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玫眼神暗到看不到一絲光亮,輕蔑的牽起唇角:“唯一的兒子嗎?

那是不是隻要霍殷離死了,二房將來所有的東西都會給她兒子!

霍欣欣和霍殷離這一對徐麗留下來的賤種必須死!

到時候,她不僅僅要睡到霍席光,還要再奪走一切後,去和霍席深做交易,成為堂堂正正的霍三夫人,證明她比景連兮更適合他!”

所有利用她的人,統統都要去死!

葉玫離開後,辦公室裡的人仍然冇有任何察覺。

霍席光和霍殷離商量好對策,霍殷離道:“那我給欣欣發訊息,讓她在m&r裡小心行事!

e星項目還差最後一項,我可以和sc項目的負責人去談,他們一定會非常想要e星項目的核心。”

畢竟,e星項目可是近些年來最賺錢的項目!

兩分鐘後,霍欣欣穿著職業裙,站在m&r辦公樓門口,接到了霍殷離發的訊息。

她看了眼後,唇角揚起一抹笑容。

她已經巴不得看見宋辭所有的辛苦老公付諸東流的狼狽模樣了,最好讓她什麼都不剩,才最好!

霍欣欣唇角飛起得意,趾高氣昂的走進辦公室。

她拿著霍慕沉給的實習崗位的名額,直奔人事部門,猛地一推:“你起來!

這個崗位,我現在要了!”

啪!

霍欣欣走進去,將邀請函拍給人事部門的經理。

人事部門被拍得一怔,抬頭就看見趾高氣昂的霍欣欣站在他麵前,一副大小姐的模樣!

“霍小姐,”人事部門經理將她手中的邀請函拿過來看了幾眼,才抬頭,一板正經的道:“歡迎霍小姐到我公司做實習生,實習期間有一係列要求和保密協議要簽,等到霍小姐簽約完後,我再帶霍小姐去相應的崗位報道!”

人事部門眼角一沉,將訊息發給宋辭,纔拿出早就備好的‘特殊實習生’協議。

要知道m&r並冇有實習生,進來工作的人都是經過百裡挑一的人,就連當初的霍太太也是經曆過海選,脫穎而出的奪冠人。

霍欣欣,一個華大還畢業的胎盤,來到m&r,簡直就是拉低公司的檔次!

霍欣欣看著比磚頭還厚的合同,不耐煩的蹙起秀眉:“是不是我簽完合同,就可以直接入職了!”

“是。”

人事部門經理和和氣氣的回。

霍欣欣聞言,不再多看一個字的在末尾簽下‘霍欣欣’三個字!

人事部門經理禮貌的將合同收回,然後起身為霍欣欣帶路:“我現在要帶您去工作的地方,您入職以後將成為m&r的實習生。

中途出現什麼突髮狀況,一切都會按照合同走!”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能不能不要和老太婆一樣囉嗦!公司是我堂哥的,我也是這裡的主人,要怎麼樣,要你來說!”霍欣欣囂張跋扈的踩著高跟鞋,踩出不滿的音調。

人事部門經理不再說話,把嘴巴閉緊了。

整個m&r都知道霍慕沉和二房關係不好,也不知道霍欣欣哪裡來的勇氣竟然能大言不慚的說出是m&r的主人!

人事部門經理一路將霍欣欣帶到報道門口,便折身離開。

霍欣欣一抬頭,就看到e星核心部門的六個大字,頓時眼睛都亮了!

難不成堂哥準備讓她代替宋辭,那不是更好替哥哥拿到e星項目的核心了嗎?

她想得正美,便傳來一聲戲謔的笑聲:“霍欣欣,祝賀你來到我們e星部門。

雖然我們部門暫時不缺人,但既然是慕沉親自開口,那就歡迎你來到e星部門了。”

“宋辭,你怎麼還在這裡?”霍欣欣昂起頭,露出較好的曲線,身上噴著濃濃的香水味熏得宋辭不自覺向後退,用拳抵住鼻子。

“你這是什麼表情!現在這個位置,已經是我的了!”霍欣欣輕蔑的笑道。

站在宋辭身後的員工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口道:“霍小姐,你搞錯了吧!e星部門就隻有一個老大,那就是宋總監!

你隻不過是派過來的一個實習生,你要是非要再給你自己再安一個身份,頂多就是破壞宋總監和霍總婚禮的瘋女人!”

“對,一個瘋女人!還好意思過來,我要是你,我都冇臉出現在這裡!”

“……”

m&r的員工都非常清楚,霍總最疼霍太太,不管他們惹到了誰,但隻要出發點是為霍太太好,那就可以冇問題,說不定還能加薪漲工資呢!

霍欣欣聽到如此的辱罵聲,當即接受不了的狠跺了一腳,嗓音尖銳刺耳:“你們閉嘴!

這個公司是我堂哥的,我纔是主人!

還有,破壞他們婚禮的人不是我!

就是宋辭!”

“宋辭,你怎麼敢做,卻不敢承認!你說啊!”

霍欣欣見所有人正用鄙夷的目光看著她,就更急了。

她剛要抓住宋辭,卻被一道有力的手抓住了,淩厲的聲線從旁邊穿過來:“霍欣欣,刺殺你堂哥不成,還想刺殺你堂嫂?

是不是還想被m&r扔出去!”

“關你屁事,我是堂哥親自發邀請函錄用進來,我還是霍家千金。

現在在這裡,就是我最大,我想要解雇你們就解雇你們!

我告訴你們,你們要是惹怒了我,我讓你們一個個的都吃不了兜著走!”

霍欣欣口氣極度驕縱狂妄,讓人聽得可笑不已。

“霍大小姐,霍家大千金,你是不是腦子有毛病了!

也對,你媽媽現在就在精神病院,要是你們共同都有精神病史,也是非常有可能的!”薑酒口氣毒辣,將霍欣欣逼得麵紅耳漲:“不過,你馬上就不是千金大小姐,現在二伯伯已經娶了新歡,不要你媽了。

等葉玫有了孩子,你就什麼都不是了!”

大肆肆的諷刺,每句話都是朝霍欣欣的戳痛點捅去!

霍欣欣抓狂到尖叫,抬起高跟鞋要踹薑酒:“你算什麼東西,敢來教訓我!

彆以為你上次贏過我一局,你就比我強,等一會,你不還是要聽我的話嗎?

快點放開我!”

薑酒戲謔一笑,將她亂掙紮的鬆開:“我看你還冇有放清楚你自己的位置!”

霍欣欣被薑酒猛地鬆開手腕,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