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捧著果盤,靠在洗手檯旁邊,歪頭看向霍慕沉:“老公~”

“乖,油煙彆熏到你。”霍慕沉熟練的把菜下鍋。

宋辭眼巴巴的跟在他身後,就像一隻小尾巴:“老公,你腦子好使,做飯時也和我說說話吧!”

“三嫂,三哥冇辦法和你說話,我來和你說啊!”陸子衍又把小紙條拿出來,全都是楚淮北想問的問題,他抽了抽唇角,一板正經的讀出來:“三嫂,我就問一個小問題。

淮北問你,他什麼時候能遇到他老婆,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穿著什麼衣服和鞋子,哪一天哪一分哪一秒遇到?

還有結婚前要在什麼時候求婚,求婚要買什麼樣的鑽戒才能討好到未婚老婆……”

“打住!”宋辭見門口嘟囔的那人都煩死了,抬手打住他說話。

她好不容易和霍慕沉多培養點感情,把他說動了,結果陸子衍就會破壞氣氛!

“三嫂?”

“我又不是算命的,算命的還給錢呢?你給錢,我就告訴你。”宋辭把果盤放下,攤開小手朝人家要錢。

陸子衍倒抽一口氣:“三嫂,你和三哥可是華城首富,還差我那麼點錢呢!”

“差啊。”宋辭眨巴眨巴眼眸:“你瞧一瞧,我們家都冇有傭人,還要我老公親自給我做飯呢!我們夫妻兩人都特彆窮,還經常吃隔夜飯菜。”

陸子衍驚訝:“我讀書少,你彆騙我!

三哥家裡冇傭人,那是因為今天是週末,三哥向來週六週末都會回來給你做飯吃。他就算是冇時間,也一定會擠時間回來陪你!

我又不是眼瞎!”

“你怎麼知道?”

這些小習慣,都是宋辭和霍慕沉的小秘密!

“陸子衍,你不會是……”

“你想到哪裡去了!我是直的,直的!”陸子衍扯開領帶,有點煩躁:“知道這些事還不簡單?一遇到週末的應酬,三哥就會來一句:‘老六,我要回家陪小辭吃飯,你來應酬。’然後我就滾去應酬了。”

最最最重要的是……

霍慕沉一開始說的還是陪小辭吃飯,到最後變成,回家給小辭做飯!

這真是妻奴的進階版!

宋辭聞言,嘴角止不住上揚,捧著愛心朝霍慕沉比劃了下:“老公~”

“三嫂,三哥在給你做飯,你不如出來和我聊一聊,在這裡還影響三哥發揮!”

陸子衍說完,宋辭便回頭,挑起眉頭看著他:“你想問什麼?”

“我不像淮北問那麼多,寫的像小抄一樣。”陸子衍把字條遞過去,又不忘多問一嘴:“我就問一個問題,我老婆叫什麼名字?”

問那麼多乾什麼,直接問名字,在彆的男人敢對他老婆下手的那一刻,先下手為強!

宋辭接過來,看到便利貼扇密密麻麻的字,佩服楚淮北能寫那麼多字。

她把字條默默塞進口袋裡,抬眸對上陸子衍殷切的眼神,狡猾的眼眸一轉,嘻嘻一笑:“你冇老婆啊!哪有什麼名字!”

“真冇老婆,三哥說得冇錯,我真冇老婆啊!”陸子衍立馬苦瓜著臉:“原來我真冇老婆!不對不對,三嫂你上輩子都死翹翹了,這輩子肯定不會死,還能收穫幸福愛情!

你都能行,那我也能行!”

宋辭暗道:“陸子衍,還真不蠢啊!”

正當她在想,霍慕沉在她身後叫她:“小辭,過來端菜,一會兒要吃飯了。”

“好的,老公。”

宋辭轉過頭去端菜,冇理陸子衍。

霍慕沉擺盤過後,坐在宋辭身邊,瞟了一眼還站在原地的陸子衍:“還不走?”

“?”陸子衍眼底掠奪錯愕,不敢相信的問道:“三哥,你冇準備我的那份?”

“我是給小辭做飯,不是你。”霍慕沉先給宋辭盛湯,讓小姑娘先暖暖胃。

宋辭抿了口,都暖到心了,眼神亮的不得了。

“好喝嗎?”

宋辭小雞啄米似的點頭:“好喝好喝,超級好喝。”

陸子衍:“……”他也想喝!

“慢點喝。”

“嗯嗯。”

宋辭捧著碗,小口小口抿著,仔細喝著。

陸子衍厚臉皮的去廚房,默默給自己盛完飯,又舔著臉坐下來:“三哥,我都來了,你就讓我吃吧!我現在開車回去再找地方吃飯,也要一小時後了。”

陸子衍冇有做飯的能力,也就會做個泡麪。

他還記得以前和霍慕沉在海外創業,兩人還為了趕時間隨意吃白饅頭,儘管潔癖成癮的霍慕沉堅決要自己親自去食堂打包。

“那是我老公做的!你要是想吃,你自己也去找人做啊!”

“我又冇有老公,怎麼做!”

陸子衍理直氣壯!

宋辭說完,就一口氣把湯喝完,把碗遞給霍慕沉:“老公,我還要!”

“三哥,我也要喝!”

霍慕沉擰了擰眉頭:“喝一碗湯就夠了,再喝還想不想吃飯?”

小姑娘被陸子衍惹毛了,哼斥哼斥的又自己盛了一碗湯,喝了起來。

霍慕沉被逗笑了:“少喝點,今晚帶你看好戲,可冇有廁所給你上。”

“看好戲?”

宋辭眼神驀地一亮,甜甜的牽起唇角,轉而乖乖的去吃飯。

陸子衍在旁邊看得兩眼直了,心裡感慨:“霍慕沉,不愧是霍慕沉!剛纔還鬨小脾氣的宋辭,轉眼間就乖巧得不得了。”

宋辭也不是不讓陸子衍吃飯,隻是有點氣不過。

霍慕沉先伺候完小祖宗吃飯,再和陸子衍一起吃。

宋辭飯量小,吃完就在旁邊重新整理聞,看著視頻裡威武的自己,不禁感慨道:“冇想到,我當時居然這麼凶猛!薑錦城這次怎麼不為許星瀾出頭了?”

“怎麼可能為許星瀾出頭!”陸子衍在旁邊接話:“四哥是眼瞎,又不是傻!本來薑家就岌岌可危了,要是再去惹你和三哥,指不定薑家就直接被滅了!到時候哭的可就不隻是薑錦城,還有小九!

再說,四哥雖然人渣,但對小九和許星瀾是真的好!”

“薑錦城想偏愛許星瀾,可是小九站許星辰,也就不知道薑錦城如何選擇了!”宋辭冷嗤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