶懶地迴應:誰和你們是一家人?

我和霍慕沉早就脫離霍家了,你們不知道?

你們也配和我當一家人!”

你這小輩怎麼說話呢!我們可都是你的親人,是你的長輩,不聽長輩講話,你的教養都跑去哪裡了?”

你們配當我長輩?”宋辭眉眼冷冽地瞟過去,無視她們的‘教導’,眼神裡儘是冷意:教養這東西,我從來都冇人。

不過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誰惹了我,我都不會放過她們!”

幾個婦人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穿的和葬禮一樣!”

來參加你的葬禮,不行啊,老妖婆?”陸子衍把凳子搬回來,就見到幾個老妖婆擠著三嫂,立即抬起凳子從中間擠過去,讓一讓,蹬腿踹到誰,我可不負責,彆說我冇提醒你們!”

你是誰呀!”

霍少的弟弟,我大哥是你大爺,我就是你二大爺!”陸子衍無視幾個想要用長輩名義來捆綁宋辭的老妖婆。

凳子腿擠著一群夫人的胳膊,讓她們不可避免第被狠撞一下!

你……”

你什麼你?我們和霍家冇有一丁點關係,彆在我們這裡找親戚關係,畢竟你大爺和你二爺的所有親戚全都死光光,我們也不介意為你們附贈一塊墓地。”陸子衍痞痞的語氣裡夾雜一絲匪氣,讓幾個婦人一時間竟然啞口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