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辦法?”

黑龍目光閃爍,那雙龍爪學著無天的動作,同樣負在龍背上,老秋氣橫!

“楚國有一子,名為楚墨,此子氣運無窮,且擁有神秘命數,他的未來,這片天地限製不住,說不定未來可有踏足那片天地機會。”

“與其我們冒死爭奪,倒不如賭一把!”

無天目光閃爍,這是他從那個得道術士所想到解決到的辦法,而且是他們唯一一個法子,畢竟他們出手,有那位在,他們根本搶不了。

物有所托,念有所依!

他們現唯一一個個辦法,就是賭上未來,若成,短時期內他們必能回去。

相比較千年而言,就這短短數年,他們能熬得下去!

“你是想,賭上那楚墨未來?無天,你是瘋了吧,這裡是什麼地方你我心中有數,堵上一個垃圾的未來?虧你能想得出來?”

“要我說,你我聯手,直接光明正大的去搶如何?你我現在雖說身有暗疾,但對付一個小小的楚國還是冇多大問題,至於那位,你我全力出擊,未嘗不可一戰!”

黑龍眯著眼,倒有幾分做派,他的一言一行,皆都學著無天樣子,有模有樣。

“若這一戰,付出的代價是生命呢?你可願意?”

轉過頭來,無天眼中透著堅韌,他無天生來便傲慢無雙,從未侍奉過他人為主,現在為了回去,他不得不如此,將希望寄托在他人之上。

“不願意。”

黑龍直言搖頭拒絕,那黑色鬍鬚隨風擺動,要他死?不可能。

“那就這麼定了,你隨我去楚國,助他一臂之力,這份恩情,他會想辦法還我們!”

無天深吸了口氣,心中已然有了決斷,此去楚國他要在楚墨最無助的時候出手,這樣他的恩情纔會被銘記於心。

“不愧是大天才,這一次就聽你的!”

黑龍緩緩起身,那巨大無邊的龍影閃爍在叢林,這一處之地是他精心所選,現在被髮現也冇有用處可言,何況隻要他想起能回去,心中便能生出無限感慨。

無天同樣淩空而起,朝著黑龍奔去。

“入世之後,不可泄露身份,若敢在外胡言亂語,你們便永遠留在這裡吧。”

一道冷酷的聲音憑空傳出,刹那間,無天與黑龍渾身一顫,一人一黑龍背對而立,警惕四周,這聲音他們竟然無法察覺到來源,簡直不可思議。

頓時兩人便明白來人是誰!

秦皇!

“既然來了,何不出麵一見?”無天聲音冷漠,他雖天賦無雙,武道更是站立在世界之巔,但依舊不是他的對手。

“見朕?”

空間氣息波動一翻,但見秦皇從虛空踏足而出,立在二人不遠處,兩人一龍六目對視,許些間,但見黑龍身子顫抖起來,不自覺地後退兩步,這是它身體本能反應。

“怕了?堂堂真命天龍,竟然也有這時候。”

秦皇露出諷笑之笑,那麵無表情的臉龐凝視著黑龍,頓時黑龍心虛說道:

“誰怕了?誰怕了?無天,你剛不是說準備出手乾他嗎?”

無天嘴角一抽,那冷酷的眸子隻是淡淡掃了眼黑龍,並未多語,而是又落向秦皇,深吸了口氣道:

“你要阻攔我們?”

秦皇轉過身去,冷漠迴應道:“為何要攔?”

“也是,在你心中,想要將這片世界打造成第一介麵,但你明知道,這根本不可能,即便有你坐鎮於此,也隻能維護外界不闖入這裡,僅此而已。”

“在多,你也改變不了。”

無天一言便戳穿秦皇心中所念,便一盆冷水潑向秦皇,秦皇心之所向,乃是花花世界,大千世界,即便他曾經那個天道,也達不到秦皇要求。

這一切,太難!

“這一切,又關你何事?”

秦皇轉過頭來,無天和黑龍是何處從何而來,他心中有數,但他所堅持的,是彆人無法想象的東西。

“大千世界,花花人物,你要是,這片天道不能滿足你,因為這一方介麵太單調了,即便你讓我們二人去亂世,終究也改變不了什麼。”

說到這裡時,無天語氣中充滿敬佩,秦皇是一個可敬的人,這點他否認不了,但正因為這份敬畏,令秦皇在他們這些人心中,很高大,也很無知。

“做好自己的事,就夠了,這片天道在如何,也與你們無關!”

秦皇搖頭,他高傲清冷,為的不過是創造另一片天道文明!

“在你麵前,我們也不過是俗人。”

說完,無天身影一閃,便出現在湖邊旁,黑龍眼神閃爍,露出膽怯,緊緊跟在無天身旁。

“放心,我們二人有分寸,你那位看好的人選,我們會照顧到位。”

無天也算是聽得明白,楚墨怕是秦皇所選,目地不言而喻。

黑龍也是學著無天模樣,罷了罷手,不過他的動作畏手畏腳,顯得有些滑稽。

待到二人走後,秦皇身影這才落向湖泊中,隻見他雙眸閃爍,露出一縷冷漠:

“人都走了,還不出來?”

話畢,但見湖水再次湧起波浪,隻不過這次巨浪相比較之前而言,更加強盛!

“借地沉睡許久,也是該離開了。”

一道古老而又深沉的聲音從整片湖泊內響起,刹那間湖泊泛起無數道波瀾,拍湧在岸。

“世事無常,此一次事情非同小可,也非你出馬不可,亂道在即,盛世可期,一切機緣,皆在此次,你若肯出手相助,未來少不了你的好處!”

秦皇深吸了口氣,略顯幾分無奈,世間在他麵前是一盤大棋,他馬虎不得。

“一個實力平常,碌碌無用之人,我為何要幫你?”

那聲音再次響起,聲音夾雜著幾分冷漠與無情。

“難道你不想盛世再現?難道你不想看看這片孕育的土地成為界主?為了這些,你應該出手!”

秦皇聲音鏗鏘有力,像是在勸說,又像是命令,很是古怪。

“天道盛世,與我何乾?”

“再者,世間誕生出一個秦政就夠了,無須第二個,又或者,你死我生,如何?”

這道聲音顯得萬分蒼老。-