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小說 >  重生暖婚 >   第924章 夫妻白首

-

“薑總,你不是喜歡許星瀾,那我給你個讓她活命的機會,就是你替她坐牢!

你自首我讓她活命,如何?

放心,我會讓許星瀾轉監獄到京城,畢竟我要讓星辰親眼看見許星瀾如何受苦,欺騙她錯認恩人,害我和她分離五年的人是何等下場?

機會給你了,要不要全在薑總,薑總可冇有多少時間考慮,畢竟我的手段薑總見識過!”

“秦宴,你想殺……”

“嘟嘟嘟……”

秦宴冇給薑錦城機會,直接掛斷電話,一轉頭就看到許星辰立在月光裡,眉目不錯的看向他。

秦宴握住手機,揚起一抹笑容:“星辰,你怎麼出來了?”

許星辰走到他麵前,怔怔的看著他,好半晌才用力抱住他:“秦宴,對不起。”

“冇有什麼對不起,為你,我都心甘情願,隻不過,你真是個小傻子。”秦宴嘴角勾起一抹寵溺,抬手摸了摸她發頂:“連恩人都能錯認!”

許星辰眉眼裡生出歉意,怯怯的道:“我是眼瞎,好在我不是又回到你身邊了嗎?”

“你放心,他們隻會更慘。

小傻子,我說過,我會護你一生,等結束後,我們就舉辦訂婚典禮,任何傷害過你的人,哪怕是一丁點,我都不會放過!”

秦宴溫柔摸了摸她滑膩的臉蛋,溫柔說道。

這幅模樣,外人永遠都看不見,隻有許星辰能看見。

“不過,小傻子你是怎麼認出我,還是那麼晚,如果早一點我肯定帶你逃跑!”秦宴彎腰把許星辰抱起來,額頭抵住許星辰。

其實,秦宴骨子裡就是和霍慕沉一類人,為了愛的人,可以不擇手段,也是會把自己心愛之人寵到心尖,生怕磕了碰了!

許星辰心虛的瞟過眼神,卻仍舊理直氣壯的說道:“那也是怪你!我當時在孤兒院真眼瞎看不見的時候,我給你的東西卻是薑錦城拿給我,我能不被利用嗎?”

“那你怎麼會在判刑時才認出我?還不讓我替你去坐牢?”秦宴無所謂前途和名聲,隻想捧起許星辰。

許星辰更心虛:“也許是秦家主的音容上輩子就印在我腦海裡,我一下子腦子就開竅,想起你了!

而且我那麼喜歡你,怎麼會讓你替我坐牢!”

秦宴當然不信她的藉口,卻心甘情願被她欺騙,把人抱進主臥裡,壓在床裡:“隻不過小傻子今後要好好補償我。”

兩人糾纏起來,可卻有人在睡夢裡也痛到滿頭大汗!

霍慕沉雙臂纏住宋辭肩膀和細腰,疼的呼吸粗重,直接把宋辭從熟睡裡驚醒,她感受到霍慕沉渾身繃緊,冷汗從額頭劃過鼻梁,又砸在了她眼簾上,疼的宋辭心口一痛!

突然……

他俊臉深埋進宋辭的頸窩裡,冇知覺的呢喃:“小辭,小辭……”

宋辭趕緊伸出手,拍了拍他肩膀:“我在我在,霍慕沉,我一直都在。”

“小辭,我捨不得你,捨不得你一個人。”

霍慕沉無助黯啞的嗓音穿透宋辭的耳膜,直抵宋辭心口。

宋辭又摸了摸霍慕沉的耳垂,耐心哄著大佬:“我怎麼會一個人呢?霍先生,乖啦,無論怎麼樣,我都會陪在你身邊,我們一直都會在一起。”

“彆離開我,我真捨不得你,捨不得我家小辭孤苦一人。”霍慕沉半夢半醒裡,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隻是知道,再不說就冇有機會了!

宋辭摸到霍慕沉滿頭冷汗,有點好笑,心想:“霍慕沉這麼大的人還做噩夢,明明等他醒來,肯定要好好嘲笑他一番!

她要錄下來,將來等老了,給霍慕沉看他做噩夢時,還撒嬌還無助,讓她們的寶寶嘲笑死他!”

想想未來就會有那一天,宋辭抿唇,甜甜一笑。

她撐起半條手臂,想低頭吻一下他的嘴唇,安撫他不要死死扣住她小腰。

她小腰都快被勒斷了!

隻是,她剛剛貼上霍慕沉的唇角,霍慕沉的眼眸倏地睜開,眼神灼亮,雙手毫不猶豫的用力推開宋辭!

猝不及防的,宋辭直接從床上摔下去,滿臉懵逼,抬頭剛好對上霍慕沉陰鶩危險的寒眸,心口驟然一縮!

一秒,兩秒,三秒……

“霍慕沉,你乾嘛啊!你自己做惡夢,我就想親親你,安慰你一下,你乾什麼要推我!”宋辭被摔的屁股疼,小臉都疼得扭曲起來,眼含淚花的撒嬌:“霍慕沉,我摔的好疼,要抱抱!”

霍慕沉摸了摸唇角,心底鬆一口氣,忍住體內刀割劇痛,艱難起身把宋辭抱起來,卻突然因為體力不支直接把人壓在床裡!

“抱歉。”

宋辭聽完後,不開心的撅起嘴巴:“要霍慕沉親親才能好。”

“不親!”

“為什麼啊?霍先生,你不愛我了,我不要和你一起睡了!”宋辭撒嬌,作勢要推開霍慕沉,可他畢竟是一個成年人的體重,宋辭根本就推不開,急得惱羞成怒:“你壓到我了,起來!”

“怎麼,辭寶生氣了?”

霍慕沉喉嚨哽痛,不是他不想起,是……真的冇力氣了!

毒性,真夠強!

“恩,我生氣了。”宋辭瞟到他亮亮的眼神,從眸子深處看出濃烈的佔有慾,有點駭人:“霍先生為什麼不親我啊?”

“怕你咬破我,我怕疼。”

“胡說,我怎麼會咬破你,分明就是你平時咬破我的臉,我的嘴!”宋辭嘴巴雖然在控訴,可眼角和眉梢都染著甜蜜的笑容。

她想啊:“她的霍先生雖然有時候很霸道,可是又縱容寵溺她,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她這一生求不得彆的,隻想和霍先生平平淡淡的過起幸福的生活!

兒女雙全,夫妻白首。”

霍慕沉定定的盯著她眉眼,黑眸深邃,有幾根血絲,嗓音黯啞:“小辭在想什麼?”

“在想我們的未來啊。”宋辭稍微動了動身體,被霍慕沉壓得有點喘息不來,但比起被霍慕沉發狠折騰時,她還是能承受得了。

她甜蜜一笑:“我在想,等我們這件事處理過後,我就可以和霍先生一起度蜜月,我們還會生一個可愛的寶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