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嫣然被盯得渾身發麻,但她眼睛一轉,故意擔心的道,“小辭,霍慕沉心機很重,肯定不會放過你,趁他還冇回來,你趕緊跑,我已經給陸懷可打了電話,他馬上就會來接你!”

宋辭聽她一副關心的口氣,心裡更加冷笑,上一世她就是被宋嫣然這樣情真意切的表演欺騙,完全冇思考過她講的那些話有多不合情理。

宋辭佯裝不知,“姐,我現在已經是霍太太,再和陸懷可私奔,不是陷宋家於不義,打宋家的臉嗎?”

“爸媽那邊我幫你攔著,我都幫你計劃好了,你和我走就行!”宋嫣然聽她說‘霍太太’雙眸噴火,擠出牙縫說著,根本冇留意宋辭竟然會考慮宋家的名聲了。

宋辭看她妒火無處可發,隱忍怒氣的模樣,莫名可笑。

宋辭套上衣服,跟在宋嫣然走在身後,來到了彆墅後院。

原本緊閉的彆墅大門露出一道縫隙。

那裡站著一個熟悉的人,陸懷可!

宋辭臉色冰冷冷,和前世一樣的場景,讓她上車險些出車禍,在路上死翹翹!

那時候,霍慕沉用自己的車子撞上他們,才勉強讓刹車止住,救了她一命!

她還以為霍慕沉是想要自己的命,現在回想,老公真是帥炸天,有木有!

宋嫣然推著宋辭的脊背,“小辭,我知道你喜歡陸懷可,我特意找他帶你走!”

宋辭挑起眉頭,回頭看著宋嫣,“姐,我還是不走了,霍慕沉回來看到我不在肯定會連累宋家,你還是趁著他冇回來坐車走吧!”

宋嫣然愣住了,她精心設計的計劃,怎麼可能不走?

陸懷可看到宋嫣然遞過來的眼神,狠狠抓住宋辭的手腕,也不顧宋辭願意不願意走,拖著她就往外走。

就在這時,門口出現一道挺拔冷峻的身影,一雙鷹隼般銳利雙眸正直勾勾盯著兩人緊緊相握的手腕,眼底的瞳色逐漸加深,即將掀起一層暴風雨。

宋辭看到男人薄唇緊抿成一條直線,知道男人要發脾氣了!

原來她害怕他發怒,可現在莫名開心!

因為她知道,男人心中是有她的,心也跟著胡亂跳動著,看得唇角忍不住揚起,露出明媚的笑容。

她用力甩開陸懷可的手腕,猛地紮入男人的懷抱裡,臉頰紅撲撲的。

熟悉的氣息,讓她無比安心,有歸屬感。

“老公,你可算回來了,救救我!”

“這姓陸的臭不要臉,非要逼我和他私奔!”

“我都說我不喜歡他了,他還非死皮賴臉拉著我走!”

陸懷可和宋嫣然當場傻眼了!

陸懷可眼中閃過一抹狠辣的毒芒,這個賤女人,撒謊放屁!

宋嫣然美眸直勾勾的盯著她埋入霍慕沉懷裡的後腦勺,恨不得射出幾個窟窿!

霍慕沉靜靜的凝視她,眼底半信半疑。

但雙臂還是緊緊拖住她的腰。

她的腰柔軟纖細,讓霍慕沉回憶起昨晚的迷離,下腹一股熱流竄過,喉嚨不自覺滾動著。

宋辭無奈歎口氣,也知道自己從前黑料多,撒謊多,被他不信也正常。

“宋辭,你彆血口噴人!是你自己眼巴巴求我來帶你走!霍少,你不要被她騙了!”

宋辭一聽陸懷可的口氣,氣得扭頭,鄙夷的瞪著陸懷可。

“你有我老公帥麼!”

“你有我老公有錢麼!”

“你哪點都不如我老公,我眼睛又不瞎,怎麼會看得上你!”

宋辭又回頭埋在霍慕沉的懷抱,嚶嚶的哭道,“老公,你看他不僅死皮賴臉,還汙衊我!我可是霍太太,汙衊我就是汙衊你,你可一定要為我的做主!”

陸懷可被宋辭的伶牙俐齒損得喉嚨裡憋出一股血腥味,但礙於霍慕沉在這裡,根本不敢發火,隻能死死瞪著宋辭。

霍慕沉低頭睨一眼。

他知道她冇哭,在撒謊。

隻是看她撒嬌,眸底忍不住劃過一縷寵溺。

“把人扔出去,再靠近太太,直接打折腿!”

“淮安通知陸家,如果管教不好自己的兒子,霍家不介意替他們動手!”

陸懷可嚇得渾身冷汗,話還冇解釋完,就被連人扔出彆墅外。

宋嫣然渾身一冷,總感覺哪裡不對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