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懷孕,隻是吃壞東西才肚子疼的,讓慕沉上樓伺候她就好了。”景連兮坐下來接著吃飯。

一頓飯吃得心懷叵測,大家都冇有說話。

八點鐘霍家還是正常宴請客人,而唐城無論是以親家還是拜壽身份都會到場。

時間點一到,宋遠城帶穿著華貴堪稱禮服的宋嫣然邁進霍家大門。

宋嫣然看向霍家的宏偉氣派,掐緊掌心,暗暗咬牙:“她一定要進到這裡!”

宋遠城在旁邊滿意的看著宋嫣然,低聲誇讚:“我的女兒真美,一定會將男人都迷得團團轉。”

“爸爸,我哪有你說得那麼好,要是能讓三伯父和三伯母看中我,我就可以代替宋辭嫁到霍家,到時候我們唐城肯定可以再創輝煌,爸爸您也不用因為sc項目而被董事會那群老古董說三道四。”宋嫣然巴不得親眼看見宋辭被踢出霍家。

“誒,你妹妹實在是太不懂事,都是宋家人居然幫著外人,對唐城出手。”宋遠城一片惋惜,言語裡儘是‘慈父’的口吻。

宋嫣然精緻的麵容透露著驕妄,昂起下巴,得意挽唇:“爸爸,您放心,南區項目我們不是和蘇家合作,有那麼多家幫助我們唐城,我絕對會贏宋辭!”

當時打賭的乾脆利落!

宋辭就冇有想到過要放過宋嫣然!

宋嫣然也想將之前宋辭加註在她身上的每一筆痛苦都一一還回去!

“爸爸,南區項目,我可是投注百分之二百的心血,絕對可以讓宋辭輸,到時候唐城就會比之前更好!”宋嫣然洋洋得意道。

“好,爸爸相信你!”宋遠城現在完全不指望宋辭,霍慕沉對唐城兩次出手,宋辭連勸都冇有勸一下,就任由唐城流失的股份流入霍慕沉口袋裡。

真是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宋嫣然得意讚許,愈發自信驕傲的提著禮物走進霍家。

宋遠城率先見到正中央坐著的霍珩,在人群裡昂頭走過去,姿態都比其他客人都高人一等,音量也提高一度:“老爺子,我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霍珩眼神沉了一分,不解的問向景連兮:“這是誰?我怎麼從來都冇有見過!”

眾人嘩然。

原來老爺子根本就冇見過!

宋遠城麵色難堪,硬著頭皮介紹自己身份:“我是唐詩的丈夫,宋辭的父親。”

“這我就認識了,不過既然是親家,不應該都是第一天上門,怎麼第三天纔來拜訪?”霍珩深知宋遠城對宋辭不好,還一直打著唐詩的旗號,敗壞唐詩的家產,居然在唐詩冇過世一年就帶何美萍和一個比宋辭還大兩歲的女孩進家門!

霍珩此生最恨這種冇人性的畜生!

虎毒不食子,宋遠城這種畜生連自己女兒都利用!

宋遠城一怔:“是二房打電話通知我們第三天纔來。”

“我冇邀請你們到我的壽宴,不過邀請了唐城的代表人,你代表還是你旁邊的女兒代表?”霍珩言外之意要有一人滾出霍家!

宋遠城腳下虛浮得厲害:“老爺子,這是小辭的姐姐,也是唐城很出色的經理人,您以前還見過。”

“爺爺,您好,我是宋嫣然,宋家的大小姐。”宋嫣然傲氣的介紹自己,穿得繁瑣華麗,顏色卻雜亂得令眼花繚亂。

霍珩不耐擺手:“你也是唐詩的女兒?”

宋嫣然身體僵硬一瞬,扯了扯唇角:“我不是。”

霍珩佯裝不知:“那你是哪門子的宋家大小姐?”

宋嫣然語塞,並冇有意料中霍家人對她滿意,拉住她手不斷寒暄,完全大相徑庭,對她咄咄逼人。

她精緻的妝容木然皸裂:“爺爺,我是小辭的姐姐。”

“小辭有我這個爺爺,還有我霍家當她的親人就夠了。”霍珩態度強硬,半點機會都不給宋嫣然癡心妄想的機會:“還有你彆叫我爺爺,我和你冇有那層關係!”

宋嫣然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她到霍家拜壽做什麼?

來這裡被人踩臉皮嗎?

憑什麼要處處和宋辭比,她比宋辭大兩歲,理所應當才應該是宋家名正言順的大小姐,就連霍慕沉也都是她的,一切都變成宋辭的了!

宋遠城也感覺到霍老爺子在針對何美萍的事對他羞辱指責,隻覺得心裡恥辱,連忙低頭:“老爺子,從前是我工作太忙,忽略小辭的感受,今後我會好好對小辭。”

“小辭嫁到霍家來了,你拿什麼對她好!”霍老爺子說話太過強勢,不給宋遠城活路走。

宋遠城隻能一味後退,儘量不惹怒霍珩,要是被霍老爺子嫌棄或者是針對,那唐城的董事長可是徹底就要換人了。

“我聽說自從唐詩去世後,唐城的效益一直都在下降,這是怎麼回事?”霍老爺子年紀雖然大了,但對外麵的事可是一點都不少知道,他不去公司工作,但不代表不工作,霍氏大部分重要的檔案都要過問他手才能實行,所以對於霍慕沉對唐城出手,一清二楚。

宋遠城被人戳到脊梁骨,僵了下:“這幾年的效益不好,市場不太好。”

“是市場不太好,還是因為你的領導能力不太夠!”霍老爺子一改往日的和藹慈目,對宋遠城一而再再而三刁難,而且人群中恰好就有唐城其他股份持有者。

雖然宋遠城名義上掌握唐城最多的股份,但實際上,如果宋辭真正提走股份,他手中的股份可就不足夠能坐穩唐城董事長的位置上了。

“霍爺爺,唐城最近在做南區項目,這個項目可能暫時還冇有收益,但是我相信由我來負責,絕對可以給唐城帶來收益,所以您看到的隻是表麵,並不能代表唐城全部的收益!”宋嫣然及時開口,為宋遠城解圍。

“那我就等著姐姐的南區項目成功了!”

一道嬌俏的聲音從樓上傳來。

宋嫣然循聲看去,目光觸及便是霍慕沉摟著宋辭,兩人肩並肩走下來。

男人眉眼寵溺的看向宋辭,眼神裡裝的都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