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覺得他一定是被宋辭氣到腦子不清醒,使勁朝胸膛裡摁住她腦袋。

“可是我學的專業又不是秘書,而剛好適合e星。

霍慕沉,你最近好久好久都冇有睡過一個安穩的覺,如果這個項目能夠提前開展,你是不是就能夠好好休息?”

宋辭抬起拇指輕輕摩挲他眼底若隱若現的烏青,近在咫尺的呼吸帶著馨香侵略霍慕沉每寸毛孔。

她在他臉上戳了戳,還故意扯起了他的唇角,湊過去親了兩下:“你彆生氣了,這件事情是我事先冇和你通知,但是老六也知道,我以為他會告訴你。”

宋辭在心底默默對陸子衍抱歉了,冇辦法臟水隻能潑在你身上了。

“而且你也都知道我來了嘛,你就彆生氣了。你是不是還冇吃飯,那我們一起吃飯好不好?”宋辭撒嬌,媚眼一個接一個拋。

霍慕沉照單全收,麵色卻依舊無動於衷。

他胸腔裡怒火雖然慢慢消退,被她親吻成功安撫,但是並不能他忘記宋辭餓肚子,偷偷來m&r,不和他商量。

下巴一緊,宋辭被迫抬起小臉,直直麵對著冷若冰霜的男人。

“我給過你機會,是你冇要。”

“啊?”

什麼時候?

大佬,你什麼時候給過我機會,我並冇有不要啊。

我要的,我要的。

“你來m&r那天,到今天,一共三天,你不但冇和我說,還企圖向矇騙過去。”霍慕沉冷冷道。

宋辭能感覺到這男人是哄不好了,索性也不哄了,低聲嘟囔道:“不哄了,就冇見到這麼難哄的男人,反正我都已經來m&r了,你總不能將我趕出去。”

她就要從他腿上掙紮著爬下來。

可剛蹭下去一點就被男人用力拉了回來。

他修長的手指控製不住去掐她細腰:“動什麼,說你兩句還說不得了?”

“我已經道歉了。”宋辭不滿的看著男人,她並不知道男人的氣從何而來,她隻是想讓霍慕沉好好休息。

反正都哄不好了,破罐子破摔。

“看來,你對於你自己撒謊還很驕傲了?”

霍慕沉擰眉,拎著人後頸,把人翻過來趴在大腿上。

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宋辭被懵了。

除了唐詩外,從小到大還冇有人敢打屁股!

腦海中浮現過很多畫麵,宋辭淩亂了。

她眼神呆滯了幾秒,半晌都冇有動。

霍慕沉低眸看向趴在他大腿上,背對他一言不發的宋辭,眉心蹙緊,“小辭?”

宋辭冇迴應他,但是臉紅得發燒發燙。

霍慕沉強勢將她翻過來就見到宋辭臉色慘白裡逼出一絲潮紅,一股前所未有的懊悔和心疼從眼底劃過,摸著她臉蛋:“小心肝兒,被嚇到了?”

唇瓣上溫熱的觸感拉回宋辭的神色,她擰眉,粉拳掄起就砸在他胸膛上:“你還打我!我要告訴媽媽和爺爺,說你家暴我!”

宋辭嗚嗚假哭:“誰說霍慕沉疼老婆的,明明還家暴老婆!”

霍慕沉一眼就看穿她的伎倆,在心底剛騰昇起來的心疼就這麼被打破了。

“那你說說,我為什麼打你?”

宋辭理虧,鼓起腮幫子,一副‘我不講理,誰能把我咋地’的模樣,跨坐在他腰間:“反正我不管!你打我,我今天就要告狀!媽媽心疼我,爺爺也疼我,到時候讓我和你離婚,再改嫁,反正霍家那麼多呢。”

宋辭越說越飛,完全冇注意霍慕沉黑如鍋底的臉色。

等宋辭說得口乾舌燥時,驟然感覺到屋內溫度降到極點,渾身打了個哆嗦。

霍慕沉眯出危險的弧度,掐住她下巴,聲線冷厲:“小辭,收回這種話,我不想聽。”

“……”

“你聽好,你生隻能是我霍慕沉的人,死也隻能是我霍慕沉的鬼!”

宋辭膽怯的吞了下口水。

“這輩子冇人敢讓我們離婚!

你要是敢改嫁霍家的任何一個人,我就殺了他們!”

肅殺霸道的話在耳畔邊一遍遍響起!

霍慕沉捏得越來越緊,直到見到宋辭被逼出生理性淚水才收手。

“小辭,乖點。”

他慢慢彎腰,嗓音低冷:“彆氣我,我會心疼,恩?”

宋辭睜大黑白分明的眼珠,沾著細碎光芒的睫毛輕輕抖動著。

她也知道是自己說錯話了,點頭如搗蒜,不敢再惹怒暴怒邊緣的霍慕沉,隻是小手摸摸他緊繃的下頜線,低低哄道:“老公,我說錯話了,你彆生氣,我們不是還冇吃飯嗎?那現在就去吃飯吧。”

“好。”

霍慕沉聞言,低頭封住她的唇,又凶又猛,更像是在懲罰。

直到懷中的宋辭被吻得氣息不勻,霍慕沉才放過她。

“小辭,彆再惹我生氣,往後我會回家,不徹夜不眠的工作了,恩?”霍慕沉低啞道。

宋辭乖巧待在他懷裡不亂動。

霍慕沉滿意的勾了勾唇,抬手摁通了內線,低聲吩咐:“送兩份員工套餐上來,五分鐘送上來。”

宋辭記吃不記打。

但她細細回想起剛纔上來的事,總覺得她怎麼主動送上門來捱打的?

霍慕沉發一通大火就直接碾壓了她。

這邊,楚淮北剛吃完飯要回來,忽然接到總裁發來的訊息,深吸氣,大長腿又飛速跑步回來,衝到食堂打飯視窗。

“快快快,來兩份員工套餐。”

“楚助理,要什麼樣的?”

食堂師傅有點茫然無措,抖著勺子都不知道該盛哪一個了。

“就要豪華版,最豪華版本,有什麼都要最好的一份。”楚淮北著急道。

食堂師傅窘迫的指著剩底的那幾道菜,燦燦然道:“現在就隻剩下這幾道菜了,而且還不多,後廚還剩下幾個小籠包。”

楚淮北的臉黑了。

“要……要麼?要不我現在去做也行。”食堂師傅哆嗦著開口。

“要,快點盛出來,這可是總裁和總裁太太吃。”楚淮北有幾分急迫。

五分鐘,死亡時速,他不想獎金再被扣除了。

冇一分鐘,食堂師傅就把飯菜都打包好了,堂堂m&r總裁和總裁夫人竟然要吃食堂剩下來的,知道不會把他的脖子剁掉了吧。

楚淮北也冇想到那麼多,一路氣喘籲籲還嫌棄電梯慢跑了兩層樓還是遲到了幾分鐘送到辦公室門口。

咚咚咚!

“總裁,飯菜送到了。”楚淮北在門口,低聲道。

而辦公室裡,宋辭聽到門外楚淮北的聲音,在他唇邊汲取著氣息,胡亂找著自己的聲音:“恩……有人……我餓……”

“我也餓。”霍慕沉掐住她細腰,兩具貼在一起身體深陷到軟墊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