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欣欣說得讓霍席光不得不相信,畢竟之前和葉玫在一起的時候,霍席光聽到的名字是霍席深!

葉玫卻哭得更加淒慘,道:“席光,我知道你也誤會了,如果你們都不相信,我就離開。隻是……媒體那邊還要澄清。”

一聽到媒體們都在抓住這段新聞當做吸引人的眼球,霍席光猶豫了。

他好不容易纔讓霍席深有點緋聞,絕對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必須要讓霍席深從那個位置上下去,他要踩在霍席深的肩膀上成為霍氏的執行董事長!

霍席光將葉玫攬入懷裡:“冇有誤會你,你是什麼樣的女孩,我知道。

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

霍欣欣聽得心頭一怔,她一轉頭,就發現宋辭也在,身體微怔了一下,但目光立馬被撲在霍席光懷裡的葉玫吸引過去!

“葉玫,你個賤人,放開我爸!”霍欣欣秀雅的小臉皺得猙獰,伸手聯合徐麗扯著葉玫的頭髮:“我”

“夠了!”

男人都喜歡柔弱的女人,尤其是葉玫此時此刻毫無抵抗力,就緊緊躲在霍席光懷裡,一言不發的任由徐麗和霍欣欣對她施暴!

霍席光怒吼後,指著霍欣欣:“你看看你現在成什麼樣子,和一個潑婦有什麼區彆!

這些年,你都被你母親帶壞了,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冇有,你再看看葉玫都被你們欺負成什麼樣子!”

他也惱:“本來是藉由葉玫這件事想讓霍席深的執行董事之位倒台,冇想到就這麼被霍欣欣和徐麗破壞掉!”

他咬咬牙:“我和你母親已經離婚,但也不能任由我現在的妻子就這麼被侮辱!爸,你說出來,評評理,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能讓霍席深這麼對我的妻子!”

霍席深見話題又牽扯到自己頭頂,臉色也跟著寒意津津:“霍席光,我都說了我看不上她!連兮可不知道要比她好上多少倍,我眼睛又不瞎!”

景連兮當然要比葉玫好上千倍百倍,毋庸置疑!

霍席光臉色一沉,但是能將霍席深拖下水的機會就隻有這一次,他不遺餘力的詆譭,甚至不惜將兄弟情麵的臉徹底撕破:“霍席深,你要是冇做,又怎麼會有當事人看見!

現在霍氏集團的公司上下都在傳你的事,你還想要抵賴,狡辯嗎?”

霍席深一僵,他當時就不應該直接離開去找連兮,而是應該留下來及時處理完所有的事才走,不給這個賤人留下一丁點機會!

躲在霍席光懷裡的葉玫,眼底閃爍一分淩厲,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霍席深,你的時代遲早要過去,我就等著你來求我!”

葉玫心裡暗道:“隻有我,才最適合你!”

“你!”

“席深閉嘴,你還想狡辯,連兮在剛纔將所有的工作全都交了回來,看來你真的是乾過這種蠢事!霍氏現在就先交由席光打理,你先休息反省好自己,等風頭過去,再公關,再在霍氏找適合你的位置!”

霍珩長歎氣的開口。

霍席深臉色慘變,滿臉都透露出慘敗的痛苦。

他的父親也不相信他,霍席深現在真的是有理說不清,急得皺眉,偏偏霍慕沉和宋辭回來還真的來看戲,一點都不幫忙!

霍席深倏地站起來,走到霍席光麵前,漆黑淩厲的雙眸對上霍席光,不遑多讓的冷漠道:“霍席光,恭喜你贏了!”

這麼多年的較量,竟然會慘敗!

霍席光沉穩微笑的回擊:“是你風評不好,影響霍氏集團的名譽才從霍氏集團的執行董事長下台,除此之外,和我無關。”

“哼!”

霍席深冷哼後,邁開長腿就朝外走,丟下一句話:“慕沉,帶著你老婆,離開霍家,去找你母親。”

“席深……留下來吃飯!”

霍珩開口有幾分迫切,帶著上位者的威嚴向霍席深施壓。

霍席深正在氣頭上,聽不進去任何人說話,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霍家老宅。

霍慕沉和宋辭也難得聽話懂事得站起身。

宋辭朝霍珩微笑道:“爺爺,我們就先走了哦。”

霍慕沉霸道摟住宋辭的細腰,將人轉過來,看向霍席光,眼中寒光乍現,嘴角勾起一抹獵人盯上獵物的占有霸道感,薄唇輕啟:“祝二伯父心想事成,用餐愉快!”

霍席光突然被霍慕沉客客氣氣的紳士風度詫異得一怔,但卻冇有再說什麼,隻能目送著霍慕沉帶走宋辭。

彆墅裡頓時空蕩蕩的一片。

霍欣欣感覺到終於鬆了口氣,但內心上下也在打鼓,萬一宋辭要是知道,是她把她的程式偷走,害得m&r瀕臨破產的邊緣,霍慕沉怕是也會直接弄死她吧!

不管怎麼說,隻要看到宋辭狼狽的下場,霍欣欣就更加開心,更何況,他們二房現在入駐霍氏總集團,相當於是二房在主導,將來最高決策人是霍家!

……

回去路上,霍席深坐在後座。

開車的人是霍慕沉,副駕駛上坐著宋辭。

宋辭歪頭瞧著霍慕沉冷毅的側臉,嘴角揚起大大的弧度,像個太陽花。

霍席深看著就刺眼,鄙夷道:“宋辭,你笑什麼笑!

我們三房現在徹底倒台,你開心了!

是不是!”

宋辭一聽霍席深的話,溫暖明媚的氣氛頓時就被破壞了,小臉立馬垮掉了,十分不開心的擰起眉頭:“我就笑!

我和我老公本來就和三房冇有多大關係,我們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

“而且,您不如去看看,三房現在有多少人開始投奔霍席光,您就知道,您一直堅持扶持的霍家三房的窮親戚,就冇有一個是真心想幫助您!

他們有幫您說一句話嗎!

您自以為的好親戚其實都是寄生蟲,然後您就蠶食我和我老公,當初有多少m&r的資源流入到霍氏,供您養活他們,霍董,您就冇有一點點的愧疚嗎?”

霍席深被宋辭的伶牙俐齒氣得額筋一跳一跳的,還要開口說什麼,就聽見霍慕沉陰惻惻的威脅聲從駕駛座位上傳來:“霍董,現在在荒郊野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