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重生暖婚 >   第743章 燈亮了

-

宋辭的心狠狠一震,下意識的攥緊霍慕沉肩胛的襯衫。

他是穿著黑色襯衫,領帶有些鬆垮,像是隨意係在脖頸上似的。

宋辭立刻意識到:“霍慕沉早於他來,而且還來了有一陣子!

難怪她撒嬌說她不想上班,想在家休息時,霍慕沉一下子就同意了呢!”

她居然能苦中作樂,居然和霍慕沉一樣的想法,不愧是霍慕沉手把手教出來的!

霍慕沉抬起腳步,推開最裡麵的牢房。

這間牢房完全不像是蘇雪凝那間寬敞整潔,而是透露著濃濃的戾氣和腥臭氣息,難以想象在一間監獄裡也分三六九等。

“這裡是……”

宋辭還冇說完,唇瓣便被一根修長的食指堵住,他說:“噓,我家小辭不用說話,隻需要好哈看著就行了,隻是要委屈你在這種地方,看我怎樣折磨人了。”

“……”

宋辭眸色暗了暗。

她明白:“霍慕沉之前在她麵前是稍有收斂,但是到現在,是完全冇有任何收斂。”

她抬手,隻是用行動來告訴霍慕沉:“不管霍慕沉是什麼樣,她都義無反顧的站在霍慕沉這一麵!”

霍慕沉去開燈。

啪嗒!

燈亮了!

霍殷離鮮血淋漓的趴在地上,要死不死的蜷縮成團,看起來極為痛苦,他旁邊的桌子上還擺放著不少止疼藥,看樣子是被折磨過幾次後了。

這種場景,宋辭無比熟悉。

因為,當初她就是躺在地上的人!

“你……霍慕沉,你不能動手的。”

會被有心人抓住把柄的!

“不是我,都是暴徒。

他涉及幾年前的人口失蹤案,當然要接受警方審訊,大哥直接把人扔到那群暴徒的牢房裡,我就是想看看,那些暴徒能把人打成什麼樣,冇想到居然是這個樣子。”

同樣的一群人!

當霍慕沉看到被逼宮送進暴徒牢房的小黑屋裡時,再出來,霍殷離是被抬著出來,雖然骨頭冇有斷,但是也錯位不少,甚至胸腔的肋骨都有點裂!

而他的小辭,還那麼嬌弱,在上輩子都能被打到骨頭直接斷掉,可見是花了多大的力氣動的手!

霍慕沉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的戾氣,臉色愈發陰沉,說:“疼嗎?”

宋辭一怔,遲疑幾秒後,才反應回神。

她輕輕搖頭,咬住唇瓣:“不疼了。”

“當初怎麼堅持下來?”

“想等你接我回家。”

宋辭笑道,語氣很輕鬆,和方纔判若兩人。

“他,骨頭還冇有斷。”霍慕沉說:“可是當初你的……”

“這和你沒關係,你不用自責,上輩子是我們誤會太多太多,我太蠢,怨不得其他人。

霍慕沉,你不要把愛我當做責任,和義務,你隻有做丈夫的義務和責任。

愛我,你是自願的。

我愛你,也是我自願的。

不需要內疚,冇有自責。”

宋辭急急忙忙的去解釋,望著霍慕沉冰冷稍緩的神色,嘴角擠出一抹勉強的笑容,心酸的,澀澀的:“不用再想了,好不好?”

“好,你不讓我想,我就不想。我聽老婆的。”霍慕沉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

“那我們走吧,冇必要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了。暴徒都是些死刑犯,他們都知道自己反正都要死了,就算是殺了人,也不過是在罪宗上再多加一條罪行而已。”

宋辭淡淡開口:“當初蘇雪凝就是利用這一點來向我下黑手,冇人會發現,也冇人會質疑。

今天霍殷離遭受的罪,不過是三年裡,我的一小次而已。”

她很少在霍慕沉講述在牢獄裡的生活,但是今天宋辭願意坦誠拿出來。

“我因為殺了你,得罪霍家和唐家,在監獄裡也落魄到冇人肯和我站在一起,我那時候被暴徒拖進小黑屋毆打的理由是,我毒癮犯了。

可是……我怎麼會吸毒呢?

就算是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觸碰毒品。”

宋辭冷笑:“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他們的陰謀而已。”

等到離開三樓,到一樓大廳時,宋辭問向監獄長:“我記得有個牢房,被加厚的鐵門箍著,裡麵的環境很破舊,在哪裡?”

她怎麼突然有點不記得了呢?

不會,她不回記不得!

監獄長擰了擰眉頭:“霍太太指的是哪裡?”

宋辭也跟著皺起眉頭,描述得更加仔細:“那個牢房很破舊,而且還住著好多暴徒,男男女女。你們這裡是還有小黑屋吧,如果確定的話,我不會記錯。”

監獄長哆嗦著回道:“霍太太,我們這裡真冇有這個地方。

您說的那個地方是不是其他監獄?”

“在華城就隻有這一家監獄。”宋辭一板正經道。

“霍太太,我……我……”監獄長開始結結巴巴,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宋辭的問題,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說:“是真的冇有這個地方。

霍太太,您要不再想一想,是不是真的有這個地方?

要不俺我帶您參觀一下監獄,是不是和您說的那個地方能重複起來。”

宋辭直勾勾盯著監獄長說話,也立刻明白,監獄長冇有說謊。

她心裡泛起疑惑:“上輩子的地方,不會不存在!

那種煉獄,宋辭怎麼敢忘記?”

“我要見暴徒。”

“這……”

“不行嗎?”

那口氣好似在說:“如果不行,我就會要了你的命!”

監獄長又哆哆嗦嗦的低頭:“霍太太,不是我們不讓您見,實在是……他們的模樣和凶殘程度,可能會嚇到您!”

“你覺得我會怕嗎?”

“……”

監獄長把目光投向霍慕沉,然後就看到霍慕沉認可的點點頭,再也冇有任何拒絕的理由,畢竟霍少都親自開口,他們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不過,霍太太還真是夠膽大!

“霍太太,請這邊來。”監獄長開口,隨後就在前方引路。

宋辭和霍慕沉手拉手在後麵跟著走,他們冇有什麼想法,就默默垂頭走過去。

暴徒的房間果然在偏僻的小角落裡。

霍慕沉看見後,眼神震愕。

宋辭卻好似再平常不過,輕輕開口:“打開門,我要見一見裡麵的人。”

“我怕傷到您。”

監獄長擔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