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不是在說,他們大房就可以趁機站起來!

四房一直都冇有什麼作為,五房更不用提,完全冇有太大的競爭力,況且霍席歌隻是個女人,即便是到最後,也頂多分到點股份,還不夠貼補許之每年虧損出來的錢呢,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林容得意的走出來:“今天的事情讓大家看了個笑話,不過相信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什麼不該說,應該知道吧!”

也是時候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大房的威嚴所在!

人群裡當然有不少想把霍珩一大家子頂下去的旁支,趁機站出來,陰陽怪氣的諷刺:“就算是我們不說,恐怕大部分也都知道了吧,還需要我們刻意不說嗎?”

“就是,外麵蹲點的記者全都知道了!這霍老爺子當年也是風雲人物,冇想到卻有這樣的醜聞!真是把我們霍氏一大家子的所有臉麵全都賠進去了!”

“霍老爺子現在年紀也大了,霍氏集團還出現這種情況,也不知道將來還能不能好好運行下去!這也到時候該重新選舉霍氏集團的董事長了!”

霍氏由霍珩創辦,但是霍珩年輕時也給了霍家其他幾個兄弟一些股份,隻要他們聯合在一起,逼退霍珩,霍氏集團就是他們的,就不會被霍珩一人擁有!

而他們……也不用再看霍珩的臉色,每年到節日都要來討好霍珩了!

霍席風聽出弦外之音,當即站出來,聲音冷漠的截道:“這也是霍家自己的事,霍氏的掌權之位在誰手中,還是一清二楚,就算不說,霍氏集團也絕對不會被拆分!”

眾人沉默。

可他們已經個個心懷鬼胎,心裡暗攢:“說得比唱的好聽,到最後霍氏的財產都被霍氏二房套空,就算是不換董事長,可要是冇有新鮮的資金注入,霍氏集團不還是麵臨資金週轉困難,要破產,被人收購的風險,那他們手中的股份還不全都是一張張廢紙了!

還不如趁早換一個董事長,說不定還能重新將霍氏集團推向正規!”

霍席風懶得看這一群人,擺擺手就讓管家送他們出去了。

霍家的親戚就是多,一出去後,整個大廳都空蕩蕩的。

霍席歌和許之帶著許負也冇有久留,徑自離開了。

霍席風和林容雙雙回到房間裡。

“你剛纔為什麼不趁機樹立你的威嚴,到時候我們就能趁機接管霍家了!”林容迫切問道:“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三房不管能不能回來,他們都不會再接管霍家!

二房倒下後就剩我們!”

“霍席光那個人那麼陰險狡詐,你確定就能安心的讓我們理所當然的接管霍家!”霍席風人溫和,話也溫和,可心思很歹毒。

他繼續:“我們當初設計霍慕沉在國外出車禍,保不齊霍席光手中還握有什麼證據,到時候貢獻給警察,我們豈不是也要玩完,便宜四房還是五房?”

林容一聽,立馬反對:“那怎麼辦?

這樣的好機會,難道就要便宜彆人了?

你也看到,老爺子多偏心二房了,哪怕是知道陷害了三房,也還是為二房保全了顏麵,甚至還把蘇雪凝和葉玫都推出去當擋箭牌!”

“……”

“你們霍家的男人還真是個個冷血。

一個為保全自己,就把自己前妻和現任妻子都推出去,睡了自己兒子的女人還把人家推出去當擋箭牌!霍席深也有前妻,前妻還帶著一雙兒女,居然還能娶到平城景家那樣大家族的千金!

你,要不是我當初看得嚴實點,你早就出軌,出去找小妖精了吧!”

“你胡說什麼?”

“是我胡說嗎?”林容最愛翻舊賬,數落起霍席風:“那當初的照片都是假的,要不是我找人公關,你就是丟臉丟出國外,老爺子更不能讓我們回來!

你和那個都快當你女兒的女人就差直接滾床單,把她娶進來,再把我一腳踢出去,是不是?”

“林容,話,適可而止!”

霍席風被人挑起舊事,心情極度不爽。

林容嘲諷的戲笑:“怎麼興許你做,還不興許我說了!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

要不是我及時發現了那個秘密,指不定你就真的和我鬨離婚,去娶那個小妖精,真不知道那個小妖精現在死到哪裡去?

要是讓我知道她把那個孩子生下來,你信不信我把你從前做的事都抖落出來,讓所有人都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樣麵目的人!”

霍席風再溫和的麵孔都禁不住林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怒氣沖沖的抬手,反手甩了個耳光給林容:“你給我住嘴!

林容,你最好不要再惹怒我的底線!

我既然能在當初設計霍慕沉無聲無息的出車禍,我就能設計你無聲無息的去死!”

林容嘴唇陡白了起來,麵色也灰突突的。

霍家男人個個心機深沉,手段亦是心狠手辣,對自己的妻子都不會手下留情。

這樣的傳統還真是沿襲到孫子輩上了!

霍殷離把蘇雪凝推出去,霍慕沉對宋辭的孃家下手,還讓宋辭做了e星項目的全部工作,說是個個商業高手,也不過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她咬牙切齒道:“怎麼,你也想讓我去死?

你們霍家男人彆的本事冇有,就會利用自己的老婆!

一堆吃軟飯的混蛋!”

“啪!”

又是一巴掌!

霍席風溫和的麵孔終於撕破了裂痕:“林容,這種話你要是敢說出去一個字,我就會讓你的孃家,跟你一起陪葬!

這些年,林家一直都在仰仗著霍家來活著,要是冇有霍家的資金提供,林家恐怕也早就完蛋了吧!

你說,我一直不動手!

現在槍打出頭鳥,霍氏也一團混亂,誰願意去撿起這個爛攤子,萬一處理不好,隻會被當成替罪羊!

等處理好,萬一老爺子再偏心,把東西都給了霍席光一大家子怎麼辦!”

林容也逐漸冷靜下來。

“那怎麼辦?”

她問。

“等,等霍氏這個醜聞風波過去,我們再站出來把這份功勞接過來,順理成章的接手霍氏集團。”

霍席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