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晌,嚴大夫人唇瓣哆嗦的建議道:“聽三房上次陪老爺子去醫院,見到嚴白川和宋辭一起,他們小時候應該是認識,所以說……我們不如利用宋辭,讓霍慕沉和嚴白川反目成仇,我們坐收漁翁之利!”

“宋辭?”

“是啊!”嚴大夫人點頭如搗蒜,生恐嚴立程再發火,顫顫巍巍的開口:“我聽三弟說嚴白川和宋辭曖昧不清,如果宋辭是因為嚴白川關係出事,或者死了,他們就可以反目成仇。我們成趁機再賣蘇家一個麵子,就能順理成章和ak合作,或者開通更大更廣的海外市場,不是更好?”

宋辭表示:“我何其無辜,再次躺槍!”

嚴立程蹙了蹙眉頭,想起來鶴兒在醫院裡還在等心臟資源,周身散發著更火的怒氣:“宋辭那東西確實該死!”

“是。”

“醫院裡的心臟就是她換回去的!”嚴立程惡狠狠的啐了口唾沫。

“你說我們上次找好給鶴兒的心臟資源就是宋辭換走的?”嚴大夫人一想起自己兒子在醫院裡,半隻腳都踩入鬼門關,精緻的麵容刹那間扭曲到極致,攥著拳頭,新做好的指甲一瞬間被掰斷,當機立斷道:“顧晴佳這個賤人,拿走我們的錢,還不辦事,居然讓宋辭把心臟資源換給一個死孩子身上!

可憐我的鶴兒……”

“彆哭了,你這幾天在老爺子耳邊多說說鶴兒的事,既然宋辭不是想換嗎,就讓她心臟跳在鶴兒身體裡吧。”嚴立程心口也焦慮,出口的嗓音沙啞:“這件事情我們不動手,讓老爺子親自決定,最後能推到嚴白川身上!”

“好,我立馬就去做!”

嚴大夫人攥住拳頭,擦乾眼淚,轉頭踩著高跟鞋朝外走。

她現在最恨的不是嚴白川,而是奪走他兒子心臟的宋辭!

鶴兒就是她待在嚴家的命根子,但凡鶴兒出一丁點事,她都要宋辭受到千萬倍懲罰!

她的鶴兒不能死,就要有一個人當替死鬼,那個人隻能是宋辭!

嚴大夫人倏然拉開門,就見到嚴白川從走廊儘頭走來,美眸裡厲然燃起怒火:“嚴白川,你怎麼來公司?”

嚴白川穿著深黑色西裝,眉峰內韌出冷冽寒氣,語氣卻出奇平易近人,渾身裹著溫潤:“大伯母。”

“你怎麼現在就來了!”

嚴大夫人言語裡透露不友好。

“大伯母,您忘記,爺爺讓我接替大伯父執行董事長的位置,我今天就是過來接替的。”嚴白川唇角勾起溫潤,不急不緩的開口:“大伯母,我還有事就不和您說。”

說完,嚴白川繞過大伯母,連眼角餘光都冇分給她一絲,麵色從容走向董事長辦公室。

他身後還跟著助理,儼然是取而代之的勝利者姿態,邁進嚴立程辦公室。

嚴白川敲門進來,不溫不火,噙著一抹笑意:“大伯父,我來暫代您的位置,您可以放心去照顧大堂哥了。”

這話好似在說:“我是來徹底取代你,從今天開始,你徹底卸心愛執行董事的位置!”

“原來是白川啊。”嚴立程皮笑肉不笑,看向嚴白川步履從容朝他走來,眼仁跳了抹鋒芒:“一直辛苦你在國外照顧爺爺。”

“這都是晚輩應該做的,不是嗎?”嚴白川修長消瘦的身姿立在嚴立程麵前,籠罩出陰影,泛著慵冷氣息。

“現在你突然回來,我怕你不適應,特意給你配了兩個高層在旁邊指導你,我也會每天回來工作,直到你有足夠能力暫時代理公司。”嚴立程逐漸提出無理要求。

嚴白川並不意外,語氣淡然:“好。”

嚴立程眼底掠過一抹驚訝,唇角抽搐幾秒,才僵硬著喉嚨,硬生生擠出幾個字:“就先這樣。”

“何明,先幫大伯父把東西挪走,送大伯父到醫院看大堂哥。”嚴白川清清淡淡的開口,一舉手一投足間帶著與生俱來的雍容儒雅。

嚴立程看著他,內心掙紮幾秒,眼瞧見何明動手把他東西挪走,一絲氣怒壓不住,低吼:“白川,我還會回來工作,你可以先換其他一間辦公室。”

“大伯父,您忘記了,董事長辦公室隻有一間,我搬到其他辦公室就冇有威嚴在了。

您是嚴氏集團董事長,比我更明白有時候坐在哪裡,做到哪個位置,才最能有權威。

現在我是執行董事,這裡才最合適。”

嚴白川抬手摸著董事長一把手的椅邊,淡然的聲音拂落出來,化作利劍,直直刺進嚴立程耳膜!

嚴立程眼瞳深處染起怒火:“是,隻有一間,你先暫時用吧。”

沒關係,遲早嚴白川會從他座椅裡滾出去。

他想起鶴兒還有霍慕沉的交易,咬緊牙關說道:“現在你已經回到嚴家,就在嚴家住,也能隨時隨地照顧爺爺。”

聞言,嚴白川儒雅的麵龐裡泛起一絲肅殺,微挑起右眉:“爺爺說,我更適合單獨住,畢竟剛接手公司,要有很多事情要忙,不方便打擾他老人家。”

“……”嚴立程語塞幾秒,拳頭攥緊捏出咯咯響聲,隻能再矮一句:“霍慕沉之前抽走嚴氏不少股份還有資源項目,這個重擔落在你身上,大伯實在是……有愧對於你!”

“冇什麼,這是我該做的。”

因為,嚴氏集團董事長本來就該屬於他。

嚴立程又看著嚴白川從容淡定坐下來,隻能拉著臉,商量的說道:“嚴家名聲一直掛在熱度上,再繼續恐怕對我們不利和霍家項目合作後的談判不利,不如……”

“大伯父不如直接說霍慕沉交換了什麼條件?”嚴白川溫聲問道,聽不出來半點怒氣。

嚴立程心底鬆懈下一口氣,道:“霍慕沉想擴張霍園,所以希望我們能夠讓出來霍園周圍所有土地所有權,就當是為嚴家,白川我們暫時先答應他。”

嚴白川黑軟睫毛扇起一道鋒利的弧度,漆黑不見底的深眸直勾勾盯著撒謊到心慌,卻還能一般正經在他麵前站定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