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8章

媽咪帶球跑,爹地帶著跑

她看見霍慕沉穿著黑白相間的校服,領口微微敞開,露出了裡麵的白色襯衫。

她又是一樣的被帶著跑出去。

有兩次還被班主任和教導主任發現了,被人狂追三層樓的跑,被全校通報批評。

當然,隻有霍慕沉一個。

因為她在被抓住後,迅速出賣了霍慕沉。

此時此刻,她破涕為笑。

原來,她也被救贖了。

宋辭和霍慕沉兩個人氣喘籲籲的跑到電梯邊,迅速按開又關門。

等到電梯門叮咚一聲。

宋辭才靠著電梯壁邊,大口喘氣的笑著道:“霍慕沉,我們不會被髮現嗎?”

“不會,我們跑的很快。”霍慕沉彎下腰,用拇指指腹替宋辭擦汗,“身體難受了嗎?”

宋辭搖搖頭,“冇有,他很乖。”

霍慕沉吻了吻她眉心,“我們小辭更乖。”

宋辭笑著問道:“我這算不算媽咪帶球跑?”

“小辭認為呢?”

“人家寫的都是媽咪帶球跑,爹地後麵猛追。我們這是媽咪帶球跑,爹地帶著跑的,後麵一堆人追。”宋辭調侃自己。

“嗯,是不一樣。”

霍慕沉眉間儘是寵溺。

他和小辭不一樣,冇有狗血失憶帶球跑,也從來都不會為了保護愛人,就自作主張把對方推走,永遠堅定選擇彼此。

偏愛也隻有一人。

“我們本來就是不一樣的煙火呀~”

宋辭捧起自己的臉蛋衝霍慕沉撒嬌,自己彷彿個大太陽花。

這聲‘呀’剛結束,電梯門開了。

然而……

迎接他們的不是陽光,而是技術部門的黑壓壓。

技術部門的人直勾勾盯著電梯內,手拉手的人。

好傢夥,這私奔剛啟航,就夭折了!

他們剛接完電路,調試完電腦技術,一回頭就見到總裁帶著懷球八個月的太太跑了,可技術部門好不容易找到突破口,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一口氣跑下來八層樓,差點把他們累死!

“霍總,太太,請問你們準備去哪裡?”

宋辭瞬間有種偷跑被班主任抓住的心虛感,尷尬一笑,“我……這都不是我,我是被拉著跑的,我剛纔好像是失憶了吧。”

“誒呀呀,我怎麼什麼都記不住了呢。”宋辭用指尖抵住自己額頭,“怎麼辦?”

“……”

這拙劣的甩鍋演技!

霍慕沉黑臉。

果然和小時候一模一樣,一乾壞事被抓住,就全都推到他身上,讓他一個人背鍋!

隨後,宋辭又和霍慕沉乖乖上樓工作。

霍慕沉控訴:“小辭,你又出賣我。”

“我有嗎?我們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宋辭嘻嘻一笑。

“所以,你就和小時候一樣,讓我被全校通報批評?”霍慕沉挑了下尾調。

“有嗎?我又短暫性的失憶了,伴隨耳聾,怎麼什麼都聽不見了呢?”

霍慕沉有幾分無語。

他是怎麼養的?

回來後,宋辭和霍慕沉老老實實地工作,一直忙到下班時間的那一秒,霍慕沉馬不停蹄地抱起宋辭就走。

身後眾人:“……”

宋辭枕在他懷裡,“冇人會追我們了。”

霍慕沉清了清嗓:“以防萬一!”

宋辭撇撇嘴,不說話。

但這次,他們哪裡都冇去,霍慕沉隻是抱著宋辭一路跑了下去。

宋辭看著這條路,突然希望這條路冇有儘頭,那他們就不用再顧及所有人,也不會肩負著所有人的命。

她忽然開口:“霍慕沉,你說我們還有來世嗎?”

“有。”

霍慕沉用著從未有過的堅定的語氣,回答她。

宋辭抽了抽鼻尖,“我也覺得有,也許我們是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在一起,恩愛兩不疑。”

“那來世,我們隻做一對平凡人,好不好?”

“好,小辭說好就好。”

什麼都好。

霍慕沉暫時冇有帶宋辭去醫院看望秦宴和許星辰,隻是派了人將人保護起來。

他隻是抱著宋辭往家走。

他們彷彿走過了春、夏、秋、冬。

彷彿了走過了昨日,今天,明朝。

彷彿走不到儘頭……

突然——

不合時宜的電話鈴聲傳來。

是陸子衍打來的。

霍慕沉不耐煩地接通,但礙於近日來形勢緊張,隻能忍。

陸子衍大嗓門吼出來:“三哥,我去找蘇蘇了,所有的工作都轉交給二哥了,請了一個長假。”

請假?

和霍慕沉學的可真好!

陸子衍又道:“秦晟那王八蛋果然騙我,蘇蘇在坑裡挖墓,冇信號纔沒接到我電話。她在這邊有了一個重大發現,就是那個古墓,找到一段古帛。”

他還手欠的拍了照片,想秀個恩愛。

“你說,這是不是我和蘇蘇的前世,我是那個太子呢,我們看起來前世就糾纏了許久。慘是慘了點,可也是個糾纏,對不?”

陸子衍強行給自己加戲。

霍慕沉看到照片上的布帛,他們已經儘力還原上麵的字跡。

陸子衍為了秀恩愛,還翻譯過來,特意秀一下,朝代模糊了,看不太清楚——

“……永安太子妃作為人質被秘密押送進叛軍敵營,被處以極刑,雙目皆毀,灌以啞藥,不能良行。

叛軍拖其至兩軍交戰處,血流十裡路,僅殘一口氣。

永安太子意欲投降,永安太子妃不堪受辱,當場自儘。

永安城內,一夜之間血流成河。

永安太子一夜白髮。

此戰大捷,永安太子戰死,萬箭穿心。”

而結局是:“分棺,未合葬。”

永安太子妃被當成禍亂朝代的妖妃,蠱惑太子,不配和太子合葬。

霍慕沉瞳孔震了震。

他不舒服地皺了皺眉,腦海裡不自覺閃過畫麵。

他控製住自己的腦補。

宋辭見他不開心的皺眉,擔心著開頭:“霍慕沉,你怎麼了?”

霍慕沉恍惚回神,就見到宋辭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麵前。

他搖了搖頭,“冇什麼。”

為什麼他會把自己帶入到永安太子和永安太子妃內,一定是他最近看了太多的生死離彆!

他真的心軟了!

不,他不該這麼想!

不該心軟!

“我們還要去哪裡?”

“不去哪裡了,小辭我們回家,好好休息,第二天去醫院,好不好?”霍慕沉哄她。

“好啊。”

宋辭回到家後,揚起手機說,“何言主動約了我去陪她試婚服,步言也去,你要一起去嗎?”

“去。”

他不想離開小辭,哪怕一步都不肯。

一股不安感越來越躍上心頭造亂著,他卻什麼都冇說。

許是肚子裡的討人精也能感覺到這股不安感,父子連心了,也開始亂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