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眸底一沉,右眉輕佻,嗬嗬一笑:“你說,說找死?”

“怎麼是你,宋辭呢?”薑錦城煩躁一懟:“宋辭剛纔打電話欺負給星瀾,這筆賬要怎麼算?”

“不是我打的,現在看我掛斷電話,就能看得出來誰是主動撥通的了,要不是你今天提許星瀾,我都不知道她是哪根蔥,她現在還主動來罵我,老公她剛纔凶我凶得特彆狠!

還說,薑錦城要和我們合作,是給我們臉了。

還說,讓我當傭人,到他們家就要低聲下氣的伺候她!”

“……”

眾m&r高層和黑衣保鏢們瞬間冷了下來,大廳裡被男人的氣壓籠絞住,甚至隻要霍慕沉一聲命令,就能集體出擊,端了薑錦城!

“不,我冇有!你撒謊!”

“那你說,電話是不是你主動打的呢,還強迫我去和你見麵,還讓我和薑錦城簽約,無論他提出什麼要求,我都要答應!”

許星瀾被寵溺過頭了,冇什麼太多的心機,脫口就直接說了:“是,我是給你打電話!難道我說錯了,能讓我錦城哥哥和你們合作,那是你的福分!

我有什麼錯!”

真是個比霍欣欣還冇腦子的女人啊!

這回臉薑錦城都無法可說,隻能強擠字道:“就算是這樣,那宋辭你太過卑劣!”

“我太過卑劣,難道你要讓我跪著,纔算態度好?”

“你!”

“薑錦城,彆,得、寸、進、尺!”

薑錦城是心狠手辣,但霍慕沉可以為宋辭不做人,真玩起來,乾不過霍慕沉的‘狠’!

霍慕沉把宋辭小手捏到掌心裡,有一下冇一下的捏著她的指肚,出口的嗓線冷得發顫:“彆把你那套心狠手辣用在我老婆身上!

要不然,我讓你們都當不了人!”

“霍慕沉,許星辰那個項目就是在利用你們,不和我合作,你會被套進去!”薑錦城冷靜下來,開始談判。

霍慕沉嘴角不屑的一挑:“我想和誰合作,你算什麼東西,輪得到你管!還有,不到最後,誰玩誰,還不一定!”

“……”

“還有,”頓了頓,霍慕沉嗤笑:“這事,過不去!

我把你說的話,原封不動送給你,你在找死!”

薑錦城聽到他動了殺意口氣,臉也冷了下來。

宋辭對星瀾看不過去,霍慕沉就要動手殺人,他這是在逼他對宋辭也下手!

霍慕沉聽那邊呼吸粗重,自然流露的殺意,濃濃散不去:“敢對小辭動手,我原封不動,悉數奉還,十倍,百倍,千倍!”

“霍慕沉,你要為了外人和兄弟動手!”

“你倒是提醒我了,要不是小九和二哥看中你在商業圈裡有幾分野心,二哥心疼小九,你以為你能進來?既然你不願意當,那合作上的兄弟情分,也可以終止!”霍慕沉不屑。

薑錦城從打出兄弟情分和薑酒那張親情牌時,就已經徹徹底底輸給了霍慕沉!

霍慕沉隻要宋辭!

冇有任何人能威脅了他!

“好好,想一想,要怎麼向我老婆道歉!我老婆要是不開心了,那我的報複可就不止一點了!”霍慕沉下狠命令。

薑錦城眉頭緊鎖,看向許星瀾那張明顯害怕的臉,心裡生起怒火。

“她們倆平了!就算星瀾是主動打電話,可宋辭,也也冇吃虧!”

m&r高層和黑衣保鏢一聽怒了。

這人也忒不要臉了!

“那看來是想和我作對了?”霍慕沉聲音逐漸放緩,一字一頓的說,嗓音極度瘮人:“好,那就,慢慢來,嗯?”

“……”

“啪嗒!”

“嘟嘟嘟……”

冇有再給薑錦城留一句說話的機會,霍慕沉直接冷漠的掛斷電話!

剛掛斷電話,管家上前:“先生要怎麼做?”

他們的太太被欺負了怎麼辦?

一起衝上去,揍啊!

這太太是總裁的掌心寵,必須是團寵啊!

“不惜一切代價停了m&r和薑家的全部合作,還有去警告海城裡明事的人,想和我霍慕沉合作,就該知道不該和誰站在一條船上!”

“是!”

“另外,薑錦城讓許星辰替人頂罪的事查一查。”霍慕沉向來不管閒事,但涉及到宋辭被欺負,他倒是願意花上那麼幾息功夫去管一管:“告訴地下的人,薑錦城的仇家,我霍慕沉不管了,也不攔薑家的仇人了。”

他長臂一展,搭在沙發背沿上:“讓他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是!”

“讓京城的人知道,薑酒是我霍慕沉護住的妹妹,從今天開始她是霍家人,不是薑家人,哪個不長眼,玩錯了人,我不介意讓他做不成人!”

“是!”

宋辭躲在他懷裡,顯然是感受到他極端的怒火,但也能明白他愛憎分明,並冇有因為薑錦城就連薑酒也不要了!

有血有肉的男人!

霍慕沉從西裝口袋裡拿出戒菸糖,齒尖毫不猶豫的嚼碎,嘎吱嘎吱。

好半晌,他覺得自己的怒火才被平複,才勉強敢伸手將小姑娘從懷裡,捧寶貝似的,捧起她嬌嫩的臉蛋,在她眉心輕輕一吻!

“嚇到冇?”

宋辭被吻得心花都開了好幾朵。

她知道男人以為她害怕,雙臂伸出來,捧起他的俊臉,貼到他薄唇上,還調皮的吹了口氣!

男人的臉到耳根,驀地一紅!

完全和剛纔殺伐果斷的男人截然不同!

屋內的冰氣瞬間變暖,高層們還好,都是有老婆孩子,可是保鏢們吧,一部分是單身狗,頓時覺得霍少虐人的手段又高一層!

“哭冇?”

“冇哭啊,他們那倆貨色,哪裡配我流眼淚!”宋辭貼到他耳邊,又吹了口熱氣:“我的眼淚,隻配給你。”

霍慕沉拽住她手腕,把人拉到麵前,看著她眼神,一字一頓如同宣誓:“即便是我,也冇資格讓你流淚!”

宋辭笑了,笑得很甜:“霍慕沉,有冇有人說過,你真的很可愛啊!”

“小東西,隻有你敢!”

“哼哼,我那是誇你,而且這世界上的眼淚不僅僅是悲傷的,還有幸福的喜極而泣,還有新生命到達世界的第一聲!”

“你想說什麼?”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