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嬌小可愛的依偎在霍慕沉身邊,拿著一串大大的糖葫蘆。

霍慕沉十指相扣的牽著宋辭,把宋辭牢牢護在懷裡。

實在是太有愛了!

有錢,多金還帥氣,最最最重要的是人家疼老婆啊!

看看,還給老婆買東西,完全就是個模範老公!

不少人開始暗中羨慕,並且一對比自己男朋友,簡直就是直男癌!

宋辭和霍慕沉坐著旋轉木馬,玩著玩著,就看到天空下雪了,她眼神一亮,在華城很少能看見雪。

她下了木馬,直奔雪中。

霍慕沉跟在她身後,聲音微沉:“慢點。”

“老公,你快點來啊~”宋辭總算是開心點,不再那麼沉悶,回頭去拉霍慕沉接雪:“老公,你看看這個雪是白色的,好可愛啊!”

“彆亂跑,被人撞到。”霍慕沉邁過大長腿將宋辭拉入懷裡,溫厚的掌心扣住宋辭耳朵:“冷了嗎?”

宋辭搖著凍紅的鼻尖,笑著咧開兩排小白牙:“不冷,很開心,謝謝老公。”

“帶你去買東西。”

霍慕沉拽著宋辭,到了最近的商場裡買了個貓咪耳包,又給小姑娘買了個帽子和紅色圍巾,裹得嚴嚴實實的,隻露出一雙眼睛,生怕讓人凍了。

“霍先生,你不冷?”

“不冷。”

霍慕沉給小姑娘在路邊攤買了零食:“吃吧。”

“霍先生,今天怎麼能這麼大方,平常我想吃都吃不到。”宋辭嘻嘻一笑。

“冇什麼,想寵了就寵了。”霍慕沉冇回答太多,腦海裡還在想霍席深口中的話,還有霍氏集團會采取的措施,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能把訊息直接發到小辭的手機上,就在說明他們是想要讓小辭退一步,但是小辭不會退步,他們絕對會下手!

霍慕沉蹙了蹙眉頭,壓著胸腔裡翻湧起來的怒氣,一轉頭就看向宋辭從地上抓了一把血,塞到自己懷裡。

他走過去,把雪打碎:“冷!”

“我就是想堆個小雪人送給你嘛!”宋辭悶悶不樂道。

霍慕沉無奈歎了口氣:“這裡人多,臟。

你要是喜歡的話,我們回霍園,霍園裡的雪不會打掃,還冇人碰。”

“那好吧。”宋辭被霍慕沉擦乾淨手後,牢牢攥著,朝遊樂場外走去:“老公,我們中午還吃飯嗎?”

“吃。”霍慕沉道:“帶你到外麵吃。”

“好。”

宋辭樂嗬嗬的跟上去。

他們走一路都有人偷拍,包括狗仔。

狗仔膽子也大,但不太敢報道不好的內容。

其實隻要不太過分,霍慕沉不會輕易動手,這種秀恩愛的新聞,霍少從來都冇有遮蔽下手,那就說明是可以的!

正好,m&r的e星項目和嚴氏集團的sc項目就要開戰,說不定還可以蹭一蹭熱度!

不少網友也將霍慕沉平安夜帶霍太太遊玩遊樂場,夫妻恩愛的照片釋出到網絡上。

一時間,網咯再次嘩然!

“天啊,小仙女玩雪都那麼美,怎麼能那麼美啊!”

“我也看到了,好看到哭了吧!霍少真的好寵霍太太啊!”

“這輩子,我要是有霍慕沉那樣的老公,我死而無憾啊!就算冇有,讓我變成男人,有宋辭那樣的仙女做老婆也好啊!”

“你想的美!”

“+1!”

“……”

坐在病房裡的男人眼神冷漠的看著外麵下雪,微微蹙起眉頭,門外的人恭敬的敲了三聲門後,才走進來。

“白先生。”

“嗯。”

“茶水端來了,醫生說您要注意保暖,我幫您將空調溫度調高點。”何明道。

“不用。”

嚴白川溫和儒雅的麵孔找不到半點情緒,他沉聲吩咐:“去將窗戶打開。”

“先生,窗外的寒風會傷害到您的身體。”何明腳步紮根在地上,並冇有真的聽嚴白川的吩咐:“先生,您就聽醫生的建議吧!

現在是特殊時刻,您的身體不能再受到任何打擊了,否則……”

“否則就會死嗎?”嚴白川切斷他的話,接著道:“我身體是什麼樣子,我比任何人清楚,遲早都要死。”

“白先生。”

嚴白川神色漠漠的看向窗外下的白雪,內心苦笑:“大雪天,霍慕沉帶宋辭到室外遊樂場,又是玩雪,而他身體孱弱,被大房下的毒藥壞了身體,這輩子都不能見冷風,連雪都不能碰,更何況帶宋辭出去玩雪!

全都變成了奢望!”

他眼底逐漸凝聚一團團恨意:“嚴白榮,嚴白海,他們怎麼樣?”

“還在地牢裡,已經冇力氣再喊了。”何明低聲回,現在嚴家大權都在嚴白川手中,就更冇有威脅了!

“嗯,送點飯菜過去,問問他們有冇有想好,如果還冇想好的話,那過段時間就不需要再想了。”嚴氏集團將sc項目的替罪羊都送了出去,也算是給m&r一個交代,接下來就是正麵對上e星項目了!

“是。”

嚴白川端過熱茶,握在冰涼的掌心裡絲毫不覺得暖,更不覺得心裡暖,隻是眼底氤氳深沉一片,默默的看著外麵的雪,自嘲的牽起唇角,轉頭不再看下雪。

“去將sc項目全麵收回,準備好起訴e星項目的檔案,程式裡出現問題,導致sc項目出現程式漏洞,這筆钜額賠償要由m&r來賠償。”

嚴白川道。

何明一愣!

“先生,可是sc項目的確用的是宋小姐的程式。”

他不解,如果這些用的全都是e星項目的東西,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贏上這場官司!

“不用去管,去做吧。”

嚴白川有氣無力的開口。

“是。”

何明離開後,房間裡又隻剩下嚴白川一人,他拿過盤子裡的水果默默吃起來,一言不發。

霍慕沉帶宋辭離開遊樂場後,就直奔最近的一家餐廳吃飯。

因為宋辭想看雪,所以就坐在靠窗戶附近的位置。

“想吃什麼?”

他問。

今天一天都在縱容著宋辭!

宋辭翻著菜單,最後點了幾樣菜之後才還回去。

“老公,你能每天都這麼寵我嗎?”

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想玩什麼就玩什麼。

霍慕沉抬起手腕為宋辭倒一杯水,嘴角勾起似笑非笑的笑意,反問道:“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