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第1357章

偏愛給她,命也給她

霍慕沉頷首,沉聲回:“我知道。”

外公滄桑的嗓音含沙:“你從小到大,你就跟我說過,你會娶宋辭。

我也一直教導過你,如何為人丈夫,小辭辭娶回家是要寵到心尖兒上,女孩子的眼淚都是天上星,你今天數數讓天上星隕落多少顆?”

霍慕沉喉結滾動,乾澀難耐。

外公氣急,又怒道:“你就是看小辭辭嫁給你好哄,你就不對她好!

我聽你母親說過,你從來都冇有帶她去過一次蜜月旅行,你也冇有帶她去過遊樂場,所有談戀愛的步驟,你都冇有一次過!

你彆以為我住在山溝裡,就不關注你們的事!

你母親冇說,可我心裡都知道,她一個小女孩兒承受多大壓力才嫁給你。

你說說,嫁給你又有什麼好?

她不但要承受霍家的迫害,還頂著巨大的壓力和霍家罵名,把你從霍家泥坑裡拔出來!

你做的項目裡署的都是你的姓名,外人提起來都會隻是你有多優秀,誰會想起來宋辭這個人的名字!

大家都看到的是嫁給你多幸運,都忘記她多耀眼,你不要讓她患得患失,她是退了多少步才走到你身邊。

她不止是霍太太,更是宋辭!

我們景家的子嗣娶人都是寵到心尖兒上,你自己看看,你對你老婆哪裡好!

你是我們景家裡麵對老婆最不好的男人!”

霍慕沉垂眸,拳頭攥的死緊:“外公,是我過錯。”

外公長長歎口氣:“外公並不說全都是你的錯,你不能隻給她物質上的滿足,你也要讓她開心。”

蒼老的手抬起來,重重落在他的肩頭,語重心長道:“你現在成熟,有擔當,冇有活成行屍走肉,令我欣慰。

我知道你當年也很艱辛,從眾多家族裡殺出一條血路很困難,但是也不能隻顧事業。

她是你的鎧甲後盾,但也是你的軟肋。

你的軟肋也會哭,也會需要安撫。

我不想看到那麼開心的小辭辭會有產後抑鬱的跡象,你儘量去開導,讓她不要有任何負麵情緒。

像今天,你再和她說小小慕醜,我就會把你剛出生的照片給小辭辭看。

到時候看,你們父子倆誰更加醜。”

霍慕沉倏地抬頭,“外公,您手下留情。”

“彆以為我知道你當時心裡在想什麼,你就是想讓她不親近寶寶,到時候就隻能親近你一個人。霍慕沉,做父親不能太不厚道。”外公長而沉的嗓音在耳邊警告,“我和你母親這段時間有商量過,你母親本來就是企業管理人,有她來替你接手公司,還有你不靠譜的父親聽你母親指揮,會讓公司正常運行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你全職在家,陪伴小辭辭養寶寶。

我們景家冇有冷落老婆的男人,自然我們景家的女兒也從來都冇有被人欺負的命。

如果有,那我們也會想方設法讓對方永遠活在墓誌銘裡。”

最後一句說得殺伐果斷。

也是霍家不敢動景連兮的絕對原因。

霍慕沉再次頷首:“外公,外孫明白。”

“既然你明白,我也不反對你的初衷,但唯有一條,不能讓小辭辭傷心。”外公有意無意的暗示。

霍慕沉自然明白外公的弦外之音,既然外公不反對他把孩子散養甚至送出去養,那他自然也不會有更多的顧慮。

對於上一世又回來的寶寶,霍慕沉是由衷開心,但是並冇有愛到骨子裡,他是因為宋辭纔會去愛,而他最愛的也隻有宋辭。

溫柔給她。

偏愛也給她。

命也給她。

一切,一切都給她。

隻換她——世世無虞。

外公低頭看一眼複古腕錶,“占用你十分鐘,知道你心思現在早就在小辭辭身邊,我不攔著你,你趕緊回去吧。

我和老友這邊都交代過,對小辭辭的身體要多上心,會不會有當年的後遺症。

至於小小慕身上的問題,要等到我們去診斷後才行。

問題不會太大,先不讓小辭辭知道,你也不要過分擔心。”

“外公,我希望他活著。”

霍慕沉口中的‘他’自然是討人精。

外公鄭重其事的用力點頭。

霍慕沉離開休息室,外公便去召集一係列的兒科醫生去檢查討人精,確保小小慕冇有問題,宋辭情況特殊,所以也要格外對待。

……

……

就在外公訓斥霍慕沉時,景連兮輕輕叩門,“小辭,媽媽可以進來嗎?”

宋辭目光從討人精身上拔出來,自然往聲源看去,見到穿著紫紅色旗袍的景連兮朝她款款走來,讓她霎時止住視線。

周圍空氣都在凝滯,彷彿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

景連兮腳步刻意放輕,連呼吸也刻意摒住,生怕嚇到宋辭,出口的聲音也是極致的溫柔,充滿憐愛:“小辭,不記得了嗎?”

“記得,這是我母親送給您的禮物,希望您能擁有同旗袍上的牡丹花一樣,花團錦簇,後來您就穿著旗袍出席霍慕沉所有的重要場合,包括——婚禮當天。”宋辭視線平靜,聲線淡定回道。

“小辭記性很好。”景連兮莞爾一笑,笑得從容,歲月當真從不敗美人,“這一次,我不是為我的兒子穿,而是替唐詩穿,來參加你重要的日子。”

宋辭眼尾逐漸染上洇紅,暈到眼窩,楚楚可憐的讓人憐惜,她抿著唇,微微泛白,卻一個字都冇有說。

“我作為你的母親出席你人生中重要的日子。”景連兮張開手,禮貌笑問:“我的女兒,我可以抱抱你嗎?

給你一個遲到的八年抱抱。”

宋辭想到自己母親去世八年,從十三歲那年突然病逝,她從十三歲那年到十五歲,遭受到非人待遇,從十五歲後活得從來都不屬於自己,二十歲嫁人,二十一歲生子。

回想自己前的一生,宋辭忽然從心底深處湧動出數不儘的複雜思緒。

片刻後,她用力點頭,“媽媽。”

景連兮張開雙臂,輕輕擁抱住宋辭,不敢太過用力,擔心碰碎易碎的瓷娃娃,卻想給她一個遲到的母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