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虛空,一隻大手憑空扣下,似要將整個天人閣毀滅於此。

“阿彌陀佛。”

就在此刻,三癡雙手合十,緩步走向閣樓之外,在他身上,閃耀著淡淡金光,將整個閣樓包裹其中,使得那大手無法再進一步。

頓時,一道黑色人影踏空而至,立於半空,霸道至極,來人,自是人祖三十三位弟子中一位,李執法。

顧名思義,古時人祖治下勢力所有的執法皆歸他管。

而天宮城如今受天宮神殿統禦,在他眼皮底下,竟然敢有人對天宮使者出手,簡直是自尋死路。

天宮神殿威嚴,豈能令他人踐踏?

“臭禿驢,你要多管閒事?!”

感受到三癡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李執法微微皺眉,碰撞之下,他能感受到麵前這瘦弱和尚的佛法究竟有多強。

如此強大的佛法,著實有些恐怖,比起他現在來,多逞不讓,天宮城內,還有如此高手?

“俗佛而已,施主不必如此。”

感受到李執法身上的殺意,三癡微微搖頭,瘦弱的身軀站在門口,宛如一尊鐵佛般,偉岸無邊。

“前輩,若有我琉璃宗需要,琉璃宗定當全力以赴。”

此刻,那琉璃宗聖子插嘴朝著李執法恭敬說道,這一番話足以表明他的立場,要怪就怪那子太強,強的他內心嫉妒。

李執法瞥了眼琉璃宗聖子,眉頭微微緊皺,正當他準備下達攻擊命令時,突然在他耳旁響一道呢喃聲,當即李執法臉色驟變。

他剛來時便隱隱猜到出手之人是誰,但冇想到真的是他。

此事,不好辦了。

深吸了口氣,李執法將目光瞥向白宗大長老身上,白宗今日投靠天宮城,為彼此利益共生,若非白宗宗主天賦過強,天宮城是根本不會重視白宗。

“今日之後,白宗便與天宮城毫無關係,所有不相乾人等,離開這裡。”

李執法權衡利弊之下,做出這個決定,人祖此刻還會恢複巔峰,他們這些做弟子的,須得忍耐。

不過這一番話,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天宮城這是什麼意思?

就連白宗大長老也是大吃一驚,天宮城竟然要拋棄他們?

“白宗以勢欺人,不配為正宗風格,今日起,白宗與天宮城再無關係。”李執法冷哼一聲,轉身準備離開。

至於死的那幾名天宮城偽帝,也無關緊要,這種速成偽帝,還不如至尊。

“天宮城這番做法,豈不是令其他勢力寒心?”

白宗大長老衝著李執法的後不甘怒吼道,他明白,天宮城放棄他們意味著什麼。

“佛家講究有因有果,老禿驢,你說呢?”

李執法停下腳步,回頭看向三癡,雖是問三癡,但眾人都明白,這句話是說給白宗所聽。

“阿彌陀佛,萬事物事,了猶未了。”

三癡雙手合十,露出一抹微笑,那李執法見狀,冷哼一聲,直接離開。

一旁的琉璃宗聖子看傻了,為何天宮城會做出如此決斷?難道這天宮城內,還有令天宮神殿忌憚之人?

楚墨!

頓時,他的腦海皆都浮現出這個名字,隻見他用震驚的目光掃向那渾身黑袍青年,他就是楚墨?令天宮城畏懼?

“今日之事,就此了結,若大長老在糾纏不休,後果自負。”

楚墨走到閣樓前,隨後將那黑袍摘下,頓時露出那一襲銀色長髮,這一瞬,整個空氣都變得安靜下來。

一襲白髮,英俊非凡,又如此維護天人閣,這人,不用猜,就知道是楚墨!

天下這等模樣,唯有楚墨一人。

“楚墨?竟然是他,難怪,難怪。”人群中,有人嚥了口唾沫,惶恐至極,隻因站在他們麵前的,正是楚墨。

“他就是楚墨?”也有人露出好奇。

“人中龍鳳,天之驕子,除了楚墨敢如此斬殺天宮城偽帝之外,天下誰人還敢?”

“……”

麵對群人議論,楚墨不為所動,隻見他轉過頭來,看向那琉璃宗聖子,隻一眼,便讓那聖子渾身發抖,身體不自覺後退兩步。

待到楚墨挪開眼眸時,聖子這才鬆了口氣,那一瞬間,被楚墨盯上時,他隻感覺自己生死皆在楚墨一念之間,這種感覺很可怕,像是從地獄走一遭。

“十一拜見楚公子。”

就當楚墨回過頭來走進天人閣時,十一快步走上前,朝著楚墨微微躬身,她雖然知道天人閣背後主人就是楚墨,但她做夢也想不到楚墨有一天會活生生站在他眼前。

而且,聽聞離洛跟楚墨關係不一般,但這裡是離洛全權負責,她不過是表麵一把手,但她不明白為何離洛不讓她告訴任何人關於她的下落,包括楚墨在內。

“起身吧,在孤麵前不必這麼多的禮節。”

楚墨走到十一麵前,溫文爾雅說道,與剛纔那副冰冷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謝公子。”

十一起身,這纔看清楚墨全張臉,都說楚墨長相英俊,一襲銀髮更是英俊不凡,今日一見,果真如此,難怪離洛會對他一片癡情。

“這裡,是沈湛湛所設?”

楚墨上下打量了一番十一,在他記憶中,他從未見過此女,如此年輕貌美,就能成為天人閣閣主,這十一,想必是有些本事。

“是。”十一如實回答。

一旁的華天龍倒是接過話說,好奇說道:“我怎地看你這麼眼熟?”

聞言,楚墨等人皆都露出無語表情,這小子病又犯了!

熊悅走過來,狠狠掐住華天龍的胳膊,疼的華天龍“嗷嗷”直叫,但還是委屈解釋道:

“她真的很眼熟。”

幾人凝目,紛紛看向十一,此女美若天仙,但體內毫無武道波動,完完全全一個凡人,若說認識她,幾乎不太可能,除非這人與楚墨有緣。

“閣主勿怪。”楚墨麵帶歉意。

“無礙,公子這邊請。”

十一訕笑,做了個請的姿勢,天人閣內,有客繼續坐落,也有客離去,不想沾染是非。

楚墨善意點頭。

然而就在此刻,華天龍突然大喊道: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她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