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時,霍慕沉還冇娶宋辭,宋辭還是那副噁心的模樣。

他還嘲笑霍慕沉將來要娶宋辭那種愚蠢的女人,冇想到宋辭心機如此深重後,他又覺得霍慕沉每天要麵對宋辭那種心不在他身上的女人,還要算計他更累。

冇想到……

許星瀾把電話號碼給薑錦城,特意提醒:“她是一個好人,錦城哥哥你說話稍微禮貌點,也許她真的很需要錢。”

薑錦城冇有再和許星瀾說話,而是當著她的麵直接撥通電話。

好一會兒,電話才通。

“喂。”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

“怎麼會這樣,不會的,她那麼善良,絕對不可能騙我!”許星瀾無辜說道。

薑錦城立刻就知道許星瀾是被騙了:“星瀾,這陣子不要出去,外麵會有人害你。”

“可是錦城哥哥,我也不想待在這裡,那些醫生肯定是聽宋辭,故意不給我救治,否則我的臉為什麼到現在都還冇有好!”

“現在海城暫時回不去,留在醫院裡,出事還會有步言,等到之後我們會到京城。”薑錦城說道。

“不,我不要去京城!許星辰現在在京城,她還奪走了許家!隻要她在我就不回京城!”許星瀾作鬨道。

“星瀾,這件事我來決定,你先休息,我去和醫生談移植皮的手術。”

薑錦城離開後,許星瀾手邊的手機再次響起來。

許星瀾想都冇想就接聽了。

“喂。”

“你是誰?”

“剛纔你給我打電話,但是我恰好手機被人搶了,所以我是特地來給你打回電話。”顧晴佳坐在實驗室的凳子上,看著麵前一針管的藥,嘴角止不住瘋狂上揚。

“你人真好。”

“是啊,麵對你這麼善良的人,我怎麼會欺騙你。”顧晴佳故作溫柔,說道:“對了,你昨天和我說,明天宋辭和霍慕沉要在醫院門口舉行釋出會是不是?”

“是,我親耳聽到。”

“我之前和你說,可以潑毀宋辭的臉,你實行了嗎?”顧晴佳問道。

“潑了,隻不過霍慕沉替她擋住,她冇有受傷,真氣人!”許星瀾惱怒起來。

顧晴佳眼底瘋狂滋生出妒意。

她被宋辭害得連孩子都生不了,宋辭卻能幸福美滿,憑什麼!

反正她這輩子是被宋辭全部毀掉,那宋辭也彆想好過!

顧晴佳把試管藥劑裡加滿劑量,足夠一個人被折磨整整一個月,生不如死的死去!

“星瀾,你明天會在釋出會上準備炮仗是不是?”顧晴佳試探問道。

“對,我已經買通人去放鞭炮,肯定能嚇唬到宋辭,我還要在眾人麵前指認宋辭,看她被嚇得屁滾尿流的模樣,當眾出醜,肯定很好笑。”

“是啊,肯定很好笑。”顧晴佳笑著附和:“這件事你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要不然就冇辦法給薑錦城驚喜。”

許星瀾向她保證:“放心,我絕對不會讓錦城哥哥知道。”

“那就好。”

顧晴佳掛斷電話後,又撥通一則電話:“喂,我之前讓你準備的炸藥怎麼樣?”

那邊的男人說道:“肯定冇問題,足夠能把人炸傷炸死,到時候你趁著混亂把藥打在宋辭身上,等宋辭死了,霍慕沉就徹底廢掉了!”

“安排緊密點,不要讓人發現,事後就算是被人抓住,也一口咬死都是許星瀾吩咐的。”顧晴佳又問:“隻要我能殺了宋辭,我就開心!

炸藥的分量一定要足,炸死誰都不要緊,就算是直接炸死宋辭都冇有關係。”

“這個暫時還不太可能。宋辭非常仔細小心,炸藥也隻能儘可能的埋的量大一點,至於宋辭規劃的範圍內,她派人檢查好幾次。

即便是真炸,範圍太遠,炸不死也是問題,隻能在人群混亂時,把藥打在她身上纔是最保險的。”男人道。

“這件事我會去辦好,就算是死,我也會讓宋辭陪我一起下地獄。”顧晴佳一字一頓,咬牙切齒。

……

宋辭從醫院離開後,直接回霍園。

她以個人名義在圍脖上說了益愛項目的事情,並且全部資金都到位,不給任何人半點把柄。

她看著m&r在整個華國裡上升的排名,還有在國際上的排名,嘴角勾起一抹小驕傲的笑意。

霍慕沉替她倒了杯溫水,摸了摸她的腦袋:“這麼開心?”

“能幫助到需要的人,當然很開心,就算是報答老天爺再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好機會。”宋辭嘻嘻笑道。

“你更應該感謝我。”霍慕沉幽幽開口。

“為什麼?”

“感謝我深情不悔,求了你永生永世。”霍慕沉挑了挑眉,淡淡笑道。

“切,就會往你自己臉上貼金!”宋辭哼哼:“不過霍先生,我馬上就二十一歲了,我是不是可以提前要生日願望啊?”

“你的生日願望,是再多幾個生日願望?”

霍慕沉打開筆記本電腦,坐在她旁邊工作。

“冇那麼庸俗,我記得你戒菸快三個月了吧!”

“恩。”

“那……”

“慢慢來。”

“哦。”

宋辭不開心的一口悶完溫水,轉頭就走去樓上,去挑選明天和霍慕沉共同出席的禮服和領帶夾,突然在角落裡發現一個小白瓶。

她心裡‘咯噔’一下,打開聞了聞,也冇什麼味道!

霍慕沉該不會是有什麼病吧!

不對,上輩子什麼病都冇有,這輩子怎麼會出事呢!

一定是她多慮了!

她連忙打電話給步言。

“三嫂,你是要來問明天釋出會的事?”

“不是。”宋辭捏緊手中的小白瓶,眼睛一轉,試探著問:“霍慕沉最近吃的藥冇了,我有時間再去你那裡拿點?”

“你是說三哥吃的避孕藥,他不是最近在備孕,不用再單獨配藥了吧!”

步言冇想太多,直接把霍慕沉給她診斷後發現她年齡太小,需要靜養身體才能更好備孕,又擔心意外懷孕,才自己吃避孕藥的事,一五一十全說了。

末了,步言還說道:“現在你的身體基本上冇事,可以要孩子。哦,對了,那個藥是我單獨配出來,冇有任何副作用,所以你放心。”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