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嫂,你想要和我交換什麼秘密?”陸子衍問。

“你們當初都知道霍慕沉寫過一個關於我的守則,但是我從來都冇見過,我想看一看內容。”宋辭誠懇問道。

聞言,陸子衍笑了,邪裡邪氣的:“這個……你要問三哥,因為我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提供你一點線索。”

“好。”

宋辭答應,她本來就冇想過陸子衍能夠完全告訴她真相,畢竟冇有人可以無條件信任又一個人。

時間會證明,她值得霍慕沉愛她,也會讓他們相信她。

“三哥書房你去過,而且三哥是一個極為懷舊的人,任何事他認定後就不會變!”

“……”

“那麼說,三嫂是答應代言了?”

陸子衍笑得和狐狸一樣,就差直接說‘我算計成功了’這句話。

“幫,不過陸子衍我幫你不僅僅是因為你提供我一條完全冇用的廢話,”宋辭頓了下,仔細思考過後纔出口:“我幫你是因為你,而且m&r強大後,你也可以不用娶蘇雪凝。

上次的事,是我和霍慕沉對不起你,這一次當我賠罪。

當然,也不需要你給我什麼,等會買早飯刷你飯卡。”

叮咚!

她話音剛落下刹那,電梯門開了。

一道亮光擠進來,宋辭邁開細白的腿走出去,白色裙襬隨著她步伐在空中翻飛,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清麗,瀟灑。

陸子衍眸光深深凝睇著宋辭離開的方向,心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

從小混混到華城陸公子,除卻霍慕沉幾個兄弟真心實意關心他,宋辭寥寥幾句話讓他感受到家人溫暖。

他……有家了。

再也不用新年裡獨自混跡在1986裡。

在愣住長達十幾秒後,陸子衍抬腿立即跟上去,和宋辭一前一後走進餐廳:“三嫂,你想吃什麼,隨意買,我出錢。”

“唔……我想一想再告訴你。”

宋辭走進餐廳時,不少接連加班的員工也在排隊吃早餐。

他們看到總裁太太和陸副總一同出現在餐廳,眼眸先是詫異了下,但隨即問好後,就再也冇有做什麼。

在m&r裡,所有員工一視同仁,並不會因為宋辭是總裁太太,就要一出場,所有人退避三舍。

反而,宋辭和所有人都相處得極好,不少員工還開始調侃起宋辭臉頰和唇角上的壓印是哪裡來的呢?

聞言,宋辭回以一個萌萌噠的微笑,什麼也冇說,同所有員工排隊在視窗。

陸子衍在她身後,似有似無的搭話:“三嫂,你為什麼一直想知道守則是什麼內容呢?就算你知道也冇有什麼用,因為你不能改變。”

“就像你讓我當代言人,最後肯定會被霍慕沉ko掉一層皮,你還是會選我當代言人一樣!”宋辭反拗著他話說。

陸子衍語塞,他一定是熬一晚上腦子不清醒,等會多喝冰水再戰宋辭!

“這不一樣,三嫂既然你瞭解我,那你就清楚我找你當代言人,是看中你身上的價值,肥水不流外人田,能利用就利用,就是我本性!”

狐狸本性!

宋辭黑眉挑起,綿密的睫毛翹起彎弧,靜靜等著她前麵的人打完飯菜,不忘回陸子衍:“霍慕沉就是我存在的價值,所以事關他,我都不想錯過一丁點!”

陸子衍噎了噎喉嚨裡的字眼,無法再說一句話。

而剛好輪到宋辭點菜。

食堂師傅見過宋辭,笑嘻嘻的問:“太太,你想吃什麼?”

宋辭食指抵住唇瓣,鼓了鼓起雙腮,隨手指了指幾個菜,細聲細語得讓食堂師傅忍不住多打兩勺,就連帕金森手抖症都在瞬間被治好。

“太太,還想再吃點什麼?”

“麻煩您把剛纔那些飯菜都打包成一個盒子。”宋辭為霍慕沉買好早飯纔開始點菜,點的全都是……霍慕沉平日裡絕對不會讓她吃的,連碰都不允許的甜食!

陸子衍苦哈哈付賬後也隨意打包一份飯菜,隨她走回去。

“三嫂什麼時候能空出來時間?設計稿子都已經交到ak和m&r的相關負責人手中,接下來就等三嫂拍照。”陸子衍簡單陳述了自己的方案。

宋辭想了想,半刻才道:“恩,我建議改成夜間拍攝,更適合e星項目,我隨時隨地都可以,隻要你三哥放過我。”

陸子衍瞬間垮下臉色,完全無法反駁!

“好,三嫂你儘量抽出時間,如果三哥知道一定不會容許你拍攝封麵。”

如果霍慕沉知道他老婆將會被華國還有海外所有人一起看到的話,指不定冇等她開始,就先弄死他!

宋辭點頭應了陸子衍的要求,但回去路上也發愁。

霍慕沉是個大醋缸,如果她真成為代言人,無疑會讓所有人看到她!

她冇有想法,隻是霍慕沉……

可對比來說,熱搜十條有八條都是她,她是一個極具有爭議的人,一半人在說她如天使,一半人說她如惡魔算計彆人,因此流量也大,成為代言人是最快將e星項目推向巔峰的捷徑!

說乾就乾!

怕什麼!

可當宋辭邁回到休息室刹那,腿肚子幾不可見的哆嗦了,慫了。

她把餐盒放到黑色鎏金邊茶幾上,脫下高跟鞋,躡手躡腳的推開休息室的門,探進去一顆小腦袋,望著還平躺在床上的男人,眸子在靈動裡閃過一抹狡猾,又躡手躡腳的蹲到茶幾麵前吃甜甜圈。

等吃完早飯,宋辭低頭看著腕錶時間,半跪在茶幾邊,用簽字筆勾勒出代言形象。

她要選擇一個折中的辦法,既不能讓霍慕沉生氣,又不能失去流量!

無疑,漫畫形象做代言是最好的選擇!

宋辭仔細勾勒著線條,絲毫冇感受到男人邁得越來越近的危險氣息。

霍慕沉看著她跪在毯子上,高跟鞋扔在一側,眼尾挑起,周身散發著冷譎的氣息。

她居然……

男人眼神一瞥,飯盒裡還剩下吃剩下一半的巧克力蛋糕,額筋更是劇烈跳動,性感又狂野。

他不讓她吃,居然敢偷偷吃!

霍慕沉詭異般走到她身後,在宋辭伸手去拿剩下一半的的巧克力蛋糕時,伸手,以一股強烈霸道的氣息,侵略者的姿態撲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