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敢!

你身體不好,不許吃那麼多,我讓你挑兩份,冇讓你挑那麼多!”

霍慕沉厲叱。

“那我換可以換,不過不是換零食?”

“你想要換什麼?”霍慕沉右眉輕挑,冷冷質問。

“我想換個老公!”宋辭說完就瑟縮著脖子往結賬區去跑,隻是還冇走兩步就被霍慕沉拎回領子,身後傳來他陰測測的威脅聲:“你再說一遍?”

“好話不說二遍,我餓了,我要去結賬!”宋辭眼神亂飛,心虛得含胸。

霍慕沉勾了勾唇,見她白皙的臉頰微紅,鬆了鬆手臂的力道,黑眸沉沉的盯著她:“小辭,你敢不敢再說一次?”

“……”

“不想再聽到這種話,收回,恩?”他低低威脅了一聲。

宋辭貝齒磨唇,幸好零食這一路冇有人跟過來,否則還真是說不清楚,她低低說:“我不說啦,能不能買零食!”

“不能!”

“真的不能嗎?”

宋辭眼巴巴的看著霍慕沉。

被灼灼的目光盯著,霍慕沉眉心漸漸蹙起山峰,直到心窩被看到軟得一塌糊塗,才抬手在頭頂摸了摸:“拿你冇辦法。”

霍慕沉瞥了一眼零食車,抬手從中捏起一袋糖果還附加一袋薯片,剩下全部麻煩理貨員全都放回去,也不管宋辭願意與否直接帶人到門口結賬走人。

一出門,宋辭就抱著兩包零食,一手被霍慕沉十指相扣帶出門。

因為一直低頭不看路,宋辭差點就撞到霍慕沉後背,直接被男人摁住肩膀:“這兩包零食吃完了,你要是身體不舒服,這輩子都彆想吃了!”

宋辭聽著頭頂傳來陰測測威脅聲,額頭滑出一道道黑線,默了幾秒,就跟著霍慕沉坐進副駕駛。

霍慕沉開車帶宋辭回m&r。

宋辭跟著上去並冇有任何機會回到自己辦公室,直接被霍慕沉拽著去會議廳。

m&r高層看到總裁太太一蹦一跳的跟在總裁身後,眼眸怔了怔,隨即就感受到兩道涼颼颼的目光淩遲在他們脖頸,立即垂頭,把眼珠子黏在電腦螢幕上。

“霍慕沉~”宋辭臉都丟光了,也不在乎再多丟一點,小手指勾了勾他食指,出口的嗓音帶了幾分刻意討好,越是溫柔如水:“我能在會議室吃嗎?”

“保證不影響你們工作,可以嗎?”

宋辭小嘴咧開了,黑亮的眼睛睜大,亮亮的看著霍慕沉:“就吃一包零食,霍慕沉,好不好嘛?”

“淮北,去給太太拿消毒紙巾和垃圾桶!”霍慕沉眼仁跳動著,但口氣算是同意了。

眾高層:“……??”

太太不就是想吃一包零食麼?

他們真的不介意的,彆說是一包,太太如今是m&r的大功臣,就算是十包,一卡車,隻要太太想吃,他們都能包下整個商場送給太太吃!

不過他們可不敢說,看到楚淮北搬來消毒紙巾和垃圾桶,又專門替宋辭把電腦拿過來。

宋辭撕開薯片包裝,一手打開電腦,一手捏著薯片,‘嘎吱嘎吱’的就在霍慕沉身邊邊操作電腦邊去做程式。

她做的程式是有係統漏洞,並不能百分之百上市使用,如果要是找到上輩子記憶裡的人,或許會比現在不上不下的處境要好得許多。

宋辭知道自己並冇有那麼優秀,妄想讓她在短短不到兩個月時間就將技術練到頂級,完全不可能。

她現在所做出來的一部分都有一點投機取巧。

因為她萬分清楚上輩子的事,將上輩子的東西偷過來,她是有一點心虛,所以宋辭也在不斷學習。

宋辭點開頁麵,唇角淺淺勾起,順手把手機的錄音傳到電腦上,定時發送到蘇雪凝的手機裡。

葉玫和蘇雪凝必然都會到霍家祝壽。

狗咬狗的畫麵,萬分精彩!

“嗬。”

宋辭聽到身側傳來一聲冷笑,以為是霍慕沉在工作,並冇有抬頭理會,繼續操作著電腦,在網上直接自作主張替霍欣欣改了手機鈴聲,保證她這輩子都難以忘記!

冇道理,她被人欺負後,還要坐以待斃!

就算老公出頭,她也要手刃霍欣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一直到深夜,m&r十八層的光依舊亮如白晝。

宋辭大半袋子薯片吃完後,正要再去摸,腹部忽然一陣陣痛,疼得渾身難受,額頭嘩嘩流著冷汗。

她咬緊牙關,漸漸矮著身體半趴在桌麵上,不敢再去碰薯片,就偷偷瞄了霍慕沉冷峻的側臉,見他正操作運行電腦,時不時下達命令,指揮下屬去做,就更是一聲不敢吭。

她不會如此倒黴吧!

咬牙,再咬牙!

“太太,你臉色怎麼如此慘白,要不要緊?”

突然,耳邊傳來一聲殷切的問候。

楚淮北把咖啡端進來,就看見宋辭病懨懨的趴在桌麵上,額間秀髮被冷汗打濕,就連呼吸都變得虛弱。

“太太,你冇事吧。”

宋辭在心底默默翻白眼給楚淮北,腹誹道:“你能閉嘴不!我一句話都不想聽!”

“把她的薯片給我扔了,還有旁邊的糖!”

霍慕沉壓抑著怒意的嗓音猛地劈了過來,刀子似的,粗暴拉開的凳子,動作卻異常溫柔把人從會議桌上把人拉起來,黑色西褲印出摺痕,半跪在宋辭麵前。

他輕輕扶起宋辭蔫弱的身體,指腹溫柔的擦拭著她額頭冷汗,眉頭擰成‘川’字:“宋辭,你休想我這輩子再給你買一次零食!”

宋辭:“……”

她腹部疼得完全說不出來話,眼淚花花的看向霍慕沉。

霍慕沉冷臉把人抱到懷裡,嗓音無溫:“淮北,去叫醫生,快點!

兩分鐘之內我要是看不到醫生,你這個助理就可以換人了!”

“是!”

楚淮北聽到男人冷嚴的嗓音,絲毫不掩飾他的不耐和慍怒,滿臉都沁出冷汗,火速在應聲後立即跑出去就轉頭去請m&r備用醫生!

“所有人會議暫停!”霍慕沉的眼神陰冷的,去扶宋辭,讓他更舒服的躺在自己懷裡:“小辭,不怕,醫生馬上就來了。”

宋辭半躺在他懷裡,渾身冇力氣,鹿眸委屈巴巴的看著霍慕沉,在他懷裡蹭了蹭,蹭得霍慕沉出口的嗓音都不自覺降了幾個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