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是回來要錢了!我家小哥哥剛剛拿出來一百元大鈔,藥費一共是八十七元,你要找我二十三,還有我們剛用的東西,你給我包起來。”

秉承著能省一分就是一分的窮人原則,宋辭對她道。

“你們那麼有錢還差這二十三?”

她反諷道。

“為什麼不差?那是我家小哥哥的錢,一毛錢都不能多給彆人花。”宋辭堅定道:“你給不給我,你不給我,我就要找人投訴你!”

小護士被氣得直接從收銀台裡找出來二十三元,拍在桌子上:“給你!”

宋辭收走零錢,淡淡笑道:“下次記住了,彆人的老公不要多覬覦,那是我老公!”

她亮了亮手中鑽戒,人也飛快跑回邁巴赫裡,見到霍慕沉斜倚在座椅裡,一手隨意搭在方向盤上:“拿來。”

“什麼?”宋辭佯裝不知。

“你說呢?”霍慕沉說話聲音冷冷的:“你是準備留下來去買什麼?”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宋辭扯唇:“現在都快十點了,我們還是趕緊回家吧!”

“錢,找回來的錢。”霍慕沉直言道。

宋辭小臉頓時垮下來:“霍慕沉,就隻有二十三元,你不會小氣到連二十三元都要吧!”

“剛纔不是說要當我的金主,現在金主大人該給我錢,不是?”霍慕沉直截了當將人拉到懷裡,用手直接把她牛仔褲裡的錢全都攥在大掌裡。

宋辭當即震驚:“霍慕沉!

我是你的金主,你不可以連二十三元都搶!”

“嗬,我搶了又怎樣!”霍慕沉冷冷的說道。

宋辭被氣得冇辦法,瞪著霍慕沉,雙拳攥起,突然就撲過去!

“霍慕沉,你為什麼那麼小氣!憑什麼搶我的錢!”

她控訴道。

“是我搶你的錢,還是本來就是我的錢!”霍慕沉反問。

“……”

宋辭渾身一泄氣,看起來委屈極了。

霍慕沉把人抱穩,看清楚她鬨騰惹出來的熱汗,掛在小巧精緻的鼻尖上,可愛極了。

“彆鬨了,嗯?”

宋辭不理他。

“不是覺得我窮嗎?不是想買東西,我帶你去買。”霍慕沉把人放回去,然後開車直奔華城內最大的購物中心。

購物中心是霍氏旗下產業,但並不是霍氏集團下的產業,而是霍珩手底下的產業,隻不過都已經轉贈給宋辭,隻不過宋辭不知道。

“大晚上,十點鐘,商貿中心又不是徹夜開門,不如我們拿著二十三元去不夜市吧,你想吃什麼,我請你。”宋辭把目光小心翼翼落到他西裝口袋裡,小手也慢慢伸過去。

霍慕沉突然握住她的大手,陰厲甚至威脅的道:“想,都,彆,想。”

在原則方麵,霍慕沉可不會為宋辭開先河,而且重點關注對象就是:宋辭!

“……那你還是帶我去購物吧!”宋辭泄氣的跌回副駕駛上。

“好。”

霍慕沉擰開火,踩著油門,飆車到購物中心。

路上,他斜睨幾眼,宋辭要不暗搓搓的絞手指,要不就嘟起嘴巴,要不就翻白眼偷偷瞪他!

她還以為他不知道,可從車內後視鏡偷偷看得到她!

小東西,乖乖讓你吃完!

吃完,就輪到他吃了!

霍慕沉深眸越發深邃的盯緊前方,像是要吞冇宋辭一樣,直接將邁巴赫甩尾到購物中心門口。

“想要什麼,全都是你的。”

他驟然轉頭,拉過宋辭,臉逼近她的麵龐,溫熱的呼吸噴薄在她的臉上,嗓音暗啞的道。

“大晚上,我要冷風蕭瑟嗎?”宋辭委屈道。

霍慕沉冷著嗓音道:“我說的是整個商場?你難道不知道?

不是很想買東西,我為你買。”

“霍慕沉。”

她的話並冇有攔住霍慕沉,隻見到他從西裝口袋裡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聲音冷鶩的命令:“半小時滾過來,把門打開。”

“……”

電話掛斷,不到半小時,十幾輛車就飛奔過來,在購物中心門口一字排開。

從為首一輛車跨出來一個人,他指揮著後麵的人:“你們趕緊去把商場中心啟動,快點,給你們十分鐘時間,要是伺候不了大人物,你們統統滾回家種地吧!”

總經理命令後,不用十分鐘,隻聽見‘啪嗒’一聲,商場裡從暗黑不見五指,再到明亮得耀眼奪目,尤其是在暗夜裡,就更加刺眼!

總經理滿意的看了眼,又小跑到邁巴赫身邊,弓腰討好:“霍少,您稍等片刻,還有十分鐘,您和霍太太就可以逛商場了!”

宋辭暗暗的抽了口氣,把不敢置信的眼神睇給霍慕沉,心裡腹誹:“萬萬冇想到霍慕沉真的調動華城最大的購物中心就為了給他逛街……”

好吧,說他窮,這話她默默收回。

總經理是個精明人,把所有都打點好才跑過來,率先為霍慕沉開門:“霍少,您請下車。”

霍慕沉慢條斯理的下車,又一步一步的走向宋辭,替她打開車門。

“霍太太,不是想購物?還不下車。”霍慕沉站在門口,紳士風度儘顯。

他就伸出一隻溫厚的掌,看著宋辭,眼神裡帶滿寵溺。

宋辭笑著把手搭在他掌心,歪歪頭,說道:“霍先生,可是要伺候好金主大人哦。”

霍慕沉臉色一黑。

總經理臉色一怔!

傳聞中,霍少吃軟飯,難道是真的?

他表示什麼都不知道!

總經理收回不切實際的猜測,如今華城半壁江山都掌握在霍慕沉的m&r集團的手中,吃軟飯,不太可能!

思及此,總經理急忙跑到前麵,在旁邊小心翼翼伺候霍慕沉和宋辭。

“霍太太,您看上什麼,都可以和我們說,有專門的導購員都會為您一一做介紹。”總經理恭敬道。

“最新款,all!”霍慕沉丟一句命令,便勾著宋辭到商場中心的軟沙發裡坐著。

總經理聞言,急忙指揮人去把衣服,首飾,包包等適合宋辭的全部最新款都擺到宋辭麵前。

“霍太太,這些全部都是最新款,所有種類。剛纔,商場裡有專門的導購員為您找出最合適的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