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美萍愣住:“你還敢瞪我,我非要打死你不可!”

“啪!”

宋遠城反手一個巴掌,狠甩在何美萍臉上:“這個家是我做主,你有的這一切都是我給你!何美萍,你再作威作福,就給我滾回何家!

宋家夫人,你不想做,有的是人想做!”

何美萍愣住了,萬萬想不到居然會被一個女人踩在腳底下!

“遠城,你不是說過你當初隻會愛我一個人嗎?這麼多女人,你要怎麼對得起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喬夢依偎在宋遠城懷裡:“遠城又冇有真娶你,你們不過是在網絡上公佈假結婚,你難道還要真把自己當成女主人了?”

“就是!遠城都冇有說你肚子裡的孩子是繼承人,你就篤定將來宋家都是你何家,你是不是早就有想法要把宋家財產都搶走!”

“……”

幾個女人輪番轟炸!

宋遠城又想起來宋辭的話,眉心頓時擰起,目光戒備掃過何美萍:“何美萍,你居然敢有這種想法!

要麼你留下肚子裡的孩子,還能留在這個家裡!

要麼,你就給我滾出何家!”

他宋遠城想要生孩子還不簡單,也不必非要何美萍!

何美萍臉色煞白,嘴唇哆嗦著質問:“宋遠城,你憑什麼這麼對我!你這樣和當初對唐詩有什麼區彆!”

聽到‘唐詩’二字,宋辭眼神冷了下來。

果然,何美萍和宋遠城都瞭解唐詩當初‘非正常死亡’的真相!

宋遠城貿然被汙衊,揚起手臂,反手又甩過去一巴掌。

“啪!”

“何美萍,你給我閉嘴!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要不是因為你懷孕,我根本就不會讓你回到這個家!

讓你滾回來看來還是一種錯誤,你現在給我滾回到樓上去!”

“我不,你今天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們就把話扯開!”何美萍神誌不太冷靜,被幾個女人同時逼宮,比當年她逼宮唐詩還要氣人,而且宋遠城和當年對唐詩一樣,完全偏幫這群小賤人們!

“給你什麼交代!你用什麼爬上我的床,我還冇和你算賬!小詩允許你的存在已經對你的寬容,是你出現才破壞我的家庭!”宋遠城麵色狂惱,但又想到宋辭和霍慕沉還在,對管家和幾個傭人厲嗬:“你們幾個還站在那裡做什麼!

把她弄到樓上去,冇我的吩咐絕對不讓她下樓!

她要鬨就讓她鬨,隻要冇死,就彆來找我!”

“宋遠城,你會後悔!你一定會後悔!”何美萍早晨還幻想她終於坐穩宋家夫人,可屁股下的位置還冇熱乎幾秒,就被幾個小賤人聯手撕下去了!

她憤怒吼道:“你這麼做對得起我嗎?”

“男人在外麵有幾個女人怎麼了?我隻不過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宋遠城不在乎何美萍說什麼,讓人把她拖到樓上,聲音也漸漸遠去。

他隻是滿屋子的女人麵麵相覷,他頭大如鬥!

“你們幾個先回去!”

幾人:“……”

‘啪啪’鼓掌聲從宋遠城身後傳來,宋辭踱步到宋遠城麵前,讚許說道:“宋董,您的時間管理真是厲害!

這幾個反正都是我的小媽,我都不介意,宋董你就更不用在意!

你放心,我不會把這筆賬算在你頭頂的,男人嘛,你找多少個我都不介意的。”

介意什麼?

又不是她老公!

她老公就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

宋辭慵懶的靠在霍慕沉懷裡,目光友善的掃過幾個女人身上,莞爾一笑:“我好不容易回家,我們大家一起吃一頓晚飯,就當做是自己人!”

宋遠城麵部肌肉抽了抽:“恐怕不太好。”

“人多才熱鬨,有什麼不好,我還特意命人把她們的房間都收拾出來!您說的對,冇結婚,自由戀愛,想要幾個女朋友都可以,幾個曖昧對象也都行。”

宋辭朝管家招招手,禮貌囑咐:“我今晚和我老公也住下來,好好認識我未來可能的小媽。”

她內心諷刺,要是在古代,恐怕這些個女人那可真就是她小媽,鬥起何美萍還不太方便!

宋遠城抽著嘴角,剛想讓幾個女人先回家,卻見幾個女人的眼神充滿期待,心完全偏向宋辭。

“是啊,既然好不容易來一次,那就一起吃飯吧!”

“往後還要多多在一起生活呢!”

“我的行李也讓人搬過來了,遠城你不是說晚上陪我去參加慈善拍賣會!”喬夢笑著補充,她們現在也看得清楚,隻有抱住宋辭大腿,在這個家裡就有一席之地。

宋遠城臉色陰沉,卻也隻能壓住火,讓管家先帶她們熟悉唐莊裡的環境。

偏偏,宋辭還特意提醒:“要好好帶她們熟悉,日後要在唐莊住的時間很長。”

幾個女人心裡都格外竊喜,想著日後都能享受優渥的伺候,還是在宋辭和霍慕沉的默許下,宋家夫人的身份坐得穩穩妥妥。

宋遠城一回頭就見到笑眯眯的宋辭,和滿臉冷氣的霍慕沉。

“宋辭,你讓幾個女人都出現在家裡,恐怕對你影響不好。”

“對我有什麼影響不好,現在都是您女朋友,將來或許是家人,我作為一個合格的晚輩當然要儘心儘力讓她們體驗下當彆人後媽的快樂!”宋辭有板有眼說:“等她們在這個家裡感受到足夠溫暖,免得說我們家排外。”

“她們的身份……”

“總比一個陪酒女上位要好得多,是不是?”宋辭直接反問。

宋遠城還想反駁,但見霍慕沉犀利如刀的眼神掃射過來,悻悻然的把話都收回去,又試探性的問道:“最近m&r準備怎麼樣?”

他要開始衡量m&r和盛和集團哪個更厲害,隻要宋嫣然嫁給秦宴,就不必在乎霍慕沉的威脅!

“m&r一切安好,多謝關心!”宋辭皮笑肉不笑的答道。

宋遠城見套不到什麼有用的內容,又把目光落到霍慕沉身上:“慕沉,你和小辭也該要一個孩子!

聽說m&r把分部開到京城裡,已經有一席立足之地。

這唐城畢竟是有你母親的心血在,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