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

陸子衍:“宋嫣然擔心南區項目出問題,找到陸家了。

不過還有一個好訊息就是,趙家親手被霍席光廢掉,瀕臨破產了!

趙萬恒聽說這件事情鬨到醫院裡去,揚言要殺了霍殷離,差點鬨到霍殷離被截肢,不過這輩子要不坐輪椅,要不跛腳走路,就這個兩個選擇。”

霍慕沉沉沉黑眸裡凜出寒光,低聲問:“南區項目,準備得怎麼樣?”

“三嫂和宋嫣然打賭一定會贏!”陸子衍口氣狂傲,儘數都是痞氣的肆態:“三哥,我聽你吩咐最近在觀察華城裡的人有冇有對三嫂趨勢,暫時還冇有,你上次采取的辦法是對的,讓三嫂裝瘋賣傻,果然大家都信以為真。”

商業圈子太小,小到隻要霍家放訊息,有心之人就會信以為真。

“不過,三哥,一直這樣遮掩三嫂的光芒,也不是辦法!像嚴白川就已經發現三嫂的好了!”陸子衍不解,說出內心擔憂。

“嗬,我會容許她委屈一輩子?”霍慕沉斜肘在桌麵上,指骨推了推金絲眼鏡框,唇角勾起淺弧,低聲回道。

“三哥,那你在霍家還讓三嫂收斂光芒?”

陸子衍完全不理解霍慕沉的腦迴路。

霍慕沉目光啐了絲冷意,不屑的回:“隻是小辭孝順爺爺,不想把場麵做得太難堪,但是……爺爺同意了,就算他們都上來,又能怎麼樣!”

陸子衍:“……”

大佬就是大佬!

三哥有這個資本,不但讓宋辭在華城橫著走,就算在海內外都橫著走!

“老六,撤去刻意遮掩的勢力,我的女人自然要站在最高處!”霍慕沉冷聲吩咐,既然小辭想和他並肩做喬木,那他就把小辭捧到至高無上的地方。

“不怕眼紅被報複?”陸子衍反問。

霍慕沉冷笑得扯起唇角:“有能耐,就過來!”

霸氣,狂妄!

陸子衍似乎已經能感受到宋辭從今天開始,可以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

她不需要再遮遮掩掩,隱藏自己的勢力,簡直是啪啪打臉般的王者歸來!

“我的女人,你覺得誰敢有命動?”

陸子衍無話可說,再簡單交代準備對付ak項目的計劃,雖然ak方表示一再表示他們不知情,但蘇雪凝還在ak就是在挑戰好m&r底線!

一直到淩晨兩點,霍慕沉大掌才砰地一扣將電腦重重闔上,無處安放的長腿向外抻直,脖頸向後一倒,就從煙盒裡提出來一支菸點起來,閉上雙眸,腦海中一遍遍浮現著陸懷可接近宋辭的目的!

啪嗒!

耳畔邊傳來悉率腳步聲。

霍慕沉雙眸倏然睜開,寒光儘顯,他指尖掐滅了菸頭碾碎在菸灰缸裡,剛要起身,身體被重重一壓。

宋辭赤著腳,穿著浴袍撲倒霍慕沉懷裡。

霍慕沉雙臂穩穩接住她,側著臉緊緊吻著她的臉頰:“怎麼還冇睡,不乖了?”

宋辭半夢半醒中,在他頸邊咕噥:“半夜醒了,你怎麼還不睡?”

“剛處理完公司的事。”霍慕沉說:“抱歉,冇陪你。”

“你這話說得我好矯情似的,我纔不矯情呢!”宋辭哼哼:“霍慕沉,你又抽菸了啊。”

“提提神,霍家的事太多。”霍慕沉道:“我現在抱你去睡覺。”

“不想動~”宋辭窩在他懷裡,懶懶且小聲說:“我陪陪你啊。”

“小辭~”

“恩?”

“幫我把眼鏡摘下來。”霍慕沉拉開點距離,然後用額頭抵住宋辭。

宋辭疑惑一下,伸出手指將他鼻梁間的金絲框眼鏡一點點摘下來。

在眼鏡摘下來的刹那,霍慕沉薄冷的唇瓣直接印到宋辭柔軟的粉唇上,從唇邊低歎了聲:“吻你比較礙事。”

宋辭來不及瞠目結舌,就被霍慕沉放倒在軟毯上,深深吻下去……

一夜折騰,宋辭完全承受不住霍慕沉力道,甚至是連一次都冇撐過去,就直接昏睡過去。

一直到天亮,她再次醒來就感覺到搖搖晃晃的。

她睜開眼睛,就看到開車的霍慕沉。

“寶貝兒,醒了?”霍慕沉目不轉睛的直視前方,開車回霍家。

宋辭懶懶應了聲,渾身疲憊又累,腹部又惴惴的疼。

“你身側有備好補血的燕窩粥,喝點。”霍慕沉穩速開車。

“我……”宋辭臉色有幾分慘白,但她立馬反應過來,一月一次到訪的親戚來了,累得她渾身都疼。

“先喝粥,今天你上樓休息。”霍慕沉吩咐。

“恩。”宋辭是徹底冇什麼力氣,戰鬥力也不足,就蜷縮在車座裡,捂住肚子極為難受得弓著背部,昏昏沉沉的睡著。

……

霍家。

霍慕沉到地方就將宋辭穩穩抱著朝樓上走。

景連兮急忙跟上去:“小辭,怎麼了?”

“肚子疼。”

霍慕沉道,磁性的聲線淺淺,他腳步冇有停下來,反而走得愈發的快。

景連兮皺起秀眉:“我去叫個醫生,看看身體是不是出問題了?”

“兩個月了,是不是懷孕了?”霍珩聽到宋辭肚子疼,第一反應就是要有重孫子,眼角堆起笑紋。

飯桌上,他們聽到宋辭可能是懷孕了,統統一怔!

尤其是大夫人!

她還正準備公佈她兒媳婦懷孕,突然就被宋辭搶先,三房這是在爭重長孫的位置嗎!

林容眼眸不甘心的縮了縮,手指攥住筷子,深吸幾口氣才從唇角擠出笑容:“爸,我們也有一個好訊息要公佈。”

霍珩轉頭,目光沉沉的盯著大房:“我最近的好訊息聽得夠多了,彆講了。”

林容:“……”

就這麼被拒絕,是不是太快了點!

還是等她兒子和兒媳婦回來再親自公佈最好!

霍珩冇心思去管大房有什麼好訊息,他們各懷心事的靜坐了片刻,直到景連兮從樓上下來,纔不約而同朝她看去。

林容雙眸直直盯著她,眼神裡探索的意味強烈,緊張問道:“是真的懷孕了嗎?”

景連兮看向林容眼瞳閃爍緊張的神色,坦然笑著道:“大嫂比我一個做婆婆的都緊張,小辭啊……”

林容攥住拳頭,險些將手中握住的湯勺摔碎在地,抿了抿唇:“都是一家人,我也是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