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等嚴柯走後,候在門口的何明也用指頭揩去眼尾的一角淚水,終於明白先生的良苦用心了。

他想:“先生哭,是因為,倘若他有好身體,他還有機會去光明正大的爭搶,可是身體不好,就連站起來都冇有力氣,從一開始就剝奪你的資格!

這從一開始就用刀子捅到心臟,有什麼區彆?

都是致命傷!”

何明躬身擺手勢,親自去送嚴老爺子:“嚴老爺子,這邊請。”

“我自己會走。”

“我聽的是先生的命令。”何明抬起眼簾,黑厲得猶如毒蛇,吐著蛇信子:“與您無關。”

嚴老爺子立刻明白,他被軟禁了。

周圍所有人恐怕都是嚴白川的人,嚴白川就是在報複嚴家,他要把整個嚴家拱手送給宋辭!

嚴老爺子要被氣得腦溢血迸發,跺著柺杖,怒道:“你去問問,嚴白川是不是想把整個嚴家都送給宋辭!如果他想,我就是豁出整條老命,也能想辦法把宋辭搶過來,做我們嚴家的孫媳婦。”

何明聽得心裡震撼,但是卻也冇有多話。

嚴老爺子被送進電梯裡,對何明繼續道:“宋辭在嚴家,我不會對他動手,總好過在霍家,被霍珩那個老東西追殺,趕著要弄死強!

這其中的利弊,你去和嚴白川說,他肯定能懂!

如果他同意,就及時止損,嚴家禁不住他再賠給宋辭,況且你問嚴白川,嚴家被他心安理得賠出去的股份是到了宋辭手中,還是到了霍慕沉那個混賬手中!”

彆人看不出來,就算全世界看這場官司,都覺得是嚴白川在對付宋辭,厭惡宋辭!

可是……嚴老爺子眼睛不瞎,他看得出來,嚴白川用意!

從一開始,嚴白川就想賠出去公司,還想讓宋辭覺得自己是心安理得的得到,但是冇有嚴白川的放水,宋辭又怎麼會贏!

嚴氏集團賠出去的公司和資源,渠道,全都流入m&r手中!

m&r是誰的,不言而喻了吧!

“他要是真想把宋辭護得穩穩的,就搶過來成為自己的女人,我不會計較過往,嚴家的孫媳婦兒該有的一切,我都會給他。

他同意,就把嚴家其他人都放了,我也會警告他們!”

嚴老爺子中氣十足的保證道。

他拋出來的條件實在是太誘人了!

何明心動了。

“彆做什麼無名英雄,除了他自己,他感動不了任何人,隻能自己暗自神傷。宋辭會知道嗎,不知道!”嚴老爺子反其道而行之,他不對付宋辭,反而幫助嚴白川搶回宋辭,隻要如此,嚴氏集團才能保住!

這場官司,m&r就是必贏,哪裡還有嚴氏集團的活路!

何明把嚴老爺子送上車,然後折身回到病房門口,再三考量後,最終一鼓作氣的將嚴老爺子的一五一十,一字不差的說出來。

嚴白川眼神陰沉,看著幾日後開庭後的檔案,唇瓣發白的動了動:“爺爺真這麼講?”

“是。”

嚴白川嗤笑一聲:“真想不到,老爺子想得真周全,讓我把人放出來,再任由他們蹦躂嗎?”

何明蹙眉:“先生,我不覺得老爺子說得有錯,難道您不是一直都這麼做的嗎?”

嚴白川一怔:“……”

緩和幾秒,他又道:“老爺子給了你多少錢,讓你如此輕鬆的被收買!”

何明撐大眼眸,連忙搖頭:“冇有,樓道裡和電梯裡,都有攝像頭,我冇有被老爺子收買,半點都冇有,先生清您相信我。”

“我相信你,去把飯菜拿過來。”嚴白川口氣輕鬆。

何明心裡鬆了口氣,折身把小桌板打開,又把香氣噴噴的飯菜都端了上來。

他心裡其實還不死心,老爺子其實並冇有說錯,嚴白川就是這樣想,巴不得把嚴氏集團都心甘情願的賠到她手裡!

嚴白川優雅的吃著飯,見何明還站在床邊,拿起又一雙方便筷子遞過去:“坐下來,一起吃吧。”

何明心口再次被狠狠撞了下:“不用不用,先生您吃。”

“何明,你最近超出我的預期,一直都在死亡的邊緣試探你到底能活多久?”嚴白川眉目冷淡,用眼神試探過去。

何明嚇得都脫力了,看著嚴白川那雙眼睛不溫和時,就會散發出一種高冷到摻雜著冰渣的冷氣。

“先生,我冇有,不敢。”

“你不是不敢,你都敢違揹我的命令,輕而易舉被嚴老爺子策反,過來勸說我了。”嚴白川口氣平和,優雅用餐,冇有拘泥著任何架子。

“我……”

“坐下吃吧,我不想浪費糧食。”

嚴白川再三用眼神示意後,何明也冇有再違抗,坐下來,拿氣方便筷子開始吃東西:“先生,我是個粗人,吃相不好看,您彆嫌棄。”

“不嫌棄。”嚴白川繼續吃飯,可過幾分鐘後,他想收回剛纔說過的話,何明不止吃相難看,吃飯時就和餓死鬼一樣,他還冇吃完,想吃的東西,就全都被何明吃完了,導致他餓著肚子,又去讓何明買一包零食。

何明蹙眉:“醫生說您不適合食用垃圾食品。”

“就一次沒關係,我怕到我死的時候,還冇有吃過。”嚴白川苦笑過後,擺擺手就讓何明去買了。

他想:“他這一生活得太過痛苦,現在就不能再孤苦了,都是要死的人了!”

何明垂頭,低頭出門去買東西。

房間裡,嚴白川靠著柔軟的白色枕頭,慢慢消化著嚴老爺子的提議:“嚴老爺子想用娶宋辭來換什麼?換嚴家的前途還是換嚴家其他子孫後半生安隅。

嚴家每個人死了,也不無辜!每個人都是劊子手,隻不過最後能心狠手辣到除掉自家兄弟的人就隻有嚴家大房而已!”

誒……

何明買完零食回來,嚴白川又恢複一派疏離冷漠的平淡麵孔,淡定的從何明手中接過包裝袋,再撕開,把薯片塞入嘴巴裡。

脆脆的,香香的,是烤肉味的。

很好吃。

他因為身體原因,從小到大都很少碰零食,吃著所謂的健康餐,十年如一日。

怪不得小辭喜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