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景行把車子開到霍園時,忍不住笑出了聲,把人送進去:“我真是服氣你家小老婆了,彆人家撒酒瘋我不是冇見過,但是像你家,這麼……可愛的,咳咳咳!”

彆誤會,他實在是找不到第二個詞來形容。

平日裡,江景行接觸女人本來就少,總共見麵次數超過十次也就宋辭和薑酒,又因為在華城,接觸宋辭比較多。

“我還真是少見。”

“恩,我老婆比較乖,起床氣都是撒嬌求抱抱的。”霍慕沉眉目溫柔,彎腰在管家進門時直接抱住宋辭出門,回頭對江景行說:“大哥要是真喜歡,就趕緊找一個,畢竟三十了。”

“咳咳咳!你彆催婚,還是想著明天要怎麼處理你名聲的事吧。”江景行把車門鎖緊,睨一眼便開車離開。

霍慕沉隻是掃一眼便帶著跳來跳去,不安分的宋辭走回彆墅。

管家在一旁見兩人身上都染著血,有點嚇到,急忙把人迎進去。

“先生,太太,我去叫家庭醫生過來。”管家聲音哽咽。

霍慕沉一邊伸手去抓宋辭,一邊對管家禮貌頷首:“麻煩您,再去備醒酒湯和洗澡水。”

“是。”

管家腿腳利索先去做。

宋辭在他懷裡特彆不聽話,氣鼓鼓的,氣得霍慕沉直接把人摁到沙發裡,虎口捏住她下巴,低頭霸道的堵住她的唇瓣。

直到宋辭有氣無力,軟軟的趴在他懷裡,霍慕沉才放過她。

他溫柔的指腹揉搓著她柔軟泛光澤的唇瓣,慢條斯理的道:“我是你老公,霍慕沉。”

宋辭瞪大黑白分明的眼睛,又眯了眯,湊過去,兩隻小白手揉著他英俊的五官,直到扭曲,五官都擠在一起後,宋辭才恍然大悟,如燙手似的連忙鬆開自己的手指,想從霍慕沉身上爬下去。

“老公~你什麼時候來的?”

“……”

又回到最初的原點。

霍慕沉陰冷的眸子半眯著,唇角扯了扯:“你不認識的人,就敢跟他走?”

“我都說我超凶的,而且無論我在哪裡,我老公都會來救我的呀。”就像從前每次她受傷,霍慕沉何時何地都在出現在她身邊。

宋辭雖然勉強認出來麵前的人是誰,但是酒勁兒並冇有過,倏地撲到他懷裡,蹭了蹭,仰著頭:“老公,嚴白川欺負我,你要幫我做主!”

“他怎麼欺負你?你為什麼會跟他在一起?”霍慕沉迫切想知道答案。

可宋辭醉意滿滿,說起來來前言不搭後語:“你為什麼會去見蘇雪凝?蘇雪凝還碰你了,就這裡這裡……”

她指了指霍慕沉的手腕:“我親眼看見他碰你這裡!

你不要碰我,我嫌棄臟!”

霍慕沉眉頭挑了挑,眼沉似海,綿密的吻直接落到她柔順的發上:“彆亂動,你身上還有傷口,我一會去洗澡,保證冇有其他女人味道。”

宋辭垂眸,乖乖的點了個頭。

家庭醫生在管家一催二威脅下狂奔而來,管家在門口等著,連忙把人拽進去:“我家先生和太太都受傷了,你趕緊過來。”

“好。”

家庭醫生連口氣都冇喘勻,直接拽到霍慕沉和宋辭麵前,看著兩人抱到一起,一個胳膊上有傷口,一個掌心有傷口,頗無奈的處理傷口。

他帶著醫者的叱責:“太太怎麼受傷還喝醉,這會是傷口惡化!下次再也不能做這種蠢……對身體不好的事了!”

霍慕沉聽得也覺得非常有道理,並冇有露出怒意,而是跟著點頭:“小辭,下次彆犯蠢!”

“誰犯蠢?”

宋辭迷茫的抬頭,傻乎乎的問,讓人連生氣都冇有理由,太太太……可愛了吧。

家庭醫生憋住笑意又給宋辭開了醒酒藥,叮囑一些注意事項。

“麻煩了。”

霍慕沉難得在今天最後一句謝謝。

家庭醫生受寵若驚,顫顫巍巍的雙腿,再次成功的留在主臥隔壁,隨時隨地等候吩咐。

管家拿來溫水,霍慕沉單手喂進去,還好宋辭在此時聽話,霍慕沉說一就是一。

“先生,洗澡水都已經放好了。”管家下來道。

“恩。”霍慕沉點頭便抱著宋辭上樓,走進浴室。

她渾身酒氣,胳膊又受傷,站都站不穩,根本就不能站穩。

霍慕沉單手又不能沾水,洗澡對於兩人簡直就是難事。

宋辭自己脫完站在浴缸裡,咬著唇,瑩潤的水眸眨巴眨巴,看得霍慕沉喉結滾動著,他閉了閉眼,深吸氣,喉結滾動著,把胸腔裡燃起來的怒火壓下去:“乖乖坐進去,我幫你洗。”

“那你呢?”

“你洗完,我再洗。”

霍慕沉牙根咬緊,見她乖巧蹲下去,向他伸出雙手,心都軟化了,伸過肩膀讓她半抱在他懷裡,用一隻手打濕毛巾在她身上擦拭著,直到人舒服得趴在他肩窩裡睡著了,才抽過浴巾裹住她嬌軟的身體放到被子裡。

他低頭吻了吻她紅腫的額頭,眼底浮過嗜血狠意。

“這輩子,我不會背叛你!”

霍慕沉鄭重其事道。

說完,他就直接轉身去浴室簡單洗了冷水澡,換上黑色絲質睡衣,再調高臥室內溫度,感受到即便宋辭踢被子都不會感冒才離開臥室去書房。

……

霍慕沉坐在書房電腦麵前,即便手受傷了,也不影響他搞笑快速處理公司事務。

他看著m&r股市不斷高漲,唇角勾起淡淡笑意。

噔噔噔!

霍慕沉接通,聽到陸子衍從電話連著‘我靠我靠’兩聲後才說起正題:“三哥,你這次坑我是不是坑大了點!雖然我平時嘴巴欠了點,人賤了點,手段黑了點,長得帥了點,但是你也不能讓我婚姻太不幸了。

剛纔霍董打電話通知我要和蘇雪凝聯姻,我後半輩子估計是餓死的。”

“……”

“每天看蘇雪凝那張臉,我會吐的,三哥,我真要娶蘇雪凝?”

蘇雪凝明顯就是n手貨!

“你說霍家那麼多人,她誰都不挑,偏偏就挑中我?是不是彆人都看不中她!”陸子衍開始倒豆子模式哭訴,收起痞裡痞氣的聲腔,帶著濃重的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