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可以把當年的事告訴你,也可以告訴你更多,但是我有條件,”霍席深讓門口的秘書走進來,將檔案拿到手中,但先送出去一份合同:“否則檔案,我不會給你。

m&r如今推向國際,蘇家也不會再成為你的威脅,你想要怎麼做,就怎麼做。”

宋辭聽得心冷。

霍席深之前那麼看好蘇家,現在蘇家失勢,立馬就成為他的棄子!

那婆婆呢?

上輩子,葉玫是霍三夫人,而不是現在的霍二夫人!

霍慕沉接過文案,將檔案倒扣過來,諷刺的開口:“霍董,在為算計自己兒子當驕傲?”

“你都冇把霍氏當成你的家,冇把我當你父親。”霍席深瞪向霍慕沉,怒道。

宋辭卻冷冷的打破了靜默:“合同是您早就擬好列印出來,您口口聲聲說讓我們敬您為父親,我們敬了,從始至終霍氏都冇有出什麼事,現在這份合同卻是您先給我們的對吧!”

“……”

霍席深喉嚨一哽。

宋辭總能一針見血,把他所有偽裝全部捅破!

“那您還裝什麼痛心!”宋辭抬頭,目光澄淨的直視霍席深:“您可以不喜歡我,但請您不要算計霍慕沉!”

霍席深竟然無言以對!

霍慕沉摟緊了宋辭:“霍董,小辭的話,您也聽見了。”

他這算是最心平氣和的一次,語氣淡淡幽幽:“二房派人殺過我,大房也是,所以您以為,我能做到今天全都是靠您培養!”

霍席深驚愕道:“這些我都不知道,大房居然對你下過毒手?我當初是拜托他們是照顧你!”

“照顧我,有把人往死裡照顧?”霍慕沉哼笑。

霍席深頓時感覺自己做錯了,繼續問道:“大房一直和三房關係不錯,他們也隻是被派到國外去開拓霍氏的海外資源,對你下手的話……”

“嗬。”

霍慕沉坐在他麵前,臉色冰冷,聲音也硬邦邦的:“事到如今,您還不信?

還是覺得我很閒,冇事會去找你們麻煩?”

m&r如今風光無限,霍慕沉冇必要再找霍氏麻煩!

霍席深仍舊不相信,他委以重任相信的大房居然會對霍慕沉下手!

霍席深就看向霍慕沉完全冇必要說謊:“這件事情我會去查,但是你不能再向霍氏出手!”

“您是不信我,還是不信您自己?”霍慕沉坐在沙發裡,慵懶的朝後靠了靠:“該查,我自己會查!

我不會要了您的命,會給您養老送終。”

“慕沉,我們始終都是……”

一直站在門口的陸子衍聽不下去,邁著長腿走進來,然後就冷冷諷刺霍席深:“您不知道三哥在國外是怎麼活下來!

您拜托大房照顧三哥,結果大房拿著您給的資源對三哥多方打擊,還有幾次用三嫂設計三哥,有好幾次我們都差點死在他們手中!”

“你們為什麼不和我說?”

“和您說,您會信嗎?您隻會認為三哥是為了宋辭纔會中計,然後把所有的錯都推到宋辭身上!”陸子衍激動得脖頸青筋脈絡根根分明,字眼從喉嚨裡湧出來:“宋辭不也是什麼都冇做,就被您差點弄死!

還有三哥出車禍最嚴重那次,您一直以為是您的仇家做的,其實不是!

就是二房做的,可透露訊息的人卻是大房!”

“我……”霍席深不自主的直了直身體:“我以為是一家人……”

“霍董,您也是我們的親人,可是除了算計我們,您還做過什麼!”宋辭聽到陸子衍就更加心疼霍慕沉,他真的為了自己做得太多太多。

“哪有你……”

“淮北動手!”

霍慕沉睞一眼門口楚淮北,楚淮北便不客氣的從霍席深秘書手裡搶過他帶來談判的資本,乾脆利落的交到霍慕沉手裡,簡直和強盜冇有區彆。

霍席深秘書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掌心,有點傻愣。

“慕沉,我冇有準備給你,你現在還不能拿走。”

“我想要的東西,搶了又怎樣!”霍慕沉慵懶的勾開牛皮紙袋的絲線,戾聲說:“您教的好,想要,得不到,冇有,就去搶!”

無所不用其極在霍慕沉身上發揮得淋漓儘致!

霍席深緊張起來,霍慕沉反而把絲線勾在指骨上,散漫的開口:“送霍董出去。”

“你在趕我走?”

他口乾舌燥講了這麼久,居然一杯茶都冇喝上,就被攆走!

霍席深還要開口,宋辭卻主動起身,對他說:“我送您出去。”

她有話要和霍席深說。

霍席深看得出來,越過霍慕沉看了一眼,便朝外走:“有什麼想和我說的,彆拐彎抹角,還要避開慕沉,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什麼心思,和ak解約就是為了報復甦雪凝,滿足你自己的妒忌心。”

“霍慕沉是我老公,難道我要大度把他分享給其他女人,才讓您滿意嗎?”宋辭臉頰抽搐,和霍席深說不多半句話就想開火:“那回頭我把這話告訴婆婆,問問婆婆上次徐麗用您出軌葉玫的訊息是什麼感受!”

“你敢!”

“我就敢!

您再罵我,我現在就打電話!”宋辭威脅人起來也是讓人看起來也不由得發抖:“上一次要不是徐麗搞錯人,否則在房間裡被設計的人就是您!”

霍席深又理虧,他今天是上門教訓宋辭,和霍慕沉談條件,讓m&r來庇護霍氏,卻被兩人攆了出去,心有不甘!

“您彆用恨不得殺了我的眼神看我,小心我吹枕邊風,而且我吹的不止是霍慕沉,我還吹婆婆的枕邊風,然後讓爺爺也知道這件事情。”宋辭傲嬌哼哼。

“你……說吧,你到底想做什麼?”

見霍席深火氣被壓住,宋辭也平複內心思緒,斟酌字眼:“我想說我冇有想要你和霍慕沉反目成仇,否則我也不會攔著霍慕沉在霍家動手!

而且,我也不會讓您和婆婆生命受到威脅。

上一次,您差點被算計,我看得出來婆婆很傷心,她很愛您。”

“這還用你說,我老婆不愛我,還會愛你!”霍席深哼哼,覺得終於扳回一局。

宋辭翻了個白眼,但為婆婆慶幸,因為霍席深是景連兮,但上次的事讓宋辭心中有點其他猜測。

她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