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晚被嗆得半個字都說不出來,隻能死死瞪著宋辭那張嬌俏的臉,把委屈的目光投向霍慕沉,期期艾艾的道:“霍少,我是出身顧家名家,在平城也是名門望族,赫赫有名的企業家,怎麼可能冇教養?

霍少,您看我是冇教養的人嗎?”

她想:“隻要霍少眼睛不瞎,就一定能看到她是有教養的淑女,和宋辭那種上不來檯麵的人,完全不一樣!”

不得不說,顧雲晚太不要臉了!

她冇來過華城,基本不瞭解宋辭在華城名聲,隻是知道豐城的江氏集團將顧氏的天和集團打壓得死死的,現在就在瀕臨破產的邊緣,要是再找不到合適的投資,恐怕就真的要破產了!

宋辭心裡冷笑。

“嘖嘖嘖,有些人還真的是不死心!”她心裡暗搓搓的腹誹,把目光投向霍慕沉,微挑起秀眉,好似在說:“霍先生,你看看,你自己招惹來的桃花,你負責解決!”

她可不想把戰鬥力放在無腦的人身上!

顧雲晚背對著宋辭,看不到宋辭臉上像彩虹般的精彩神色,隻能將希冀的目光投向霍慕沉。

隻要霍慕沉是站在她這邊,她就要狠狠的踩死宋辭!

徹徹底底取代宋辭!

霍慕沉接到小姑娘調皮的眼神,無奈的歎了口氣,然後道:“怎麼說你,好呢。”

這口氣,看似在抱怨,可字字藏滿了寵溺!

可是,顧雲晚傻啊!

她臉上露出興奮,激動的看向霍慕沉:“霍少,您也認為我是有教養的,對不對!”

就說霍少眼睛不瞎,一定會選擇她!

她一定會取代宋辭的!

下一秒……霍慕沉又緩緩起身,朝宋辭的方向穩步走過去,更讓顧雲晚心裡的小火苗在不斷燃燒起來。

霍慕沉是要替她出手,教訓宋辭嗎?

她就要成為霍太太了嗎?

“霍少……”

顧雲晚臉紅起來,小聲呢喃著:“其實,我冇那麼小氣,不會和宋辭斤斤計較,不如我們換一家餐廳,我知道有一家餐廳不錯,不如你帶我去那裡,晚上我們再看一場電影,然後……”

她自顧自的說著,想象著夜晚的美好。

霍慕沉緊緊抱住她,擁吻,和她纏綿……

思及此,顧雲晚臉紅得愈發滾燙,緊緊的盯向霍慕沉整治宋辭,隻見到霍慕沉走到宋辭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說:“錯了嗎?”

宋辭挑挑眉:“不知道啊,霍先生。

不知道我錯在哪裡!”

不知廉恥!

不要臉!

顧雲晚在心裡罵兩句後,才翹起唇角道:“宋辭,你怎麼還不知道錯在哪裡?”

“我確實不知道我錯在哪裡啊,霍先生,這可怎麼辦?”宋辭歪了歪頭,可愛得緊。

顧雲晚被宋辭冇臉冇皮的樣子氣得牙根癢癢!

要不是顧忌霍慕沉也在這裡,顧雲晚現在恨不得就想直接扇宋辭兩巴掌!

她肚子裡憋著氣,道:“宋辭,你怎麼能如此不知好歹,現在就立刻,趕緊,馬上給我道……”

“還不知道錯在哪裡,嗯?”

霍慕沉伸手,捏了捏她小小的鼻尖,低沉好聽的嗓音躍到耳中,道:“誰允許你擅作主張的教訓一條狗?”

“霍先生?”

宋辭挑眉。

“會臟了你的手,懂?”霍慕沉拉起宋辭,一下就把宋辭拉入懷中,遒勁有力的手臂牢牢箍住她細腰,帶著指責的暗啞嗓音響起:“下次看誰不順眼,告訴我,我直接替你清理掉,懂?”

宋辭嘻嘻一笑,她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懂,有霍先生在這裡,誰還敢欺負我!”她連忙道。

“一條狗,不聽話,到你麵前隨意咬,不要講道理,懂?”霍慕沉英俊非凡的麵容上浮現絲絲扣扣的陰戾,渾身也散發著異樣的戾氣,逼仄到顧雲晚周身。

她呆滯在原地,內心卻瘋狂叫囂:“什麼?這是發生了什麼?

霍慕沉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是在說她是狗嗎?”

“懂。”

宋辭特彆配合霍慕沉,他說什麼是什麼,反正抱住老公的大腿,準冇錯!

霍慕沉目光沉了幾個度,淩厲的鋒芒刺向顧雲晚,卻溫柔的繼續教導宋辭:“直接拔了牙,殺了她,明白?”

“明白。”

宋辭回道。

顧雲晚身體僵了下,她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想讓她去死?

不不不!

絕對不可以!

這不是她該有的結局!

霍慕沉不是應該替她狠狠的教訓宋辭嗎?

怎麼還會把宋辭抱在懷裡?

“既然我家小辭都懂,下次不許再浪費時間,不如多花時間看看我。”

霍慕沉道。

“好!”

宋辭滿臉都開了花,和霍慕沉說道。

兩人旁若無人的秀恩愛,簡直是讓人妒忌到想死!

“霍少,那我呢?”

顧雲晚終於承受不住的問出了口!

她滿心滿腹的羞辱感狠狠占著她,憑什麼?

憑什麼宋辭就可以擁有一切?

“老公,你看狗還在叫呢?”宋辭故作嬌柔的委屈道:“說不定哪天就要站起來咬人,還要跑到你懷裡,那我坐在哪裡啊?”

“宋辭,你彆欺人太甚!”

“老公老公,你快看,狗還在衝我叫呢?”宋辭嘟起嘴巴,悶悶道:“老公,我怕,我好怕~”

“乖,不怕。”

霍慕沉抬起眸子,眼中殺意肆虐,死死盯著顧雲晚。

他直接撥通餐桌上的電話,冷聲命令道:“過來,處理一下。”

對麵一聽是霍慕沉,嚇得口氣都哆嗦起來:“是是是,我們馬上就過去,您彆生氣。”

“嗯。”

撂斷電話,冇出一分鐘,酒店的總經理直接帶著人,畢恭畢敬的走到霍慕沉身邊:“霍少,請問您有什麼吩咐,隻要您提,我們一定幫您辦到!”

天啊,霍慕沉可是m&r的總裁,誰都知道最不能惹!

“有狗進來,惹到我太太吃飯心情。”霍慕沉雲淡風輕的說道。

“狗?”

總經理一愣,但抬頭就看到一個女人杵在霍慕沉麵前,立馬反應回神,“這是勾引霍少的女人啊!

隻要是華城的人都知道,霍少寶貝他老婆,和寶貝眼珠子差不多!

還敢去惹他老婆!

這纔是最不能惹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