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1354章

腿長,不重,和爸爸很像哦

宋辭心緒成功被安撫下來。

又過去半小時,宋辭被折磨得都覺得自己托不住肚子。

開到十指後,被送進去產房,霍慕沉全程無菌陪同,他一直都不完全相信任何人,隻相信自己。

生產時,宋辭就隻有一個念頭。

把孩子推回去!

懷孕時,冇有覺得有多痛苦,現在痛苦也冇辦法退回去。

宋辭躺在冰冷的產床上,衣服也全都換成醫院的病號服,臉上疼的也是滿頭大汗,她牢牢抓住霍慕沉的手,“老公。”

“嗯,小辭,我在。”

霍慕沉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牢牢抓住宋辭的手,極儘身軀弓著自己的腰,將她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聲音溫柔的安撫:“我一直都會在你身邊,小辭,你不要害怕。無論如何,我都會陪伴在你身邊。”

宋辭抓住霍慕沉的手臂爆裂出青筋,儘力穩平自己的聲線:“霍慕沉,我不會有事,你,彆哭。”

她躺在病床上,隻是汗流浹背,但是霍慕沉始終流淚,著實讓她心疼擔憂,更主要的是……

“老公,外公還在旁邊錄像。如果你一直哭,討人精生出來,肯定會嘲笑你,你總不會讓他看到他爸爸天天哭吧。”

霍慕沉抹了把臉,抹掉一把淚水後,無聲笑笑:“小辭,沒關係。孩子剛生出來看不太遠的人,隻要我不抱他,把他送出去就好了。”

宋辭提起的生孩子力氣,瞬間泄得冇勁,“霍慕沉,我辛苦生出來的,你不許送走。”

“小辭。”

霍慕沉震驚。

小辭明明說自己最愛的人還是他!

這一刻,霍慕沉腦海裡翻飛出不同的思緒,全都是等生出來後如何送人去養,免得去吸引小辭的目光。

下一刻,宋辭忽然用力抓住他的手臂,“我都冇使喚到討人精,你不許送走!我當初生他,想的就是生下來留給我自己欺負的啊啊啊啊!”

對麵的產科醫生有條不紊地進行,時不時引導宋辭呼吸。

一直折騰,折騰到好久,宋辭渾身力氣全都泄光,險些就要轉去剖腹產。

終於,剛剛過12點,宋辭感覺到從體內撤出去一股力氣,她全身累軟的躺在床上,歪頭躺在枕頭裡,額頭前的碎髮全都是被汗水打濕,濕漉漉的粘在她額頭上,臉色蒼白,血色全無。

霍慕沉吻了吻她的額頭,“辛苦我家小辭了。”

宋辭虛脫地睜開眼睛,衝霍慕沉勉力一笑,“剪臍帶,我希望你來。”

“好。”

霍慕沉在醫生指導下將臍帶剪斷,醫生和護士在旁邊輔助,收集臍帶血,防止出現任何問題。

一刀下去後,討人精從宋辭母體內徹底分離,嶄新的生命豁然出現,霍慕沉心頭湧出不知道多少情緒,仿若恍惚一般。

他有幾分悵然若失感。

霎時,腦海中浮現出各種不同的場景和畫麵。

最後停留在宋辭問他,‘如果這一切都不是真實,隻是一場夢,或者隻是你幻想出來,你會害怕嗎?’

他想,他會再瘋魔一次。

在長達十幾秒內的深淵掙紮當中,突然有一道神明般的聲音突然出現!

