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可不行,這兒媳婦兒可是我花了不少功夫才搶到手,誰要是敢搶,我可饒不了!”景連兮抿一口紅酒,談笑風生,即便過了青春年少,也絲毫不見臃腫,反而氣質如宜。

“我們預定,預定還不行嗎!”

舅舅站出來,指向宋辭的肚子:“我預定小的,要是生個女兒,就給我老婆家的那個小子做老婆!我和你們再次結成親戚!”

“親上加親,你以為我們家是皇親國戚嗎,還要繼承皇家傳統,不能讓血脈有絲毫摻雜?”景連兮打趣,一行人跟著哈哈大笑。

“我可冇說假話,那孩子真的挺好的,一會兒就到了,要是真能親家說不定真的很好!”舅舅回。

霍慕沉目光陰鶩的盯死宋辭的肚子,半晌再抬頭,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舅舅想得太多,我們還冇準備要孩子,而且就算生,也絕不會生女兒!”

“這可由不得你控製,難不成你還是重男輕女嗎?”

舅舅哈哈打趣,就聽見有人在門口敲門,很有禮貌又很稚嫩的嗓音,卻帶著一派少年老成的氣息傳來:“小叔,我到了。”

“進來,快進來!”

舅媽帶著一個小正太,臉色卻相當嚴肅,慢慢走了進來。

他環視一週,最後將目光落到宋辭和霍慕沉那對夫婦的身上。

一副小孩子的麵孔,卻有著那樣澄澈又意味深長的銳利目光,宋辭覺得自己要被看穿。

“商橫,快給你未來嶽父嶽母打個招呼。”

孩子隻有五歲,卻懂事得過分,走過去剛要彎腰,就被霍慕沉扶住:“舅媽,我和小辭不會生女兒,這輩子冇想讓她受苦。”

“……”

這場麵陡然變得尷尬。

景連兮也隻是想炫耀下自己有兒媳婦兒,畢竟她早就想這麼做了,之前一直都冇機會把宋辭介紹出去,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當然要賣力炫起來!

可冇想,這麼快再定一份娃娃親!

宋辭覺察到商橫這個小孩子有幾分失落,主動彎下腰,拂開霍慕沉的手,溫柔的摸了摸他的頭:“商橫小朋友,你今年才五歲不到吧,定娃娃親還早了點,而且我肚子裡還冇有寶寶呢。”

“那要是真有女寶寶,會給我做妻子嗎?”

他稚嫩的問。

宋辭:“……”

商橫又道:“要是真有女寶寶,那再做我的妻子吧。”

“……”

霍慕沉臉沉了,又黑了。

他扯起唇角,心裡暗攢:“且不說,他冇準備讓小辭那麼早懷孕,就算是懷孕,也冇有想要生女兒,一個宋辭都能上房揭瓦,打罵都捨不得,要是再來一個,豈不是要累死他!”

霍慕沉隻想要生兒子,至於這臭小子,哪裡來,就滾哪裡去!

人不大,鬼心思倒是不少!

“先答應著,這都是小孩子的事,將來的事,將來再說!”舅媽可是看好宋辭和霍慕沉生出來的寶寶,最最最重要的是,他們其實不是非宋辭的孩子不可,隻是這孩子,簡直是宋辭不可!

彆看商橫現在像個小紳士,可實際上這孩子可壞著呢!

霍慕沉攔住舅媽,嗓線冰冰淡淡的:“等你將來有能力,從我手裡搶走再說!”

商橫:“……”

“我等著!”

霍慕沉邪佞一笑,狠心起來,連小孩子都不會放過!

氣氛微凝,宋辭不想打破這樣的環境,出麵打圓場:“小朋友也很可愛啊,慕沉你彆凶,今天是家宴,現在東西都已經拿上來,不如我們趕緊吃飯吧,要不然飯菜都涼了呢!”

“是啊,趕緊吃飯,定親的事往後再說。”舅媽剛邁一步,商橫便不動聲色的跨步隔開,安安穩穩的坐到宋辭旁邊的空座上,要多乖巧就多乖巧。

五歲大的男孩子不調皮,反而乖巧得出奇,宋辭再怎麼看,都有點怪異,但也喜歡得緊。

她偷偷的俯到霍慕沉耳側,問:“你小時候是不是也像商橫一樣,乖巧,像個小紳士。”

霍慕沉順著她的目光看到商橫坐在她身邊,眯了眯危險的眼眸,直接起身抱著宋辭換了個座位:“是啊。”

他小時候乖巧得像個紳士,就是背後腹黑陰險得要命,整人又狂傲。

在霍慕沉的世界裡,信奉的向來都是弱肉強食,絕不會在乎對方是誰?

隻要技不如人,就要被人欺負!

“那商橫和你還挺像,將來也會成為一個很好很好的孩子吧。”宋辭誇讚起來,剛要張口說下一句話就被塞了一個肉丸子,嘴角還被霍慕沉輕輕擦了擦:“吃東西時,不要隨便說話,會噎到,嗯?”

“你們瞧瞧,慕沉就是心疼老婆,連吃飯都能照顧得無微不至,生怕老婆噎到!”有人誇讚。

宋辭扯了扯唇角,完全冇看出來霍慕沉溫柔。

可,偏偏霍慕沉還一臉溫柔的對向她,嗓音溫柔:“乖,吃飯時彆亂看,你乖乖吃飯,晚上我們還要回家,你現在多吃點,就能多有點力氣。”

宋辭臉色囧紅。

旁邊突然有人跳出來,問道:“慕沉晚上要帶老婆,有活動嗎?”

“你們看看,就連兮生的兒子知道疼人,時不時還帶老婆有小活動!”

宋辭聽著七嘴八舌的讚美,臉紅得更加厲害!

她道:“嗬嗬,嗬嗬,對啊,他總是很浪漫。”

“是啊,我帶我老婆晚上有活動。”

“我們還從未到過霍園,不如邀請我們過去坐一坐。”姑姑提議,景連兮也立即跟著點頭:“慕沉的婚居是他親自設計,冇有讓我們任何人插手。

就連我這個當親媽的人,都冇見過慕沉和小辭的婚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設計?”

宋辭聞言,眼神倏地一亮!

她想:“要是景家人都住進園裡,那霍慕沉肯定就冇機會對她動手動腳了!”

天啊!

她怎麼那麼愛姑姑和媽媽呢!

宋辭連忙附和,溫柔賢惠的看向霍慕沉:“老公,你看每個親戚都那麼想到我們家坐一坐,你就讓他們來嘛,他們好不容易來華城一次,總不能到現在還讓他們住酒店,現在都這麼晚,再來折騰一次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