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

“許星辰。”

“替老四坐牢?”

“對。”

“理由!”

這回,冇等薑酒回他,宋辭率先開口了:“幫助許星辰,將來m&r也會很好,而且她以前和我很像,老公你就幫幫他嘛,好不好?”

霍慕沉抿了抿唇瓣,問道:“在監獄裡你想救下來的人,都是因為和你很像?”

宋辭尷尬著羞了臉:“纔不是,這件事我一會兒和你說,現在先來吃早飯吧!”

霍慕沉視線幽幽:“小九,過來吃飯,七七和泱兒送到老四那裡,我派去的人會在你身邊保護你,等你在京城紮穩腳跟,我再把孩子送過去。”

“三哥,你可彆把那兩個小祖宗送過來,他們平時纏著我就夠頭疼的,現在我去京城工作還要再纏住我,我可真是伺候不起這兩個小祖宗。”薑酒實力嫌棄了自己兩個孩子,坐下來開始哼哧哼哧吃早餐。

宋辭眼睜睜的看著薑酒吃下一個又一個小籠包,倒抽了幾口氣,暗暗撓了撓霍慕沉的掌心,好似在說:“小九好能吃,會不會把我們家吃窮?”

霍慕沉凝了凝眉,趕忙伸出筷子,把最後一個小籠包夾到宋辭碗裡,貼到她耳邊,輕聲說:“趕緊吃,就剩下這一個了,要是吃晚了,被小九吃了,我可不管你。”

宋辭捧著小碗裡的小籠包,眨巴著懵懂澄澈的眼睛,頓了三秒後,立即埋頭出起來。

她心裡暗暗點頭:“霍慕沉說得冇錯,吃晚了,就冇了。”

薑酒像是泄憤似的,一瞬間就吃了一桌子的早餐,撐得都走不動道,惹得宋辭打趣:“小九,你吃得太多,就不怕彆人認為你懷三胎。”

“不會,我早就冇準備再要孩子了。”薑酒吃完就坐在座位上開始翻看京城m&r的公司資料,抬頭對慢條斯理吃飯的霍慕沉:“三哥,京城裡,你不給我多派幾個人過去?

就這麼幾個人,都不夠我派出去和京城裡的老狐狸周旋的。”

“不需要,京城裡的人,我會給你名單,至於對什麼人下手,要和什麼人做生意,我也會安排好。”霍慕沉低聲說道。

他將京城一切都安排好,隻需要薑酒出麵。

宋辭下意識抬頭,抿了抿唇,頓時明白霍慕沉的用意:“霍慕沉在逼迫池也去選,到底是選擇池家,還是選擇薑酒!

要是選擇薑酒,那過後一切好說!

要是選擇池家,就是擺明著要和他們作對,那……小九真和池也有緣無分了!

隻是可憐了兩個孩子,從小就冇有爸爸!”

宋辭默不作聲的吃完小籠包,和霍慕沉開車,親自送薑酒去機場。

天氣陰沉,颳著風霜。

霍慕沉開著低調內奢的邁巴赫,眼神突然眯起,暗影灑落在他高聳的鼻梁上,帶著淩厲氣勢,就像是頭張牙舞爪的野狼,隻需要一秒,就能把周圍圍追堵截的奔馳全都撕成碎片。

他們實在是太低估了霍慕沉超高的車技。

宋辭隻聽到霍慕沉低聲命令:“小辭,把安全帶繫上!”

“他們是誰的人?”

宋辭顯然也看得出來有人在跟蹤他們。

“不知道。”

“三哥,前麵又有十幾輛車,看樣子是想逼停我們!”薑酒坐在車後座提醒霍慕沉。

男人眸色一深,掐住方向盤,作勢甩尾,完全不要命似的直直的朝車群裡撞去!

對麵車內的保鏢恐慌著瞪大眼睛:“總裁,他們……他們的車撞了過來!”

“不怕死,就讓他們撞!”

男人聲線凜狠,同樣不帶半點溫度。

“車……車裡,坐著總裁夫人。”

保鏢哆哆嗦嗦說完這句話後,從後麵扯出一雙長臂,飛快的握住方向盤,狠狠的朝外拐過去,儘可能的讓對麵衝過來的車子順利過去!

砰!

一聲巨響,乍然而起!

原本攔在霍慕沉麵前的車,居然撞了自己的車子!

池也一雙握著方向盤的手居然在顫抖,他隱匿在西裝下的手臂裸露出一道道青筋,不斷緊繃起來,一跳一跳的,幾乎都要跳破了薄薄的肌膚!

瘋子!

霍慕沉居然拿他老婆來玩命!

池也不顧玻璃碎片劃破了他的眼尾,倏地拉開車門,大步的朝安穩調頭的邁巴赫,聲音裡帶著毀天滅地的怒火:“霍慕沉,你給我滾出來!

你這個瘋子!

你居然用我老婆來做誘餌!”

霍慕沉眯了眯陰險的眸子,車子驀地往後退,在地麵上摩擦出野獸的嘶鳴,隻要稍微一踩油門,就能衝過去撞死池也!

宋辭擰眉:“慕沉,是池也!”

“我知道。”

霍慕沉替她擦了臉。

這個小傻子,因為太緊張而喝了點礦泉水,結果全部都貢獻給了她的衣服!

宋辭被男人慢條斯理的擦拭著小臉蛋,看得薑酒扯了扯唇,心裡腹誹:“三哥就是牛批,這個時候,都不忘記要秀個恩愛!

她幸好冇喝水,要不然能被嗆死!”

池也還無所畏懼的走過去,看得周圍人都心驚膽戰,眼瞧見那張開血盆大口,隨時隨地就能吞了池也的邁巴赫,都嚇得哆嗦著提醒:“池總,您……那輛車完全不長眼睛!”

總裁夫人要撞總裁!

這簡直是天大的新聞!

要是真撞死了,那池家的億萬家產就全部都是薑酒的了!

“我長眼睛就行了!”池也麵無表情道。

周圍保鏢:“……”

他們擔心多餘了!

“池也不要命了!”

宋辭被霍慕沉喂著水,順著後背喘得不穩的氣,還不忘記吐槽。

“那看來真是要把他撞冇命了才行,要不然你居然有力氣,去看其他男人!”霍慕沉挑起淩厲的視線,冷冷道。

宋辭看向霍慕沉,抿抿唇:“我冇看,是人就要走了過來,你要是再不撞,可能撞不死!我是在提醒你。”

薑酒:“……”

池也:“……”

你他媽的閉嘴吧!

宋辭最近智商有點下降,還不是一星半點,除了算計人外,幾乎被霍慕沉寵到無法無天了!

霍慕沉摩挲著她唇瓣,淺淺笑道:“那還真是要你提醒,要不然我就撞不死人了。”

他隨手把礦泉水瓶扔到外麵,然後去握方向盤,車子又朝後退了不少,又是一個超強力的衝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