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說殺就殺?

隻聽一道巨響傳出,強勁的劍氣橫掃四野,一舉便穿透虛空落在掌櫃的胸前。

掌櫃與老闆娘臉色皆都一變,奈何掌櫃此刻根本毫無戰力,無法抵禦,倒是老闆娘揮了揮衣袖,一股狂風從四麵八方奔湧而來,以氣流之力將那一劍震飛出去。

所有人臉色皆都大變,老闆娘竟然也有這麼高的武道造詣?

“劍老,你怎麼看?”

遠處拍賣會前,幾道老者的目光皆都落在千界客棧方向,這裡所發生的一切,自然逃不過他們的法眼,對此他們幾人也表示無比震驚。

“天地混亂,該來的總會來,不該來的也會來,他們的出現也是在提醒我們,難道不是嗎?無常!”

劍老回過頭來,掃向身旁的無常,無常身為拍賣會負責人,對於千界山的狀況可謂是瞭如指掌,千界客棧的情況自然也不例外。

至於那女子身份,想必無常也清楚一二。

“她並非界內之人,而是界外武魂帝國的公主武晴,很久之前因為與那小子梁宇私奔最終落得被武魂帝國全麵追殺,但兩人誓死相約一起,武晴最終許配給貴族勢力為妻,但成婚那日,二人私奔。”

“武晴就此宣佈,終生與武魂帝國不再有關係,甚至若離公主身份,隻為跟梁宇在一起,但後來,二人經曆武魂帝國追殺,直到遇上了蕭王。”

無常說到這裡時,眸子深處帶著幾分回憶,感慨一番,無常繼續說道:

“蕭王見二人恩情感天動地,索性就幫他們一把,那時也不知蕭王用什麼辦法打通界外通道,帶領二人來到這裡。”

這一個故事,聽得劍老與李老等人互相對視一眼,倒是個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但這個蕭王,難道是曾經那個蕭國蕭皇?

“蕭王?是被滅國那個?”

李老出言問道,蕭國他也瞭解一二,實力空前強大,崛起也是在一夜之間,整個蕭國開疆拓土但從不高調,甚至蕭國一直以來都是奉行人人平等政策,導致那時的蕭國空前盛世。

但也是在一夜之間,蕭國上下,連同無數百姓,皆都慘死!

一夜之間滅了國。

“是啊!曾經的千界山便是蕭國舊都,現在的千界山不過是從之前演化而來,不屬於任何勢力,魚龍混雜。”

無常感慨起來,蕭國為人謙虛有禮,算得上是正人君子,但可惜命運不濟,他帶走的是武魂帝國公主,武魂帝國又豈能放過他?

自那之後,武魂帝國派遣無數強者,甚至驚動大帝強行撕開介麵通道,派遣數名強者來到界內,將公主武晴帶回,但那一夜,蕭皇義薄雲天,並未出賣武晴二人,這才導致整個蕭國就此而滅!

這纔是蕭國當時被滅的真正原因,如今天下也隻有無常與武晴梁宇三人知曉內幕。

“界外強者,為何要一心駐紮界內?難道他們不知這是犯了大忌,若被髮現,隻怕會引起各方勢力反感圍攻吧?”

界外與界內從來沒有聯絡,甚至天道都是隔絕一方,如今界外強者要入住界內,隻怕來者不善。

“楚國京城之下,除了龍脈還有天道礦石,如果冇猜錯的話,他們便是為此而來,在這些勢力背影,怕是有大帝身影。”

無常一眼洞悉局勢,雖說他呆在千界山,但各方動態他都是第一時間知道。

“那今日,那一堆苦命鴛鴦,怕是難過了。”

李老歎了口氣,來人武道很強,至少冇有被天道限製,遠非他們所能比擬,儘管他們現在是宗師巔峰,但在這些人麵前,不夠看!

“冇想到公主的實力還是不俗,果然是擁有血脈人選,若你是男子,武魂帝國未來主人一定會是你。”

黑衣人看著武晴,讚賞起來,這番話他完全冇有避諱,而是當中說了出來,雖說旁人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隱隱覺察到一絲異樣,他們可不是傻子。

“對那種地方,我實在冇有興趣可言。”

武晴冷漠迴應,隨後大手一揮,恐怖大道瀰漫在空,隻見武晴手中多了一柄紫色長劍,顯然她這是準備動手。

“公主大可不必,因為我們來時,已經有所對策。”

“十七,你去吧!”

黑衣人冷笑連連,一股冰冷地氣息從他身後傳出,陡然,但見一名瘦小男子揹著五柄顏色不一的長劍走到幾人麵前。

當看到這人時,武晴臉色大變。

“殺了那小子吧,也好讓公主收收心。”

一抹冷笑順著黑衣人嘴角露出,待到他話音剛落時,整個客棧都陷入一片冰冷當中,寒氣逼人,令武晴三人動彈不得,那侏儒更是被嚇得趴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

“你快走!”

梁宇見狀,衝著武晴大吼喊起來,帝國十七巨頭,每一個都身懷絕技,以一敵百,雖說他們武道隻有至尊境,但這些人可與偽帝交手。

武晴在十七麵前,根本毫無勝算可言,他死也就死了,但武晴不能被抓,一旦她被抓回去,等待她的便是永寂的黑暗,比死還痛苦。

“走不掉,要死一起死。”

武晴也是下定決心,手中紫色長劍橫在胸前,一股無與倫比的氣勢順著長劍瀰漫而出,朝著那十七撲去。

嗖嗖嗖!

五柄青紅藍綠紫長劍一同出鞘,列在十七麵前,形成一道劍網,將武晴的攻勢牢牢鎖定在空。

“公主,還是束手就擒吧,我不願對你出手。”

十七暮色凝重,他也是看著公主長大的,多少有些不忍,若公主全力配合太子,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但若在這麼負隅頑抗,隻怕公主冇有好結果。

“出手吧!”

武晴目光瞪圓,渾身散發出恐怖力量,紫色長劍順著半空斬下,劍嘯聲鳴起,夾雜著不甘。

“唉,何必呢?”

歎了口氣,隻見那柄青色長劍龍空飛舞,順著半空橫劈下去,直接將武晴的劍勢所摧毀,那一刻,武晴那嬌弱的身軀不自覺地後退兩步,臉色露出驚駭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