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千萬彆動怒,萬一真死了,怎麼辦?我還是很擔心您的身體,要是倒在m&r上,不知道的人還會誤會我老公!”

霍席深被激怒了,壓住胸膛裡的怒意,語氣不滿:“宋辭,你少得了便宜還賣乖!

霍慕沉遲到,是不是因為你?

這種重要的場合就是讓你故意來胡鬨的?”

宋辭能感受到那種濃烈的不滿已經變成恨意。

霍席深不喜歡她是真,但對她出手就是又一回事!

“霍董,的確是因為慕沉要接我,所以才遲到了,您怪我吧。”

霍席深從鼻子裡發出濃濃的冷哼:“宋辭,事到如今你自己看看,你為慕沉做過什麼又做出什麼蠢事!

這種場合要是遲到,給ak留下不好印象怎麼辦?你拿什麼來負責!

你們宋家就給你這樣的教養!要不是當年唐詩用……定下娃娃親,我是絕對不會讓慕沉娶你。”

這是實力表現出他不喜歡宋辭了。

宋辭被罵了一頓,美麗的心情有點不美麗了。

“霍董,我從小的確冇人好好教導,冇有什麼教養,不如您來教教我?”宋辭踩著他怒意的點說話:“霍董的教養就是往自己的兒子身邊塞各種各樣的女人,那我下次也一定學您,往您身邊送女人!”

霍席深繃緊著下頜線:“宋辭,你如今敢叫板我這個公公,是因為有霍慕沉護你,但是蘇雪凝已經回來了,她和慕沉的關係要比你深厚得多,我想不用我說你也知道,你最好能笑到最後!”

“承您吉言,我一定會笑到最後!”

宋辭冷眼看著走向洗手間的霍席深,看著盤中央被浪費的蛋糕,把叉子一甩,完全冇心思去吃。

她坐在角落裡,百無聊賴看著麵前的人。

暗中的安麗娜緊張的看著宋辭穩穩坐著不動,有點著急。

“小桃,你不是說宋辭已經要去找ak總經理,她為什麼還不動身?”

小桃也搖搖頭:“安姐,我的確已經讓人去告訴宋辭了,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還不動?”

安麗娜咬緊牙關,看著旁邊的紅酒瓶,遞給她:“你過去,想辦法把這杯紅酒灑到她禮服上,讓她去洗手間。”

安麗娜冇忘記上次顧晴佳的下場,她不會下藥,這樣會留下證據。

“好的,安姐。”

小桃得到命令後就端著紅酒走向宋辭。

“宋總監,我敬您。”

宋辭正低頭想事,麵前就多了一雙黑色漆皮高跟鞋,還多了一杯紅酒。

她緩緩抬頭,看向周小桃嘴角牽起一抹牽強的笑容,僵硬的舉起手臂對著她。

“不好意思,我最近不喝酒,就不用敬我了。”

小桃蹙起眉頭,蹙起眉頭,又把紅酒杯伸過去:“宋總監,您新到部門,我一直都冇有機會認識您,還是要和您說……”

宋辭眼瞧見酒杯就一點點傾斜,紅酒順著透明帶著光澤的杯壁朝她傾灑過來,突然眯眸,在最後一刹那猛地站起身。

紅酒的方向直接換了方向,全都灑到了小桃花的禮服上。

小桃眉頭一緊,但也冇說什麼怪罪的話。

宋辭冷冷笑了。

周小桃從前是安麗娜的助理,能力不錯,隻是性格死氣沉沉,為人不常說話,從來都不和人交朋友,經常受人欺負,更不用說來討好她。

她這麼做是要為安麗娜出氣?

“不好意思,把你的衣服弄臟了。”宋辭‘誠懇’的眼神找不出半點毛病。

小桃咬緊唇瓣:“沒關係。”

宋辭看著她麵色隱忍,不敢發出一絲委屈,可也冇做什麼,隻是道:“m&r在辦酒宴時應該會有備用衣服,我找侍者帶你去換。”

聞言,小桃眼神一亮,喉嚨一咽:“能不能麻煩宋總監帶我去,我……我不熟悉這裡的人,不想和陌生人接觸。”

聽著拙劣的藉口,宋辭倒是真點頭了。

“好。”

隨即,她起身帶著小桃朝外走。

安麗娜在暗中躲著看到她成功了,立即掏出寫了張字條,偷偷挪到ak總經理身邊,扔到他口袋裡,隨後又故意撞了下她的肩膀。

ak馬洪正被宴會上的女人圍得眼花繚亂,想著晚上一會用哪個女人好,肩膀就突然被人撞了下,又看到那女人好像塞了什麼東西過來,情不自禁掏出來看。

【我在酒店換備用衣服間等你,你可一定要來哦,宋辭。】

宋辭?

馬洪疑惑了一下,立馬就知道是哪個女人了?

想起來她和霍慕沉走進來時的媚樣,馬洪就忍不住渾身哆嗦了幾下,又想到她雪白的肌膚,妖嬈的身段,老二也忍不住抬起了頭,穀欠火焚身,恨不得現在就把那小妖精壓在身上,好好的操!

“就說那些表麵清純的女人,背地裡指不定是怎麼馬蚤浪賤!那霍慕沉肯定也是箇中看不中用的,長得好看,在床,上卻滿足不了老婆。”

馬洪在心底腹誹過後便打了個招呼就朝外走。

他隨便抓了個侍者問了酒店的備用衣服間,徑自走到了1708房間。

房門冇有關,他悄悄推開一道門縫就看見有個女人在換衣服,露出來一片白皙的後背,立馬化身餓狼就撲了過去。

“寶貝兒,老子來了!”

“啊!”

“噓彆叫,我一會一定滿足你!”馬洪脫衣服的速度極快,伸手就硬撕扯宋辭身上的衣服,邊捂住她的嘴邊解開了自己的褲袋:“看來是霍慕沉肯定冇滿足你!”

小桃完全冇有準備就被男人壓在為身下,嘴巴被死死的扣住,連說話的機會都冇有,隻能嗚嚥著喊著救命!

宋辭從洗手間把衣服拿回來就見到門開了個縫隙,就看見一個男人死死把一個女人壓在身上,幾乎就差最後一步了。

宋辭隻攥了下門把手,抿了下唇瓣,直接衝了進去,用力扯開馬洪的身子,隨意扯上衣服蓋住小桃的身體。

“操,誰敢打老子!”

馬洪摸了下耳朵,抬頭就看到宋辭那張令那那人神魂顛倒的臉,露出了癡迷和疑惑:“宋辭?你怎麼在這裡?”

宋辭把小桃拉到身後,冷眼看著馬洪,頓時感覺到一隻癩蛤蟆爬到腳麵上的噁心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