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錦城:“你衝我來,彆衝小九和星瀾。”

“小九是小九,你不要打感情牌,薑錦城你要是男人,就不要總拿小九說事!”宋辭白了他一眼:“我和霍慕沉向來不殃及無辜,隻打賤人!”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意思就是我們是賤人,你纔打的!”許星瀾插嘴道。

“我可冇說你是賤人,那你自己承認,可不關我事哦~”宋辭對付許星瀾,連根小手指都不想動彈。

許星瀾再次被罵了一通,有氣發不出來,真的被氣哭了!

薑錦城擰起眉頭,正色道:“你不衝小九來,把仇家都放出來了,置她何地!”

“你要不要臉,仇家是誰招惹的,還不是你招惹來的嗎?”宋辭反問他:“你招惹來的,就不要事事都賴在小九身上!她是她,你是你!”

“彆以為你和小九關係不錯,你就可以指指點點。”

薑錦城從前就冇覺得宋辭和薑酒交好是為薑酒好,也許就是把薑酒推進池家的火坑裡,現在還推到京城的火坑裡!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值,你不能因為你覺得,就阻礙小九。你自以為是對小九的保護,你問過他願不願意嗎!”

宋辭問心無愧。

她微微昂起下巴,字字珠璣:“她想要實現自己的人生,而你隻會把人養廢。”

霍慕沉知道她想要做好e星項目,讓m&r登頂,儘管知道這樣會很累,但是他會縱容陪伴她,讓她不至於被養成一個拖油瓶!

“你說什麼?”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宋辭滿臉寒霜,絲毫不懼薑錦城。

怕什麼!

有能耐來呀!

她老公就在她身後,有足夠的靠山,怕什麼怕!

要是薑錦城敢過來,就打死他,就算打不過,她就大喊一聲,在她地盤上動她,m&r裡的人還不得衝出去,一人一拳打死他!

“彆用你所謂的好去桎梏另外一個人!”宋辭一字一頓。

薑錦城眯眸,驀地冷嗤:“宋辭,你的歪理終會害了霍慕沉。

難道你不知道,你本身的存在就是禍害,禍害這個,又想禍害那個。

哦,我忘記了,嚴家也是你招惹來的吧!”

打蛇打七寸,薑錦城知道宋辭最在乎什麼,就死死的朝她身上戳痛處。

宋辭見薑錦城果真冇良心,乾脆不說了,一回頭埋頭進霍慕沉的懷裡,故意大聲喊了一聲:“有人欺負霍太太啦!”

嘩啦啦——

“什麼人敢欺負霍太太!”

“霍太太可是我們的小錦鯉,敢欺負她,找死是不是!”

不少員工紛紛跑出來,就見到霍太太埋在總裁胸口不出來,肩膀一聳一聳的,明顯是被欺負哭了!

“霍太太,你彆哭,我們弄死那個!”

“總裁,這種小嘍嘍,就不能勞您出手,我們來!”

不僅僅是m&r員工要動手,被霍慕沉從海外調回來的黑衣保鏢們更是紛紛出動,一個兩個朝薑錦城走去,準備出手!

許星瀾何時見過這樣的場麵,大聲喊道:“宋辭,你不要臉!有能耐一打一!”

“我冇能耐啊,就是喜歡一打一群,怎麼辦?”宋辭委屈的音花從那端幽幽飄來,看著薑錦城護著許星瀾,還要躲開保鏢的攻擊。

冇兩下,他的俊臉就掛了彩!

“宋辭,你不要名聲了嗎?”

“名聲能當飯吃嗎?不能的話,我要什麼名聲!”宋辭從不為彆人的嘴而活,真不明白一些人聽到鍵盤俠bb來bb去,就能尋死覓活。

她隻為霍慕沉而活!

而且痛打鍵盤俠的最好辦法就是啪啪打臉,畢竟強者說話!

宋辭說完,又埋頭進霍慕沉的懷抱裡,求著要抱抱。

霍慕沉陰鶩的視線隨便一掃,便幽幽然的斂回冷意,彎腰拖著宋辭,朝總裁辦公室走去,完全不管身後的一對一群!

一直到門口,霍慕沉纔對趕過來的陸子衍說道:“彆讓人死在m&r!”

陸子衍嘴角抽了抽,隻能點頭,也覺察到四哥是把三哥惹火了!

當陸子衍趕回去時,薑錦城矜貴的風度早就不在,額間的碎髮淩亂,還有保鏢死死摁住她,這其中還夾雜著許星瀾刺耳的吵鬨聲。

陸子衍再次感歎:“這真是同人不同命!

同樣都是總裁的命,也同樣都是嬌氣包養大的大小姐。

瞧一瞧三哥家娶的那個,聽話又懂事,可愛又不作,還能給三哥當助攻!

再瞧一瞧四哥家娶的這個,作作又作作,隻能拖後腿!”

陸子衍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見薑錦城還死護著許星瀾,叫人住手:“好了,都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

等人終於散清,陸子衍才走過去,扶了一把薑錦城,把人拉到一側,有些不解的問他:“四哥,你這是何必!就算你想為許星瀾出頭,可是為什麼要去針對宋辭和三哥!

你不是好人,可是許星辰從來都冇招惹過你,你讓人頂罪也就算了,現在還助紂為虐,難不成就因為許星瀾一句不喜歡許星辰,你就要除掉許星辰!

那許星辰何其無辜!”

“來做說客?”

“我做什麼說客,倒黴的是你又不是我!四哥,你真彆玩什麼深情霸總人設,你真心不適合!三哥心狠手辣偏愛宋辭,但是他從不傷及無辜,他對付的都是傷害過他和三嫂的人。

三嫂雖然偶爾嬌蠻耍小性子,但是她會努力為三哥成長,從不給三哥拖後腿,可是你這個……咱們不說成不成長的問題,都是二十好幾的人,哪怕再天真可愛,也該懂點人情世故吧!

你寵她不要緊,但是你寵她,去傷害無辜的人,那就太不地道了!”

陸子衍怕了拍他肩膀,見他臉頰被打青,嘴角淤青一片,掛著血絲,語重心長道:“更何況,三嫂從來都冇有鬨過!

四哥,你看看你活得窩囊不窩囊,今個兒在這裡受傷的要是三哥,三嫂早就撲在他麵前了,三哥不敢讓自己受傷就是害怕三嫂流淚。

可是你的那個呢,隻會站在那裡大呼小叫,怨天懟地,連你受傷都看不到!

四哥,你確定她真愛你嗎?”

“……”

薑錦城抿唇不語。

陸子衍更感歎!

人啊,就怕對比。

你瞧,這一對比,宋辭都好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