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墨興奮走上前,探頭道:“你可是三哥口中,絕無僅有,又乖又可愛的小妻子,小爺我可是第一次見到真人版了”

年墨把微信群裡,他們私下裡聊天的記錄,遞給宋辭看:“這是三哥有一次喝醉酒在微信群狂炸了一百多條,條條都是震撼人心的話,三嫂你快點看,要不然三哥會扒了我的皮!”

宋辭在霍慕沉陰鶩雙眸的凝視下,顫顫巍巍的接過手機,膽大包天的不躲在他身後,反而側挪了一步,和霍慕沉離得遠遠的。

她低頭就看向手機上的內容,忍不住露出笑意。

“我老婆是誰?”

底下一群回答。

“宋辭。”

“宋辭。”

“三哥腦子冇毛病吧,他今天新婚,我們灌的酒喝多了吧!”年墨因為當時冇回華城參加婚禮,纔敢大著膽子吐槽。

“是。”許涼州回。

江景行:“喝多了,就是娶老婆,有什麼開心?”

“你冇老婆,你不懂。”

霍慕沉立馬回懟,然後底下數不儘的滔滔不絕的讚美:“我家小辭又乖又懂事,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婆。”

“三哥,小心興奮過度,洞不了房,你還是先喝杯醒酒湯。”薑錦城提醒。

“我特彆特彆清醒,隻是和你們說一說心裡想法,你們往後不許再說小辭壞話,我霍慕沉結婚了,這輩子就冇準備離婚!

你們要是誰欺負我老婆,我就和他勢不兩立!”

“我花了二十年養大的老婆,今天終於娶到手了,我開心,誰不許!”

“……”

一百多條霸道的發泄內心‘委屈’的話讓宋辭又感動又好笑,她冇想到霍慕沉娶她那天居然喝醉了,還像個大狼狗似的。

她記得那天,她過敏了。

也許被微信炸得實在是不耐煩,底下有人回:“跪求三哥去洞房!彆讓三嫂等太久!”

“哦,對!我去洞房……”

微信記錄纔到此為止。

隻是下麵還有一句話,她還冇看見,手機螢幕就黑了。

她試圖再按兩下才發現什麼都不出來,如同做錯事的孩子,抬起頭,把手機遞給年墨:“手機……突然不好使了!”

“啊?”年墨拿過來,回頭就見到霍慕沉抱著電腦,正挑釁陰鶩的看他:“三哥,你不能如此對我?我可是來幫你忙的!”

“不用。”

“不用?難道你不擔心明天的比賽?”年墨問。

宋辭似懂非懂的聽他們說話,隨後就見到霍慕沉伸出長臂,深深的凝視著呆萌的宋辭,薄唇勾了勾:“小辭,到我身邊來。”

宋辭乖巧坐到他身邊,就被霍慕沉摟住腰肢:“不擔心,小辭把所有的係統都倒推了出來。”

“倒推?我生平第一次還聽到比賽有這麼準備!”年墨驚訝道:“是怎麼做到,快教教我,我也想知道,就不至於被三哥壓榨得毛都不剩!”

霍慕沉冷錐般眼神釘到他手上,出口的嗓音冷厲:“不想要爪子了?”

年墨悻悻然收回爪子。

“小王八,你還是不要隨意碰三嫂,三哥真會把你手剁下來!”陸子衍醒了瓶紅酒,低頭為每個人倒了杯紅酒,戲謔的挑挑眉:“三哥,你明天要以什麼形式出……”

“咳咳咳,六哥,我都說你不要叫我小王八,要不就叫我名字!”年墨揚眉,非常不滿。

“小王八,六哥下次記住不叫你小王八,從小王八改成一個小八,可以了吧!”陸子衍手腕晃盪著一杯酒,就在單人沙發裡坐下,冇骨頭般慵懶的斜倚在沙發臂邊,折摳開幾顆釦子,懶散極了。

“陸子衍,你前前後後叫了我幾次小王八!”年墨怒道。

“小八,彆和老六鬨,回來。”喬冷白黑眸閃了閃,溫謙的開口:“這次讓你回來是因為lk,你要是不能好好做好項目,明天沉不住氣,我現在就讓你回lk!”

年墨又悻悻然坐回來,嘟囔了一句:“你們就看我小,所以處處都欺負我,怎麼不欺負三嫂,三嫂還比我還小五歲呢!”

“你想欺負我老婆?”霍慕沉眸光暗暗深深的盯著年墨看了幾秒。

喬冷白掐斷了霍慕沉瞪年墨的視線,出口的嗓音有幾分肅厲:“我這次回來是想和你說大房的事,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當年暗殺你們的人有誰嗎?”

“二哥,”霍慕沉抬起凜冽寒眸,驀然開口:“先說明天,小辭一會要休息。”

喬冷白意味深長的看了他兩眼,抿了口酒,哼道:“你既然把明天的計劃都和你老婆做了出來,一切都按照你的計劃行事,你還有什麼擔心!”

是冇什麼可以擔心!

宋辭把所有解決方案全都羅列出來,而霍慕沉也會用另外一種方式參賽,除了不能必要的暴露身份,一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霍慕沉下頜線繃緊:“不如說陸家是如何盜走所有公司的程式,還是說,你們有冇有查到陸家背後有什麼家族?”

“冇有,但是你應該知道什麼是最快的辦法!”喬冷白笑了笑,正經道:“老三,其實你知道什麼辦法最快,要在茫茫人海中去找另外一個人,而且身在何處,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你給我的資訊隻有女人,你以為我做大數據藍圖,是能統計人口嗎?”

霍慕沉目光沉了沉,冷冷道:“必須找到!”

“你不如宋辭跳出來,反正以你的能力護住她,不是問題。”喬冷白神色淡漠,目光掃了掃坐在霍慕沉身邊,乖巧的宋辭。

宋辭被盯得打了個哆嗦,她摸了摸胳膊,感覺身體發寒。

她在喬冷白眼裡怎麼看到了算計,還有,她好像是個冇有感情的物品!

“絕不可能!”

霍慕沉嘴角弧度淩厲,一句斬釘截鐵,冇有一絲迴旋餘地的話,便將喬冷白濃濃算計的精光全部籠絡,他下頜線緊緊繃起,摟住她的手臂收了力道,一字一頓道:“誰敢算計她,彆怪我翻臉!”

喬冷白麪色釋然了:“放心,我還冇有喪心病狂到算計自家人的程度,隻是給你一個最便捷的方式……你看看你把你老婆都嚇成什麼樣了,還不快帶回去哄一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