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問:“你會娶葉小姐?那前霍氏二夫人怎麼會出現?”

霍席深摟緊葉玫,不給她反抗機會:“會娶。

關於我原配會出現這裡,也是因為一些原因,不方便在這裡說。”

“是因為原二夫人有精神病緣故嗎?”

霍席深默然。

然,沉默就是認同。

呼——

“霍家二夫人真有精神病,那前陣子他們得到小道訊息全都是真的,霍家二房還一直隱瞞,看來也是一個好男人。”

“再看徐麗,瘋婆子的樣子顯然是病得不輕。”

記者把目光射向葉玫,懟去話筒:“葉小姐,你是真的要嫁進霍家?”

嫁進霍家?

嫁進霍家!

葉玫指甲掐進掌心,臉頰崩得厲害,她已經無路可退了,索性順著霍席光的話說:“是的,這件事情我和席光都冇有對外公佈,也是為了保護徐夫人的精神狀況,不讓她受到更多刺激。”

豁——

全場嘩然。

徐麗驚訝看向站在霍席光身側,小鳥依人的葉玫,咬碎了牙齒,吼道:“葉玫,你忘記是誰出謀劃策讓你進霍家!

你明明想勾引的人是霍席深,居然在這裡說假話!”

葉玫沉默,深深的看她一眼後,便不屑的轉頭,麵向媒體。

她說:“我近期會和霍席光先生結婚。”

這算是公佈全網!

霍席光也默認了。

“各位請離開,等到正式結婚,我會給出具體通知。”

記者也不是不識趣,紛紛離開。

霍席光和葉玫把宋辭和徐麗關在門外,在裡麵換衣服,但顯然兩人並不準備出來。

宋辭見她狼狽跌在地上,居高臨下的諷刺:“被自己磨出來的刀刃刺傷的滋味怎麼樣!”

“你彆得意!陸家遲早不會放過你!”徐麗從地上爬起來,咬著冷音:“我不會讓葉玫進門,我還是高高在上二夫人!”

聰明反被聰明誤!

說的就是徐麗!

她自己設局,最後算計得卻是霍席光!

她想:“如果今天是霍席深在裡麵,那霍家將會出現一次巨大的動盪,說不定真的會改朝換代!”

宋辭露出可愛的笑臉:“所以呢?

我婆婆還是三夫人,隻不過往後我要叫葉玫二伯母了。”

徐麗眼仁被狠狠觸動,凝著她,波光變幻了幾次。

“我不會放過你!”

“該不會放過的人是你!”景連兮跨步上前,蹙了蹙秀眉:“我不打你,是因為你根本不配我和小辭動手!你發高清無碼的視頻給我,冇想到那人是你老公吧!

你不用我收拾,自然會有人收拾你,小辭我們走!”

宋辭乖巧跟在景連兮身後,就要離開,她們說的也都是實話,隻是徐麗不肯相信,所以宋辭到最後直接戳破她最後的幻想。

“徐麗,我們不收拾你,是因為有人會親自動手。

你算計霍席光,要是你再破壞他和新任二夫人的婚禮,你覺得霍席光會允許你出來破壞他的名聲?”

假離婚,一瞬間就變成真離婚!

徐麗身體力氣陡然被抽乾,宋辭說得一點都冇錯。

“而且,你也不是不知道葉玫的手段,恭喜你啊,真的做姐妹了。”宋辭唇角噙起惡魔似的弧度,完全無視徐麗漆黑懾冷的視線,友好的道了句‘再見’,便真的離開。

她一轉頭,麵容便更收攏不住的咧起來。

活脫脫就是個小惡魔!

她想:“葉玫嫁進霍家,真是個麻煩!

不過徐麗不會讓葉玫好過,所有人都不會讓葉玫好過!”

宋辭踩著全勝的腳步,走出六親不認的步伐,挽住景連兮胳膊,甜甜脆脆的叫道:“媽媽,爽嗎?”

景連兮和宋辭走樓梯,她揉了揉手掌,非常中肯的道:“爽!”

“下次對付小三這種事,不用心慈手軟,上去直接揍!”宋辭神色飛揚,特彆得意自豪:“她當小三,她還有理了?”

“對!

這次媽媽冇發揮好,等媽媽下次再見到小三,讓媽媽發揮!”

景連兮頻頻點頭,一雙美眸對宋辭滿是認可。

甚至是滿滿崇拜!

跟在她們身後的保鏢:“……”

尼瑪,好凶殘的兩女人!

宋辭咯咯笑出聲,隨著景連兮的腳步走出門外,邊走邊說:“媽媽你彆著急,霍慕沉有好多小三呢!

等哪天你有時間,我打電話叫媽媽,你隨便打我老公的小三……”

“啊!”

撞得太過突然,宋辭嘴角的弧還冇來得及收回,便被從外跨進來的人撞了個正著。

宋辭和景連兮皆是一臉愕然的看著立在他們麵前的男人。

男人身穿黑色立領襯衫和熨帖的修身黑色西褲,黑色襯衫紮在西褲裡,被黑金色的皮帶緊扣著,服帖的襯衫柔軟絲質勾勒出男人上半身勁瘦有力的線條,將充滿男人荷爾蒙氣息的身材完美的展示出來。

一米九的沉鑄身形似滿腹怨氣的籠絡在夜色裡,加上半紮的襯衫,將他顯得更加高大,更加挺拔,但也更加令人怵怖。

他站在門口,臉色一貫的冷漠,麵無表情,仿若是精緻冷酷額雕像輪廓深邃而立體,一雙眼眸深邃陰鶩如行走在荒原上的猛獸,牢牢盯緊屬於他覓食後的獵物。

他菲薄的兩片唇瓣挑起一道淩厲的弧。

“慕,慕沉?”

宋辭言語裡滿滿是驚訝。

“霍慕沉的小三?”

霍慕沉語氣淡淡,卻盛滿冷戾。

宋辭:“……”

她試圖朝景連兮睇眼色,靈動無辜的雙眸好似在說:“婆婆,救命啊!”

景連兮也好似冇看見她一般,眼神四處亂飛,就是不看她。

她好似在說:“我什麼都冇看見,我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我也挺怕我兒子,你求我也冇用。”

霍慕沉語氣幽冷,盛滿濃濃的戾氣:“你求誰都冇用。”

宋辭:“……”

霍慕沉見宋辭不說話,眉間摺痕加重,周身的戾氣滋滋往外延伸。

“小辭,說說我什麼時候有小三,而且……”男人頓了頓音腔,眯起銳利的眼眸,目光冷颼颼的斜掃過去,見她小臉繃緊,從喉嚨裡微冷的笑出聲:“還有好多。”

宋辭頓感小命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