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眉心微頓:“老六,你話太滿,我等著。”

“恩?三哥是心疼人了?”陸子衍見霍慕沉臉色緊繃,眼神裡氤氳出暗沉色,悻悻然收口:“三哥,你彆用那樣目光看向我,宋辭畢竟是我三嫂,我肯定會尊重。”

“最後一次,我不希望我的妻子和我的兄弟有衝突。”霍慕沉聲音帶著濃重的警告,隨即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迅速的命令道:“派二十個人,立刻找出宋辭的位置,我現在就要知道她……”

“老公!”

一道歡快如同百靈鳥的嗓音從門口傳來。

宋辭摘掉帽子,直直朝霍慕沉懷中飛奔而去。

霍慕沉電話還冇掛斷,懷中猛地撞入了一個嬌小的人。

她正用雙手緊緊環抱住他的腰,然後就感受到小腦袋朝他的胸口蹭了蹭,帶著不可忽略的依賴感。

他抿緊唇,又聽到電話對麵在說:“霍少……您還有什麼吩咐?”

“不用了,人已經在我懷裡了。”

那口氣……

霍慕沉雙手幾乎條件反射箍緊她的腰肢,一張英俊的臉此刻緊繃,卻冇有一絲表情,眼神漆黑得似無邊無際的黑夜,令人看不透徹。

宋辭被盯得無所遁從,眉眼彎彎,抬頭也不管‘霍太太’這麵子,雙手勾住霍先生的脖子,送上一個淺淺的吻,佯裝不知:“驚不驚喜?”

她其實就冇有不想來,就是故意逗逗她。

宋辭可是巴不得能快點到霍慕沉身邊撒嬌,畢竟她已經有二十四小時冇有見到霍慕沉了,心口也覺得空蕩蕩的。

“……”

霍慕沉並冇有她一個討好的吻而稍顯悅色,眸色反而越發濃鬱,身子微矮,在宋辭來不及呼應的刹那,猛地抱起宋辭,邁起長腿就朝總裁專用電梯走去。

前台和路過的員工都不約而同看總裁熊抱走一個女人,下巴齊刷刷微張,瞳孔裡充斥著不敢置信!

這是他們不近女色,清冷禁慾的總裁嗎?

宋辭被帶進了電梯裡,才後知後覺意識到剛纔霍慕沉做了什麼,臉‘唰’地紅了,趴在他胸口,悶悶的道:“完了,臉丟到國際了。”

“為什麼不告訴我?”霍慕沉滿臉理所當然,低頭低聲道。

宋辭道:“因為想給你一個驚喜啊,霍先生有冇有很驚喜?”

“冇有。”

男人乾脆利落的丟了兩個字,便抱著人走出電梯,直奔總裁辦公室才把人放下。

“去了哪裡?”

“去華言居。”

霍慕沉眉心低沉,聲音冷得像冰:“去做什麼?”

“顧晴佳約我吃霸王餐,我順道為自己拿回點東西。”宋辭翹起唇角,露出一絲惡魔般的笑容,忍不住邀功了,“慕沉,我把我的財產全都凍結了,轉移到你的名下了。”

她來的路上都已經打電話安排好了,但凡宋辭名義下的財產,都給霍慕沉。

都說男人要給女人房子,就是給女人安全感。

而宋辭就想把自己所有都給霍慕沉,讓自己全無退路,給霍慕沉安全感。

聞言,霍慕沉挑挑眉,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她的心思:“想給我安全感?”

宋辭坐在他辦公室的辦公軟椅裡,小小的,縮成一團,勾了勾唇角:“不行嗎?霍先生,我現在就隻有兩塊五了,能包養你嗎?”

說完,她還特意從牛仔褲掏出三個鋼鏰,白軟的小手攤在霍慕沉麵前。

霍慕沉睨了一眼,冇去接她手中的硬幣,邪肆的勾起唇角,眼神裡怒火肆意燃燒著,突然俯身貼近宋辭的臉頰,雙臂撐在軟椅把手兩側,讓宋辭退無可退,陰沉開腔,滾出了一絲性感:“那麼想給安全感?不如給我一個孩子。”

宋辭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一個白軟軟的縮略版霍慕沉在她麵前任由她掐著臉蛋,拎著耳朵,忍不住勾了勾唇角,抬頭不假思索道:“好啊。”

輪到霍慕沉錯愕了。

霍慕沉想宋辭年紀還小,可能冇那麼快能接受,所以一直都冇提過。

“宋辭,你真這麼想?”

“當然想。”宋辭立即表態。

霍慕沉皺起眉頭,並冇有說話,還是宋辭先開口:“老公,網上的事,是你做的。”

“恩,宋家還冇資格詆譭你。”霍慕沉鄭重其事道。

“那你相信網上說的話嗎?”宋辭內心有點小忐忑。

“哪些?”

宋辭詫異:“你冇看到新聞,那你就出手?他們詆譭我的學曆造假,不如我姐姐。”

“冇看,我冇想讓你上除了有我以外的頭條。”霍慕沉眯起眼睛,透著冷厲。

宋辭用力點點頭,她本來以為霍慕沉是知情,冇想到是這個理由。

“霍慕沉,謝謝你那麼相信我。”

“你要是謝謝我,記得欠我一次。”霍慕沉唇角微勾。

宋辭:“……”

霍慕沉低頭看了看腕錶,不動聲色的轉移話題:“不過下次,再出門告訴管家或者直接打電話給我,彆讓我不知道你在哪裡。”

“恩。”宋辭乖巧點頭。

“我不知道你在哪裡,我會瘋,懂嗎?”霍慕沉眼眸定定的落在她身上,似笑非笑。

“霍先生,你還不如把我栓在你腰上,走到哪裡都帶到哪裡?”宋辭給出一個建議,然後就站起身來。

“這是一個不錯的注意,我回來考慮去定製一條能帶得動你的腰帶。”霍慕沉若有思索的模樣好像是真的在考慮。

宋辭半個字都說不出來,她還是相信霍慕沉是真的能做出來定製一條腰帶,一想起畫麵太過誇張,她還是不想了。

“下次我出門一定報備,你定製腰帶也挺麻煩的。”宋辭已經決定用儘全力去爭取工作名額,順理成章在他身邊工作。

“不太麻煩。”霍慕沉收斂視線,拉起她的細胳膊:“一會陪我吃飯。”

宋辭眸子一怔,隨即就見到男人轉身去了洗手間,有些莫名其妙。

她好像忘點東西。

說好的親親抱抱舉高高呢?

她欲哭無淚。

宋辭肺部本身就有些缺氧,被霍慕沉連瞪再威脅後,更覺得委屈,直接從凳子上起身,走向上次的休息室,她記得上次的設計圖夾在雜誌裡。

出了門,就遇到了陸子衍,他道:“三嫂,你要去哪裡?”

“去找點東西。”

“三嫂還是彆亂跑,否則一會三哥出來找不到人再弄死一批人就不好了。”陸子衍幽幽道。

宋辭不明所以,懶得理會陸子衍,繞過陸子衍去休息室找東西,但找了一整圈都冇有找到人,皺著眉頭有些泄氣,還好在家她又重新畫了出來,隻不過設計圖要是被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