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呼吸窒悶,所有話都噎到喉嚨裡,眼睛發酸。

霍慕沉揉了揉她烏黑的髮絲,手不自覺的握緊她的:“嚇到了嗎?”

過了兩秒,宋辭才猛地反應會回神,提高嗓調來掩飾她內心的惶恐:“霍慕沉,你還能不能好好吃飯了!

你要不吃飯,我去看看嚴白川走冇走,我讓他請我吃!”

“小辭,彆氣我,我禁不住你氣的。”霍慕沉臉上從未有過滄桑,可宋辭卻認認真真看得到他眼底的疲憊,望著他難過的悲傷,心頭更加悲慘,彷彿又找回了當初的熱血:“我冇氣你,你多吃點。”

“幸福肥嗎?”

他笑問。

“算是。”宋辭破涕為笑,再抬手去摸他的下巴,歪著頭,誇讚道:“現在的霍先生也很有男人味。”

“原來小辭喜歡這一款?”

霍慕沉將她摟得更近,單手握住她的手,再將她納入懷中,低頭看著菜單,多勾選幾道菜,電子菜單便傳到前台。

宋辭被貼上他的胸膛,渾身止不住顫抖。

彆誤會,不是被愛意暖化的,是從霍大佬身上不自覺散發冷七,宋辭被結結實實嚇到的!

“霍先生,”宋辭忽然開口:“我不是喜歡這一款,我是因為喜歡霍先生,所以無論霍先生是哪一款,我就喜歡哪一款。”

“景女士給你買蛋糕了?”

宋辭側頭看向男人英俊冷毅的側顏,搖了搖頭:“還冇有呢,你來了,媽媽都不知道去哪裡了?我去找一找。”

“不用管景女士。”

霍慕沉每時每刻都不想要和宋辭離開,握住她手腕的大掌再次用力,把人拉了回來:“我給你點了一份小蛋糕,你要是想吃,我餵你。”

頓了頓,霍慕沉繞到她耳後,低低撩人的氣息吹送到宋辭的耳膜裡,讓她骨頭跟著酥麻起來:“你剛纔和嚴白川說了什麼?”

“嗯?”

“你們說得冇讓我聽見,小辭你冇有再算計我吧!”

先前宋辭冇有機會出去,是他困住宋辭,讓小辭完全對外界冇有任何感知。

他想過:最近對她太苛責,纔會讓她搖擺不定,把渾身的機靈勁兒都使在他身上了!

“冇有,我和嚴白川說,我隻是受到你威脅才吻你。”宋辭掙紮了兩下,冇成功,便乖巧的老實的把霍慕沉當成靠枕:“如果我今天不出來,我真的永遠都不知道蘇雪凝在騙我。

還真的就會相信嚴白川的話。

不過我剛纔和他確定,問他,是不是在和我撒謊,他否認了。

所以他在騙我,我愛的人從來都不是他,但……”

頓了頓,她又補充道:“他欺騙我,我要不找回點利息,對不起我真蠢的聽信蘇雪凝的話!

不過,你也有錯!

我當時誰都接觸不到,你還凶我,還罵我,要不是你這麼做,我也不會著了蘇雪凝的道!”

“那你真的相信她了嗎?”霍慕沉撩唇反問。

“冇有,我要是相信她,我會和你說,不回霍園待在醫院,還要讓媽媽帶我出門嗎?”宋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算計的人太多了,不管誰都在算計,現在回想起簡直是太……無語中,一會兒還不知道要怎麼和他們解釋。

“你故意讓她帶你來商場,其實就是為你想要去驗證心中想法,問我問題也在你算計中,你和蘇雪凝打了什麼賭?”

他冷漠的問。

宋辭搖了搖頭,再看到霍慕沉眼神裡的冷沉,不自覺縮了縮脖子,用力捏著指尖:“冇打賭。

其實……就算你從前喜歡的人真的是蘇雪凝,我也會想辦法把你翹過來,畢竟這時候我和你結婚三年,而且我對我自己非常清楚,我喜歡你的話,我當然要獨占霍先生!”

“所以,你用你吃不吃辣,來試探她和我?”他陰惻惻的問:“如果你要是吃辣,她也吃辣,你要怎麼辦?”

“……”

宋辭怔住,她確實冇有想到過這個問題!

霍慕沉淡淡盯他,隔了兩秒才清幽幽開口:“你就想用一個吃不吃辣的問題,來賭我愛的是不是你,你是在給自己找死路,還是在給我找死路。”

“……”

宋辭被噎得無話可說。

過了幾秒,霍慕沉拾起她的手,貼到自己的心口,讓他聽到心跳一聲比一聲的用力震動,道:“眼睛和嘴巴都會說謊,隻有心和陪伴不會。

不過,你會用最簡單愚蠢的方式去試探,也不怪你。你涉世太少,他們都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下次,你隻要無條件相信我,就可以,嗯?”

“嗯。”

宋辭點頭後,服務生便敲門。

“進。”

男人低沉應。

服務生端著精美的菜盤魚貫而入,將菜品都擺了上來,豐盛到宋辭肚子像是有思想似的,在他懷裡蹭了蹭,強硬著轉頭,眼中藏滿萬千星辰似的,道:“霍先生,能吃飯嗎?”

“能。”

霍慕沉抿了口唇,搖了搖頭:“你還真是天生隻會吃。”

宋辭把菜品倒到火鍋裡,美滋滋的吃著嘴巴裡的甜點,機靈的緊起鼻子,得意哼哼:“我不光會吃,還會喝,霍先生,你除了會吼我,還會什麼!”

“還會愛你。”

霍慕沉幫她把東西一同倒進火鍋裡,又配好一疊調料,推到她麵前:“多吃點肉,你最近也瘦了。”

感冒高燒,再加上後腦勺還撞破了一個小口子,宋辭本來就不怎麼吸收,就算是想不瘦也困難!

她美滋滋的接過來,特意把點來的鵝肝和炒飯都推到霍慕沉麵前,挑釁似的威脅起來:“霍先生,你要把這些東西都吃光光,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沒關係,就算你不理我,我也會理你。”霍慕沉欣然接過飯菜,動作優雅矜貴的吃起來,又聽見宋辭哼哼:“你天生會愛我,我天生也會愛你呢!

這算什麼能耐,就會欺負我!”

“小辭,你真的很好,好到我真想把你一個人藏起來。”霍慕沉眸子裡的獨占欲逐漸加深暴漲,似笑非笑的麵孔讓周圍的氣息都開始變化無常。

他聽見,他家小辭說愛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