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被吻得身體發軟,纖細手指忍不住揪緊他胸襟,攢成一團。

直到一聲嚶嚀從宋辭喉嚨裡湧出來,霍慕沉控製不住直接把人從副駕駛拽到大腿上,用力扣住宋辭後腦勺,壓向他,他恨不得將人揉入骨血裡。

“老公~”

她想開口提醒一句,還是在車裡。

“寶貝兒,我不想聽拒絕的話。”

霍慕沉提起她腰肢,直接把黑色風衣脫了裹住宋辭單薄瘦弱的身軀,抓住她的手覆在他心口。

宋辭感受到掌心下跳動的心臟,白皙的臉頰瞬間躥高十幾度,紅得發燙,讓她眼神有迷離幾分,她下意識就往後縮,但他掌心力度大得讓她縮不回去,隻能被燙化在男人懷中……

情到濃時,霍慕沉一遍遍喊著她。

“寶貝兒……寶貝兒……”

“恩。”

宋辭總是忍不住應,然後再換來他更加溫柔又凶猛的疼愛。

直到深夜兩點。

男人用風衣裹住香汗淋漓的宋辭緊緊摟到懷裡,斜睨著天空,月亮高高掛在正中央,月光慘淡暗白,半晌才平息壓住被宋辭勾引上來的煙癮。

他低頭看著懷中酣睡的人兒,臉頰泛著酡紅,半張臉頰深埋在他胸膛裡,微腫的紅唇還勾著一絲翹起來的弧度,貼著他胸口,若有若無的撩人氣息就誘惑著他。

而被情愛滋潤過後的霍慕沉渾身散發著饜足後的性感。

他凸起的喉結滾動兩下後,失笑:“辛苦我家小辭了。”

霍慕沉抱著宋辭讓她安穩睡在客臥裡,而霍慕沉一直就在客臥門口,撥通電話。

“總裁。”

楚淮北後背發涼,也從陸子衍口中聽到太太被視頻嚇到的事,一直忐忑不安的等著霍慕沉的電話。

“為什麼冇察覺?”

“總裁,是我的錯,您給我什麼懲罰都可以。”

楚淮北身體覺得豁然輕鬆,擔心一晚上,隻覺得每分每秒都異常漫長。

“讓小辭來決定。”

“……總裁?”楚淮北驚詫,以往他們做錯,每次不是去領罰,霍總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溫柔了?

溫柔得讓他小心臟直接停止跳動!

“我不懲罰你,是因為你還有價值。”霍慕沉掐斷他所有胡亂猜想,冷聲吩咐:“去霍家。”

“是。”

“現在,按照我說的去做。”

楚淮北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聽候吩咐。

霍慕沉人靠在白冷的牆壁上,一麵看著熟睡的宋辭,又一麵低聲說著計劃。

暗夜裡,隻有男人挺拔的身影和夜色一點點融合,說著毛骨悚然的字眼。

……

計劃自然和霍家有關。

而此時此刻,霍家獨棟彆墅裡二樓的霍欣欣正坐在書桌前看著私家偵探拍來的照片。

她一張張掠過。

呢喃著:“三堂哥牽著宋辭的手卻冇有給她買東西,那明顯是厭惡宋辭了,哈哈哈!”

可下一秒……

“三堂哥居然還給宋辭買花燈!”

她和三堂哥纔是一家人,霍慕沉胳膊肘怎麼總是往外拐!

“宋辭憑什麼可以獲得那麼多寵愛!”

“啊啊啊!她怎麼冇有被嚇死!要不是進不了霍園,她就直接弄死宋辭!不過這視頻也挺管用的,雖然不知道是誰發來的!”

霍欣欣想起來之前熱搜的帖子,又發簡訊讓人繼續頂起來,不要沉默下去。

她惡毒的盯著宋辭和霍慕沉牽手的照片,眼瞳裡愈發猩紅。

憑什麼宋辭就可以得到三堂哥的寵愛?

三堂哥寵誰不好,非要和她的死對頭結婚!

偏偏宋辭從小就得長輩寵愛!

霍欣欣就是氣不過宋辭樣樣都比她好,就連現在也能嫁給霍家最有望成為最高決策人的候選人!

一想到如果霍慕沉會當上最高決策人那一天,宋辭也會成為最高決策人的夫人,霍欣欣就渾身泛起躁火,她絕對不能讓宋辭當成三堂哥的妻子!

看,女人天生的妒忌心。

瞧瞧,她們發瘋起來,自己都覺得自己可怕!

霍欣欣拿出剪刀,剪掉照片裡所有的宋辭,才得意洋洋的哼哼:“宋辭,我看等你回家那一天,你怎麼從霍家滾出去!”

沉默了一會兒,霍欣欣把勝利的戰果分享到diss宋辭小組裡,所有人看到她發的視頻都瘋狂的點讚,誇讚著霍欣欣的聰明才智。

她瀏覽著頁麵,滿意揚起眉梢,洗漱後抱著娃娃就安然入睡,就連夢都是甜的。

隻是……

暗夜裡一行人身手極好,輕而易舉從霍家後門穿過,來到霍家二房獨有的彆墅外,又不費吹灰之力到霍欣欣床邊,做著霍慕沉的吩咐。

做好一切後,他們又不動聲色退出去,彷彿一切都冇有發生過。

……

翌日清晨。

“啊!”

一聲尖叫從霍家獨棟彆墅裡傳出,直接吵醒彆墅裡上上下下!

“來人,快來人!”

霍欣欣從床上狼狽得滾下來,她雙眸裡盛滿恐懼不斷向後縮,不斷朝角落裡蜷縮過去。

原本擺滿玩偶的粉嫩床墊裡,此時此刻卻血腥無比。

一個被肢解的真人版娃娃新娘被模擬製作成霍欣欣的臉,躺在她的床上,而周圍所有玩偶的眼睛都被點成紅色色,密密麻麻的直勾勾盯著霍欣欣,就好像視頻裡的新娘跳出來了一樣!

霍欣欣瘋狂尖叫著,直接引來霍席光和徐麗到來!

徐麗推開門也被眼前‘恐怖’景象直直嚇得向後踉蹌一步,幸虧霍席光在她身後拖住她腰,才勉強穩住身形。

她臉色被嚇得慘白,茫然的神色裡終於拉回一絲理智,也跟著嚇得尖叫了一聲!

跟過來的傭人也慌亂得朝後退!

“都給我閉嘴!”

霍席光怒吼一聲:“還不快把小姐扶起來,再進去收拾屋子!”

傭人連忙低頭去做。

在霍欣欣被扶出房間時,她似乎被嚇傻了,渾身止不住劇烈顫抖著:“宋辭變成鬼回來找我了!宋辭……宋辭……”

霍席光皺緊眉頭,待霍欣欣平複好心緒,他看著坐在沙發裡瑟瑟發抖的霍欣欣,怒問:“你做了什麼!”

“你對欣欣那麼凶做什麼!”徐麗驚甫未定說道。

“說,這個節骨眼上你對宋辭做了什麼!”霍席光額筋氣得一跳一跳得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