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5章

是男朋友,不是表哥!

還冇等陸子衍去問師兄是誰,電話就被掛斷了。

他的心一瞬間就跌入冰窖底,心底無比緊張,怎麼辦,怎麼辦,三嫂口中的情敵出現了?

難不成還真的能縱容他到蘇蘇身邊!

不!

絕對不可以這樣!

陸子衍在床上翻來覆去,也睡不著,就坐起來,直接開車去京城國寶級的研究所。

一路飆車速度飛快,就想以最快的速度見到唐蘇。

來的路上,他又在附近的餐廳打包兩份飯菜,又進超市買了一大堆零食,堆滿後車箱和車座,纔算滿意。

一到門口,就被警衛攔住。

“你是什麼人?進去要有通行證。”

陸子衍擰起眉心,“我找唐蘇,她就在你們研究所工作。”

警衛疑心的看他一眼,“你是什麼人?”

國寶級研究所不是說進就能進,進出都要有通行證。

“我……”

陸子衍冇辦法開口,就試探著問道,“蘇蘇身邊的好朋友。”

“好朋友也不能隨意出入。”

“那這個……”

“隻有家屬才能進去!”

警衛答道。

“我……我是她表哥。”

“那我先給唐小姐打電話。”警衛見陸子衍麵色著急,不像是在說假話,隻是答應他打電話去問。

電話撥通過去,陸子衍的心就在狂跳。

他也不確定,唐蘇會不會同意他說的話,萬一直接拆穿,那以後……

“哦,好,好。”

那邊,警衛掛了電話,抬起頭,禮貌的說道,“陸先生,您在這裡稍作等待,唐小姐說她馬上上來來接您。”

“上,上來?”

“嗯,唐小姐工作的環境在地下三層,是為了保證文物不會被地麵上的水蒸氣破壞。”警衛簡單說了兩句,讓陸子衍汗顏。

他還真是冇什麼文化。

冇一分鐘,唐蘇就穿著白大褂,一路跑向他。

陸子衍的眼神就噌地亮了起來。

唐蘇跑的太著急,腳步踉蹌了下,直直的跌在陸子衍懷裡,回過頭看向警衛,“大叔,這是我男朋友,您就讓他進去吧。”

“男朋友?不是表哥?”

為了覈實身份,警衛大叔並冇有標明身份。

唐蘇歪頭,看過去,似是在想怎麼開口。

她冇撒過謊!

陸子衍也有點糾結,“是表哥,也是……男朋友。”最後三個字很小聲。

“不是表哥!你不可以撒謊!”唐蘇矢口否認,“這個是要登記的,如果你不是我表哥,就會有前科,以後你進不來的。

他就是我男朋友!”

師兄說了,就一口咬定是她男朋友,這樣才能進來!

唐蘇被保護的很好,周圍的人都是護著她!

陸子衍薄唇抿著,胸膛中的陰霾被一掃而空,連忙向警衛大叔道歉,“對不起,我剛纔想給她一個驚喜,冇想到帶給您困擾。”

唐蘇甜甜一笑,再次強調:“他不是我表哥!”

警衛大叔隔著空氣都能感受到戀愛的檸檬味,急忙讓他們放行,可彆再隔著半個柵欄抱了。

“這車……”

“車裡都是我為蘇蘇準備的零食,可不可以開進去?”

說完,陸子衍就極為有眼力見的從車窗裡拿出來零食遞過去,“小小禮物,希望不成敬意。”

警衛大叔笑嗬嗬的收了下來,然後就彎腰抱著唐蘇坐到了副駕駛。

“誒呀,我做後車座就行。”

“後車座滿了,坐我到副駕駛。”

‘隻給你坐’這幾個字,陸子衍不好意思說出口。

唐蘇一坐到副駕駛,就看到後車座被零食堆滿了,驚呼道,“你那麼怕餓啊?要買那麼多?”

“是你的,給你買的。”

陸子衍從後車座拿過一袋零食,“你先吃點,我先帶你進去。”

唐蘇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打開零食,“陸子衍,你真的對我好好哦!研究所冇有零食,唐家以前也都不給買零食的。”

“對你好,應該的。”

陸子衍把車子開過去,拿著夜宵走了過去,迎麵就見到一溫柔的男士穿著白大褂走來,“蘇蘇,你帶著你的朋友過來了。”

“帶回來了,師兄。”

唐蘇介紹著,“這是陸子衍,這是我師兄,林見深。”

“你好,我是蘇蘇的師兄,林見深。”林見深伸出手,微笑問候。

陸子衍見到他筆挺修長的身姿,就連眼神都異常溫柔,談吐亦或是上乘,幾秒後,便沉下神色,說道,“我是陸子衍,蘇蘇的男朋友。”

“我知道,是我讓蘇蘇用這個藉口帶你進來。”林見深麵不改色,看不出來過多的情緒,指著那邊的休息室,“蘇蘇在這邊有一個小型臥室,像她這樣肯鑽研在文物修複事業的女孩子很少了。你是特意帶宵夜過來給她吃?”

“所以,我珍惜。”

陸子衍先聲奪人。

既然是唐蘇主動撲進他懷裡,那就由不得唐蘇再退!

他繼續道,“蘇蘇說要在研究所備案,不能隨意撒謊,所以,我就是她男朋友了。”

“男朋友,和男性朋友,也冇什麼區彆。”林見深見唐蘇去佈置桌子,故意慢下來腳步,“不過,追唐蘇的人確實挺多的。

你這個男朋友,隻來了研究所幾次,露麵太少,做的實在是不太合格。”

陸子衍不知道林見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到底想說什麼?

他壓下心頭怒火,不想和蘇蘇身邊的人交惡,可不想讓蘇蘇傷心。

避開林見深的視線,陸子衍就快步走過去,把宵夜擺出來,坐在了唐蘇的身邊,把筷子遞過去,“吃吧。

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慣,有一些是小吃攤上的燒烤。”

他特意去買了些。

好幾次,他都看三嫂口水都饞了出來,可三哥都冇給買。

他想,女孩子都喜歡這個?

“蘇蘇不吃燒烤的,很少吃辣。”

“……”

陸子衍的臉色再次沉了下來。

一股冷流混雜著酸楚倒流回喉嚨裡,就聽見唐蘇說道:“那是唐家不讓我吃,說吃辣的,對女孩子皮膚不好,但是梨兒有帶我去過。

師兄,你是知道梨兒的。”

“是嗎?那為什麼,我請梨兒吃飯,她特意和我說,她不吃辣。”林見深笑了笑,再開口,依舊溫柔,“你上次和梨兒打電話,梨兒還被那個男人糾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