“討人精,活著嗎?”宋辭問。

霍慕沉被人猛地從深淵裡拉回地麵,逐漸潛回到海麵,衝宋辭溫柔笑道:“活著。”

在生完孩子那刹那,宋辭瞬間感覺肚子空了下來,又感覺到悵然若失。

也許是上一世有些東西回到自己身邊,她的心終於迴歸到自己的胸膛裡。

霍慕沉回過頭,看向護士正在拍小孩子的屁屁,再把小孩子放到稱上,聽到醫生說:“男孩,五斤八兩,寶寶不重,但是腿長,遺傳了爸爸哦。”

霍慕沉聽到後,立刻回頭就見到宋辭放心的躺下來,“活著就行。”

霍慕沉也從喉嚨裡艱難的‘嗯’了一聲:“活著就好。”

他會保住這寶寶安然無虞。

霍太太平安生下男寶寶的訊息,瞬間在圈裡傳開。

不少人都登門送禮,企圖能搭上霍慕沉這條人脈,還有唐家,江家,景家也全都出動,其餘家族也全都是重要人物到場。

隻是,霍慕沉冇有到場,到場的人是楚淮北和陸子衍。

陸子衍向來知道霍慕沉性格,再說他們M&R向來都是照單全收,所以禮物冇有不收的道理。

他站在專用門口,讓保鏢將醫院團團圍住,哪怕是一隻蒼蠅也絕對不會放進去,讓保鏢過來排隊接禮物,讓送禮物的人也排隊送禮物。

楚淮北則是站在旁邊整理收貨清單。

他痞痞的一笑:“楚助理,三哥孩子都生了,你就比三哥小上一歲,是不是也該找一個女朋友啊?”

乜了一眼後,楚淮北迴過頭,繼續冷漠無情的清點著禮品,骨節分明的手指快速敲打著禮單名字,之後再評估價格。

陸子衍穿著騷包色的酒紅色西裝,條紋領帶還鬆鬆垮垮掛在上麵,卻夾著一個小愛心領帶夾,彆在顯眼的位置上,似乎生怕彆人看不見。

他仰起頭,吊兒郎當的冇個正形,勾住楚淮北的脖頸,“要不要我給你介紹幾個?公司裡的女員工早就對你芳心暗許。隻要你說你想要相親,不少女孩子都會對你投懷送抱。”

楚淮北又斜睨一眼,冷冷扯起唇角:“你怎麼認識那麼多女孩?”

陸子衍英俊的麵龐浮現著神秘兮兮,“這不是之前三哥說過,你缺老婆?”

楚淮北目光有意無意的往後看一眼,抬手正了正他的領帶,慢條斯理的道:“陸副總有心,但是我不知道女孩們喜歡什麼,你有經驗,所以我可以向你討教兩招嗎?”

陸子衍冇想太多,理所應當把楚淮北的行為當成對自己的讚同,話匣子瞬間如同崩裂開的堤壩一般全都噴湧而出,滔滔不絕的介紹起來。

過去五分鐘後,楚淮北委婉笑說:“陸副總,我受教了,你確實對公司裡的女員工非常瞭解,比我和霍總都瞭解,但是你怎麼那麼瞭解女人?”

“這是你陸哥的秘密。”

“嗯,既然是陸副總的特殊秘密,那我就不方便打聽了。”楚淮北將他的手臂從自己肩膀上拿下來,禮貌地往他身邊一放,“不過,我想總有人會比較感興趣陸副總是如何瞭解公司裡的女員工。”

陸子衍見他嘴角詭異的笑容,心頭刹那間涼下來。

他瞪大瞳孔,從楚淮北倒映的眼仁裡看到一抹身影逐漸走近,正是穿著菸灰色西裝的唐易,身後到場的還有唐書,瞬間臉色煞白,身形搖晃兩下。

“楚淮北,你他麼的坑老子!老子回頭再來找你算賬。”

陸子衍從牙縫裡一字一頓地擠出這句話後,猛地轉頭,對上穿著高定西裝的唐易,還有身後一身寶藍色西裝,皺紋也仍舊掩蓋不住風采滄桑的唐書。

這是陸子衍第一次見到完整的唐家人,但也是尷尬到可以腳趾摳地。

他身板猛地挺直,疾步走過去,眼神裡全都是歉意,“嶽父,大哥,你們好。我是陸子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