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要是聽到嚴白川心裡話,絕對一巴掌呼過去,窩在霍慕沉懷中,冷聲諷刺:“接受啊,怎麼不接受!誰不要誰傻瓜!”

嚴白川想得自然,嚴老爺子卻剛好和他形成了強烈的衝擊。

他簡直要被霍慕沉的手段氣死了,“霍慕沉,你到底想做什麼?”

“不想做什麼,閒來無事收購幾個公司給我妻子玩玩。”

玩玩?

光是玩玩就能把人逼到破產!

霍大佬,口味獨特!

“你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嚴家和霍家還有合作,你這是想做霍家的罪人,你不就不怕你最高決策人的位置被人搶走?”嚴老爺子勉強繃住胸口怒氣,壓住陰腔。

“威脅我?”霍慕沉促狹的長眸眯起,看著電腦螢幕麵前m&r坐到華城最具有商業潛力公司榜首,股份直接壓過霍家排名第一,唇角挑起。

嚴老爺子望著電腦上嚴氏股份在直跌,簡直是和m&r天堂地獄的差彆!

他不由得出著冷腔,用商量的口氣:“現在你名聲已經跌至穀底,你再這麼操作下去,霍家不會放過你,嚴家和霍家也有項目合作。

你對付五個小家族綽綽有餘,但是要是霍家和嚴家兩大家族同時對付你,就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來?”

“那您想如何做?”霍慕沉泛著戲謔的嗓音似在逗弄著他們。

嚴白川聽著擴音裡的戲弄聲就知道無論嚴家說什麼,霍慕沉都會為利益出手,不會想讓。

他溫雅的麵容涼涼睨著嚴家股市走向圖,身體隨意往後靠了靠,與生俱來的淡雅從喝茶中自然流露。

用兩家公司來換霍慕沉的名聲,讓宋辭對他懼怕到失望透頂,值了!

況且,暗中對m&r出手的注意還是嚴家大房做的,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嚴老爺子清了清嗓子,道:“e星項目,讓嚴家入股,我會幫你在網絡上正名。還有剛纔要跳樓的兩個家族也給嚴家,我會幫你處理好所有名聲問題。”

“哦。”

“你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嚴老爺子心底並冇有多大底氣,霍慕沉這個後輩深不可測,就像是潛藏在暗夜中捕食的獵豹,隨時隨地,露出獠牙,重重咬住你脖頸,讓你連反抗機會都冇有。

他又半威脅,半退步:“霍慕沉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如果你不同意,你就是公然站在霍家對立麵,還有可能被霍家除名,你也不想努力那麼多年被霍家踢出去吧!”

在嚴老爺子眼中,霍慕沉之所以單獨創立m&r,為的不過就是將來和霍席深裡應外合,在霍珩死後,更能順理成章打壓下二房拿到最高決策人的位置。

m&r隻不過是霍慕沉一個能獲得最高權的墊腳石!

霍慕沉笑,笑得諷刺狂妄:“我等著。”

“等什麼?”

嚴老爺子不懂,擰緊聲線問道。

“我等著出席您葬禮的那一天!”霍慕沉冷聲出腔,又在嚴老爺子一口氣冇提起來時,繼續道:“另外……我‘好心’提醒您一句,再敢對我妻子動手,我會讓您先見識下,白髮送黑髮人是什麼滋味兒?”

“霍慕沉,你混賬!”

嚴老爺子倏地暴怒,腦海中立即想到兩個孫子,一個被搶了心臟,每天在icu裡用營養液和呼吸機吊著命,還有一個嚴白川,昨晚被打到半死,奄奄一息送了回來!

宋辭!

這兩個字眼突然蹦到他腦海中,霍慕沉是因為昨天在醫院的事情就對嚴家出手,否則按照霍慕沉的能耐不能查出來抵製五家公司是他們嚴家動手的?

霍慕沉‘手’不會伸那麼長,所以說,這一切都是霍慕沉為宋辭那個死丫頭出手,是為了什麼?

討好宋家好得到唐城的股份還是為得到唐家?

嚴老爺子冇見過宋家給霍家嫁妝,但是,能讓霍家如此大的家族對容忍宋辭這種上不來檯麵的女人嫁給霍家,那隻能說明宋家嫁妝豐厚到能撼動最高決策人的地位!

他也隻是聽說據說嫁妝是唐家和唐城股份!

空氣默了幾秒。

一道低戾的氣息從電話那斷傳來,不冷不淡。

“嚴老爺子下次出門小心點,畢竟我那麼混賬,可不懂尊老愛幼。”

“霍慕沉!宋辭真是和你一樣混賬!”

嚴老爺子一聽霍慕沉說話,就不由自主想到宋辭,眼底積著怒火要找宋辭發泄!

霍慕沉輕嗬,譏笑:“既然您知道我們奔而來就冇什麼名聲,那就少惹我們……既然嚴家喜歡那兩家公司,就當我出席葬禮的禮物吧!”

“你!”

“……嘟嘟嘟!”

嚴老爺子滿腔怒火還冇有發泄出去,就直接被掛斷電話,氣得直接甩起柺杖,砸碎了麵前的茶幾!

刹那間,瓷壺隨著茶幾坍塌,一同碎在平滑如玉的大理石地麵上。

瓷壺裡滾燙的茶水頃刻間灑在嚴白川白皙的手腕上,慘白的皮膚立即被燙出了一片紅腫。

嚴白川眉頭幾不可見蹙起,抬頭對上怒氣沖天的嚴老爺子,問:“爺爺,霍慕沉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不同意我們入駐e星項目,隻是把兩家公司……”嚴老爺子並不承認自己麵子被打落,冷硬諷刺,強撐一口氣:“霍慕沉這就是在自掘墳墓,遲早會被霍家和我們玩死!”

聞言,嚴白川抬手把茶杯裡最後茶水抿入口中,才淡淡出聲:“爺爺,不如現在就打電話給霍家,畢竟我們兩家現在和合作關係,霍家出問題,我們也要提醒一下霍家早就打算。”

“對,要讓霍家趕緊換霍家繼承人的候選人,最好能讓霍家親自出手對付霍慕沉,那纔是最好的!”

嚴老爺子十分認同嚴白川的話,直接撥通霍老爺子手機。

接到電話時,霍老爺子正在樓下曬太陽,喝著茶,晃著搖椅。

他不耐煩的接著嚴家的電話,問:“什麼事!”

“霍珩,你們霍家到底是什麼意思?霍慕沉今天不由分說就送了骨灰盒給我,還打了我孫子,現在又對我們兩家出手,這就是你教育出來的好孫子!”嚴老爺子提起一口氣說完。

霍珩挑挑眉:“我孫子送你骨灰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