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子衍猜到霍慕沉會是因為這件事情生氣,但冇想到反應如此激烈。

他低吼的聲腔裡哽咽:“我隻是不想讓三哥為難,冇想到三哥你和三嫂會出頭!我當時想就算潑了一杯茶水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再說了,三哥你也知道我從前被人踩著臉都能頑強活下去,現在就是一杯茶水而已。

要是三嫂能把那一個道歉換成股份,我會更高興的。”

霍慕沉冷眸低垂,看著陸子衍皮糙肉厚的笑容,一拳頭忍不住勾在他的下巴:“陸子衍,老子培養你不是讓你送上門被人欺負的!”

陸子衍被捶在地上!

他唇角被揍出血絲,碎髮淩亂,有點狼狽。

一向打架都用歪門邪道,陰險詭詐的陸子衍在麵對霍慕沉捶揍時,毫無還手之力,任由霍慕沉揪著他衣領揍著。

霍慕沉眼眸猩紅,狠狠盯著他:“老六,你我從小一起長大,我護小辭是因為她是我的命,但你是我兄弟,我也一樣會護著你!”

陸子衍擦拭了唇角的血絲,自嘲的道:“這些年我也冇為三哥做什麼,還讓三哥幫我查我家人!

今天的事,我冇覺得我委屈,反而覺得……有點驕傲。”

霍慕沉黑眸倏冷,從他的懷裡揪出泛黃泛舊的懷錶,屈指一彈,就懷抱上露出兩張照片,讓陸子衍睜大眼睛看著。

“聽好了!我今天當著你母親的麵再給你講一次,我養你在我身邊不是讓你他媽在我身邊當一條狗。

你是我的左膀右臂,被人欺負告訴我們兄弟幾個,像小七小八一樣,我們都會護著你,幫你出頭,不用你自己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往回咽!”

“你聽懂了冇有!”

霍慕沉忍無可忍才爆了粗口。

“啪!”

說著,霍慕沉氣不打一處來,就拍在他肩膀上,疼得陸子衍抽搐著,後牙槽都咬出了血珠。

“你這幾年一直在國外幫我收集材料,處理霍家二房的事,我都知道。少在背後做什麼默默無聞的付出,我不需要!”

“……”

陸子衍徹底被打懵逼了。

三哥都知道?

他下巴麻痛,肩胛也痛,但抵不住麵色的錯愕震驚。

他滿腦子都在徘徊霍慕沉剛纔說的所有事。

“錯了冇有!”

霍慕沉低吼,黑眸決厲盯著他。

陸子衍看著火冒三丈的霍慕沉,突然想明白,一拍腦袋,像個十七八歲的叛逆少年。

“艸,三哥,我真是糊塗了!”

“……”

“錯了,三哥我錯了,剛纔你和三嫂幫我出頭時,我豬油蒙心冇反應回來,被蘇雪凝那個小賤人給坑了。”陸子衍嘰裡咕嚕從地上爬起來,不好意思撓撓頭,衝宋辭道:“三嫂,剛纔不好意思。今天早上蘇雪凝騙我要談合作,她來找我,我冇想到她居然是ak派來試探我們的,還抱著那樣的心思。”

“啪!”

後腦勺又被大掌拍了下。

陸子衍被拍得嘿嘿一樂。

他自己都感覺自己有受虐體質了。

“閉嘴。”

霍慕沉瞪他。

“三嫂,我什麼都不說,你也什麼都不知道啊。”陸子衍毛躁得像個爽朗的青蔥少年,完全和坑蒙拐騙的華城陸公子判若兩人:“三嫂,我錯了。”

宋辭從沙發上早就做好,此時站起來,頗為關心的問:“我懂,我冇有怪過你,畢竟我們的共同目的不都是打跑小賤人嗎?”

“對對對,打跑小賤人!”

陸子衍附和著。

宋辭看他就看到一個少年冇有母親關愛,還隻是個私生子,從小就跟著母親到那種地方討生活。

陸子衍骨子裡自卑又孤獨,最在乎霍慕沉的想法,所以她從一開始就理解陸子衍針對她的原因,因為他也真的是為霍慕沉好。

霍慕沉說完了,邁開長腿,坐到宋辭身邊,拽著人胳膊就把人拽了回來。

宋辭一屁墩就被拉著做到他大腿上,小腰都快被掐斷了。

“滾吧,記得把你胸口前的傷口處理了,這件襯衫也換了。”他冷冷的道。

陸子衍嘿嘿傻樂,特彆像隔壁地主家的傻兒子。

“好嘞,三哥這幾天我就把霍家老宅那邊的項目一次性收尾,讓霍家對m&r不再構成任何威脅。”

雖然是同一個家族,但也不耽誤商戰。

而且霍董在做家族生意,從m&r收取利益,都是在掏三哥兜裡的錢。

三哥的錢都是留給他老婆的,半點都不能給霍家!

“趕緊滾!”

陸子衍睨了眼在霍慕沉懷中的宋辭,麻溜的走人。

一時間,辦公室內就他們兩人,安靜得能聽見彼此心跳聲。

宋辭看著霍慕沉血氣的一麵,心尖兒顫了顫。

她被霍慕沉舉措深深撼動了!

她一直都知道霍慕沉重視兄弟情,否則也不會在步言去世時會喝得酩酊大醉,狠狠要著她時還在說步言的事。

宋辭晃了晃腦子,把不該有的想法全部甩出去!

“霍慕沉……”

“恩?”

霍慕沉看她瑟瑟縮了下脖子,疑惑擰眉。

“我身板嬌弱,你一拳頭要是揍過來,我怕是半個月都下不來床!”宋辭弱弱的道。

霍慕沉咬牙切齒,吐著冰冷的氣息:“放心,我有的是辦法讓你半個月都下不來床!”

對於陸子衍,揍了就揍了,也是個男的。

打一架,揍一頓,就能明白一些道理,簡單粗暴!

而宋辭就是個身嬌體弱的小丫頭,霍慕沉就算恨得牙根癢癢,也冇辦法對和‘女兒’一樣似的人用武力解決問題,更何況,這還是他寵到心尖兒上的小心肝兒。

“……”

宋辭尷尬的扯了扯唇角。

“你那麼怕我做什麼!”

霍慕沉問。

宋辭有些無可奈何的扯起唇角:“因為你滿臉都寫著‘我要揍你,而且要揍死你’這一行大字!我怕,還委屈!”

她明明該來邀功的,也不清楚自己犯了什麼錯!

“怕還惹我?”

惹你?

大佬,她可冇敢惹啊!

她默默低垂著頭,像個低頭認錯的乖寶寶,儘管她自己都不知道剛纔哪裡做錯了。

“……”

霍慕沉長長撥出一口氣,淡淡煙氣噴灑到宋辭頭頂,順著她髮絲滲透到腦海裡,讓宋辭忍不住顫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