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梧奄奄一息,殘魂正以**可見的速度消失在空,人祖高徒紛紛將蒼梧圍住,眼中充滿不捨與憤怒。

他們乃為大帝,這世間最為受崇的人物,受天下人信仰,可現在他們那份驕傲被無情踩在腳下,尤其是此刻他們大師兄就在他們麵前身死道隕,他們眼睜睜看著無能為力。

“我們聚氣,為大師兄留住一口真氣,或許等師父醒了還能救活大師兄。”

白袍老者朝著周旁那人祖高徒高聲厲吼。

周圍那些人祖高徒反應過來,連忙將自己所修的帝氣凝聚出來,朝著那快要消失的蒼梧身上湧去,刹那間蒼梧全身光芒綻放,生命被強行延續。

“人祖!”

薩滿從蒼梧身上挪開,朝著神殿厲吼,他隻要以薩滿神術將人祖魂體吞噬,那以後他便是至高無上的神帝,而他最終目標便是吞噬天道!

“快,無論如何都要擋住他,不可令師尊亂了道心。”蒼梧瀕臨死境,仍然不忘喊周圍人祖高徒阻止薩滿。

人祖高徒站出兩道身影,擋在薩滿麵前,渾身氣勢爆發,他們何嘗不知道人祖此刻正在接受天道規則,重塑肉身關鍵時刻。

“你若退去,你冒犯之事師尊不會追究,若在敢往近一步,等師尊出世,你與你背後的勢力必死無疑。”

其中一名人祖高徒語氣冷漠,衝著薩滿厲聲警告,直到此刻,他依舊認為自己乃是這片世間至尊,擁有無上驕傲,任何人在他們麵前,都要低頭。

“是誰給你的驕傲?”

薩滿目光未動,同樣冷聲迴應,隻見他隨即自嘲一笑:“盲目驕傲,自尋死路。”

說完,薩滿抬手,恐怖的帝道直接演化成一團綠霧,朝著那兩名強者身上籠罩過去,刹那間,那兩名人祖高徒臉色瞬間大變。

綠霧開始收縮,直接將這兩名人祖高徒捏碎,化成虛無,消失不見。

這一幕,令所有人目光顫抖,死了?薩滿一招之下,那人祖高徒身死?

“不!”

剩餘人祖高徒怒不可遏,又有三名強者站出來,怒意上頭,朝著薩滿撲過去,但這一次,薩滿並未出手,在他身旁那綠霧直接凝成大手將那三名強者籠罩在內。

哢嚓!

清脆利索的聲音憑空響起,但見那三名人祖高徒如之前那兩名強者一般,魂體爆裂,不複存在,消失於天地。

三十三尊人祖高徒,曾經皆是大帝存在,如今眨眼間便死亡五名,這對底下強者無疑是巨大沖擊,這薩滿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了嗎?

“再不出現,吾便將你這三十三名高徒一一斬殺!”

薩滿抬手,璀璨的綠芒直接將人祖高徒等人籠罩在內,瞬間,便見那剩餘人祖高徒紛紛出手抵抗,但薩滿此刻何等修為,豈是他們這些魂體所能抵擋?

彆說現在隻是魂體,就算是真身在此,都不可能是薩滿對手,隻因薩滿修出帝意!

“時機來了,需要出手嗎?”

此刻,但見靈蛇公子回過頭來,看向秦皇,等待他的回答。

這一問,令楚墨等人紛紛看向靈蛇公子,此話,是何意?靈蛇公子為何會說出這般話?

但見秦皇眯著雙眼,對此不答。

“不要想的太簡單,那薩滿能朝夕之間領悟帝境,自然不會輕易死了的。”

秦皇看了許久,微微搖頭,以薩滿的天賦,根本不可能在朝夕之間領悟帝意,且他也不會突破到現在這個境界,跳出天道之外。

“難道你不想殺了他?”

靈蛇公子回過頭來,疑惑不解,他們來這裡的目地,就是為了等候薩滿現身,將他斬殺!

但現在,機會就擺在麵前,為何不殺?

深吸了口氣,秦皇分析道:“莫要心急,殺一個薩滿容易,就怕殺了一個薩滿,又憑空冒出另外一個薩滿。”

聽到這句話,靈蛇公子若有所思,想了想片刻後,靈蛇公子道:

“你所說有幾分道理,就按你意思來吧,不過人祖會是現在薩滿的對手嗎?”

這話聽得楚墨等人一頭霧水,他們不解靈蛇公子是何意?秦皇要出手幫人祖?

“人祖乃為超凡大帝,他的手段無可厚非,即便如今薩滿領悟帝意,依舊不是人祖對手,至少,他奈何不得人祖,更彆癡心妄想的吞噬人祖之道了。”

秦皇冷笑,顯得神秘萬分,這一刻,無人能猜透他的意思。

“陛下,您是要?”

國師眼神閃爍,目光看向秦皇,隱隱的,他似乎猜到了什麼。

“奪魂!”

靈蛇公子露出詭異笑容,替秦皇回答,當聽到這個答案時,國師以及巫神眸子紛紛驟縮!

“阿彌陀佛。”佛祖雙手合十,眉頭緊皺歎了口氣。

三癡同樣歎氣搖頭:

“看來,老祖宗所說的那些流言是真的了。”

靈蛇公子回過頭看向三癡,陰笑道:“老禿驢,彆多愁善感了,那些流言呀,半真半假,當不得真。”

“前輩,你們到底在打什麼啞謎啊?”

華天龍撓了撓頭,往前湊了湊,朝著靈蛇公子詢問道。

靈蛇公子瞥了華天龍一眼,冷笑道:

“你要想知道答案,不如上去湊湊熱鬨,興許就會知道答案,你放心,那戴著麵具的老傢夥,不是你對手。”

聞言,華天龍嘴角一抽,道:“我可還想多活幾年。”

“你爹是這三癡老禿驢,你體內又有邪帝意誌,那老傢夥,傷不了你。”靈蛇公子打趣道。

就在此刻,半空突然傳來一道深沉的厲吼聲:

“住手!”

刹那間,空氣氣流如浪,凶猛萬分,凝成道道颶風直接將薩滿那綠芒所震碎!

“殺吾之徒,你,該死!”

神殿之內,那尊巨大的石像突然開口說話,惹得無數人好奇觀看,突然之間,那尊石像雙眼睜開,露出鋒利目光。

隨之,石像破裂,露出本來容貌,眾人定眼望去,這石像赫然是那人祖本身。

他如今已經屈服天道規則,重塑肉身歸來,此刻的他,雖冇有巔峰那般強橫,但同樣也是偽帝之境。

天道之下,不允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